訪客人數1058421

海濤法師訪問創古仁波切2

受訪:創古仁波切
訪問:海濤法師
翻譯:堪布丹傑
時間:200614
地點:印度瓦拉那西智慧金剛大學

海濤法師:各位阿彌陀佛!我們現在訪問到大寶法王的老師:尊貴、慈悲的創古仁波切。以他一輩子栽培了這麼多人材,包括法王,包括法王子等。甚至在青海、台灣、香港、 加拿大,很多地方都辦了弘揚佛法的創古中心。所以第一個問題,我想要請示仁波切,對於辦這麼多佛學院、寺廟、中心,有沒有什麼樣的看法?還是有沒有要給後面,想要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一些什麼建議?

創古仁波切:就像寂天菩薩在《入菩薩行論》裡面提到說,能夠消除一切眾生痛苦的最好良藥,或是一切究竟喜樂的泉源,就是佛陀所開示的正法。所以看到世間有那麼多的苦難,大家也都想用各種方法去消除這些痛苦,而得到快樂。但世間法上來講,譬如透過錢財、透過交際,或是透過政治方面等等,這些只能暫時消除痛苦,得到暫時的快樂而已。所以真正究竟的快樂,唯有聽聞、修持佛陀的正法,這才是唯一能夠消除我們的痛苦的最好方法。透過佛法的修持,能夠將我們內心的煩惱真正的消除,這不光是對自己個人能夠得到快樂,而且是對整個世界的和平與快樂,也都是有幫助的。也可以說整個世界的和平安樂,跟每一個人心靈的平安,它的因就是佛陀正法的修持。但這裡講到要修持佛法,也不是那麼容易。最開始我們要依靠一位好的老師、好的善知識,跟隨他們求受佛法,之後我們要認真的聽聞、思惟,而真正落實自己生活當中來實踐它。所以說透過佛法的修持,對世界、個人的利益,都是非常大的。因此,知道佛法的珍貴,為了弘揚這些殊勝的教法,建寺和建佛學院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當我們談到要建寺、建佛學院的時候,要有一念對佛法珍貴的心,同時帶著這樣清淨的動機來建寺。我最開始也是發起這樣一念小小的善心,為了弘揚佛法,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人來學習佛法,因此我建立了寺院、佛學院。也希望後面的佛弟子們、法師們,有心想要建寺、建佛學院的話,也要生起這樣的善心,然後以利他、弘揚佛法的廣大心量來建立寺院、建立佛學院。但同時光有佛學院、寺院的外殼,還是不夠的,它真正要有老師教學,要有學生在當中聞思,學習義理,而且真正來實修,這樣佛陀珍貴的法教,才能夠長久住世,廣大的弘揚。

海濤法師:我想很多人都有發願,要蓋寺廟、辦佛學院、辦佛教事業,但很多人都說缺錢。仁波切說除了發心以外,對於缺錢的部份,仁波切如何面對、突破這個問題?

創古仁波切:首先,我也要感謝有這麼多的法師們,這些善知識們,為了佛法的弘揚,建立起寺廟,或是建立起僧團,或者說成立佛學院,他們都以清淨廣大的心量,建立起這麼多的寺院,這對我們每一位佛弟子而言,都是具備很大恩德的。的確,在僧團來講,這些僧眾都是專一行持在佛法的修持上,它被形容是「離作」的,也就是「離造作」,或者是過著平凡的生活。所以有時候,一個廣大的僧團,一間寺院的建立,會面臨財務上的困難,但最好消除這些困難的方法,就是要依靠施主們的善心,如果真正一個有善心的施主,他來做廣大的供養跟照顧僧團的時候,這也的確是積聚資糧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不光是自己得到功德,而且能夠利益非常多的人,真的是一個增加福德、增加智慧很好的方法。而且這種供養,它是用在法上的,所以它不光是成就自利,而且能夠圓滿他利。同時在利他方面,我也發現很多施主們,他們的心量非常廣大,總想到要照顧更多的人,而且也在尋找方法,希望能夠真正幫助到更多的人。供養僧眾、建寺,或者照顧僧團,因為這些就是在護持佛陀正法的弘揚,這是一個自利、利他最好的方法。

海濤法師:那是不是也請仁波切跟我們說,您曾經有否缺過很多錢嗎?然後,您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件事情?

