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6621

海濤法師訪問創古仁波切1

受訪:創古仁波切
訪問:海濤法師
翻譯:堪布丹傑
時間:2005年12月30
地點:印度瓦拉那西智慧金剛大學

海濤法師:我來代表大眾問問題,我問的不對,你們再來指責我。今天是安排討論佛法,不過我想,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在上師面前就趕快吸收東西,所以我們來問些比較重要的問題,乃至各位也可以提出其他的問題。

海濤法師:第一個問題,我們覺得佛法像太陽一樣,平等的照著每一個人,但是同樣的佛法,為什麼每一個人領悟的不一樣?觀念會差那麼多?

創古仁波切:我們知道每一個眾生的心態、想法都是截然的不同。舉例來講:光是從食物飲食來說,有的人就比較喜歡吃饅頭;有的人就比較喜歡吃大米;有的人喜歡吃辣一點的,總是不同。雖然說佛法是一樣的,但是也為了弟子的不同、根器的不同,有各種的開示,有不同的方便法門開演出來。

海濤法師:第二個問題,我們漢傳佛教都喜歡念佛,求生淨土;然而,藏傳佛教很喜歡持咒。是不是可以請仁波切告訴我們,念佛的人也應該要持咒、學密嗎?

創古仁波切: 基本上持阿彌陀佛咒語跟念阿彌陀佛名號,這兩種沒有什麼不同。阿彌陀佛的咒語在藏文當中並不是念藏音,它是梵音,念的是「嗡阿蜜得瓦釋」,也可以說就是阿 彌陀佛的名號,和我們大乘裡面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兩者其實是一樣的,都是念佛的名號。要持咒也可以,不持咒也可以。

海濤法師:再來,我們仁波切也接觸很多中國人、華人,能不能請仁波切告訴我們,中國人學佛應該要注意什麼?而且可以很直接跟我們講,怎麼樣會更好?

創古仁波切:無論是對西藏的藏族人來講也好,或者是中國人也好;像是東方人,或是西方人來講,可以說,雖然種族有不同,但是我們都是有情、都是眾生。所以從這方面來講