創古仁波切:我自己本身,的確遭遇過很多次、很多次這樣的困難。尤其當年因為一些動亂的因素,我逃離西藏,一路上沒有吃的,沒有穿的。那時候的確遭遇到非常大的困苦,後來也是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恩德,讓我能夠隨時在法王的身邊,因此和法王一起住在錫金的隆德寺,將心完全投注正法的弘揚上。直到現在為止,我也沒有什麼成就,也就是建立一些寺院,培養一些僧團和建立佛學院。我最主要的一個心願,就是佛陀珍貴的法教,在未來能夠代代相傳,能夠持續傳承下去。佛陀的法教,絕對不能夠斷的。到現在為止,很多接觸佛陀法教的弟子們,以及僧眾們,有的佛學院畢業之後,具備大的力量,他們可以弘揚法教,會說會講的有很多。但有的可能不太會表達,但他們心中對法非常的虔誠,自修非常的好。有的在自利、利他方面都不是那麼的廣大、具備眾多的事業,但他也因此在心中種下一顆善的種子,接觸了佛法,這也是有非常大的利益的。

海濤法師:仁波切您對於已經被認證為仁波切後,然後在外面弘法的法師、仁波切們,仁波切您有沒有什麼樣的建議?

創古仁波切:任何在外面弘法的法師們、善知識們,大家都須要具備一個共通點,就是要具備一個清淨的動機,也就是為了利他、為了利益眾生、為了弘揚佛陀法教、為了幫助每一個人能夠實修佛法,都帶著這樣的動機來弘揚佛法,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到國外去的時候,很多當地的法友們都會說:請您常來,請您多說佛法。甚至只是一、兩句佛法,都對他們非常受用。為什麼這樣說呢?像美國九一一的事件,造成很多人生命的死亡。如果當時有人,有更多的弘法法師,他們不斷的宣揚法教:要有善心,不可以有惡心等等。可能當時有惡心的恐怖份子,搞不好他們會聽到一、兩句佛法而想到:呀!害人是不好的呀!原來要利益他人才是好的。搞不好他們當時有聽到這一、兩句善的語言時,就不會造成那麼多生命的死亡,幾千人的生命也就救到了。這也是我到國外時,會有很多弟子跟我說:弘法法師的一、兩句法語,都能 幫助到很多的人。

海濤法師:仁波切弘法的對象有東方人、中國人、西藏人、西方人,仁波切對於東方人,譬如說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的這些法友們,因為修行方法的不一樣,有沒有什麼建議?

創古仁波切:不論東方也好,西方也好;或者是漢人也好,藏人也好。無論任何民族、任何地區的修行者、佛弟子們,最主要的就是要實修佛陀的法教,這是很重要的。我也感受到,真的是三寶的加持,而且還有這麼多法師們、善知識們的大悲願心所致,所以世界上開始有很多人對佛法產生興趣與歡喜心。無論東方、無論西方,大家都想要來學習佛法,尤其像在台灣,現在也成立了佛學院。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來就讀佛學院,同時有更多的施主來護持佛學院,這是一定具備很大利益的。

海濤法師:仁波切在弘法的過程中,自己有沒有碰到很大很大的痛苦的時候?仁波切怎麼超越的?

創古仁波切:我這一輩子當中,例如像弘揚佛法,最主要的是要隨遇而安。因此,我也覺得不會有太大的壓力,或者太大的痛苦,或者是擔心。責任就是要弘揚佛法,很多時候有緣就做,能夠成功圓滿就好;無緣或不成的時候,就放下。所以我也不會有太大的痛苦或壓力。

海濤法師:所以我們從仁波切身上學到就是:耐心、看到人就笑、一切都隨緣,但又很慈悲的弘揚佛教。所以我想,這是我們要從仁波切身上學習的特點。還有一點就是,仁波切對於未來西藏佛教,應該要怎麼樣發展?跟漢傳佛教怎麼樣的配合?仁波切有沒有什麼看法和觀點?

創古仁波切:從佛法的義理上來說,藏傳佛教是佛陀所開示的;漢傳的中國大乘法教,也是佛陀所開示出來的。所以互相之間的恭敬、信心跟融合,是非常的重要。在過往來講,法上從來沒有差別,雖然在地理上非常的遙遠,因此中國的大師們、成就者們,由於地方遙遠的關係,他們不知道西藏的修持到底怎麼樣?同樣,在西藏的大師們,也不知道中國整個修持的情況。但是到了現在,所有的通訊、交通,都變得更加的方便。我覺得這個時代的傳播媒體也好、通訊也好、交通也好,這些都是弘揚佛法 更好的助緣。

海濤法師:我們現在很多修行人很困擾,到底我要去極樂世界?還是要乘願投胎再來,繼續行菩薩道,這個問題佛教徒自己,包括出家人都很困擾,仁波切能不能給我們建議?

創古仁波切:有哪一種人是適合投生到極樂淨土的呢?是指今生比較沒有時間修持佛法,或者說他只是初學者,或者年紀大的話,那他可以往生極樂世界,這是很好的。如果對自己的修持很有信心,也很有覺受,自覺修持可以的,那他可以發願,將來再轉世,再行菩薩道,再利益更多的人。

海濤法師:仁波切親近過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也協助過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看到現在的法王年紀輕就能弘揚佛法,仁波切您覺得很安慰、很快樂。很多人很崇仰大寶法王,仁波切您建議這些崇仰大寶法王的信徒,應該怎麼樣來護持大寶法王?

創古仁波切:最主要來說,為什麼法王噶瑪巴要乘願再來?他乘的願,他所發的願就是希望能夠弘揚佛陀的正法;而且所有的法友、弟子們能夠實修佛陀的正法,正是法王為什麼要乘願再來的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我們是他的弟子時,從自利方面來講,最好承事法王的方法,就是我們要實修。也就是將這一次聽聞到的法教,法王所開示的內容,能夠真正的去思惟它,而且用在生活中來實修。而且是按照自己的程度,例如是初學者程度的話,就將這些聽到的好好思惟、修持。總之,按照次第的好好來實修,這是很重要的。從利他的角度來說,最好承事法王的方法,就是我們也發起大的慈悲心,廣行這些菩薩的事業,能夠弘法、能夠幫助更多的人,那麼這個是最好的方法。

海濤法師:仁波切一輩子都在修行,有沒有甚麼心得?能不能用很短的幾句話,向我們開示?

創古仁波切:最主要、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具有菩提心,而這個菩提心、慈悲心,它完全是無私的,所以可以說要對每一個眾生,都具備菩提心。無論是對像我們同樣的人類,或者是所有的動物界,或者可能有的住在山上、海裡的所有這些生物,我們都要有無徧私的廣大慈悲心跟菩提心,這是最重要的。尤其就我們人類來講,具備特殊的聰明才智,如果將我們這種心智,用在利益他人身上來說,這是正確、好的運用。但如果相反的,總是以惡心來對待,這樣對世界是非常可怕的災難。所以每個人隨時要具備這種慈悲心,也就是如法的思惟,能如理的來思惟,心都保持在正念、保持在善心上,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同時也要具備信心,這也是很重要的。這是對佛法、正法生起的信心,這也是很重要的。

海濤法師:還有一個問題,仁波切可以不講。仁波切對於西藏和中國問題,有沒有要表達,還是不需要?希望看到西藏的未來是怎麼樣?也可以不用講。

創古仁波切:我很少會往這方面的問題去想,西藏發展的也很好,當地的人民也都夠能力、有思想,開始發展自己的生活。我自己今生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在佛法上。這是我今生最主要的一個責任:就是弘法。這些問題,我也無法照顧得到,想太多也沒有什麼用。

海濤法師:我跟仁波切相處了短短的一段時間,就覺得好快樂、好自在,您是很慈悲的一位老人家、大智慧者。我想各位也要學習這些,每天笑、一切OK、隨緣,這是最重要的。我們大家也多做功德、放生,希望仁波切健康,長久住世。我們大家都很有福報能親近仁波切,我們感謝仁波切,阿彌陀佛!希望仁波切常常來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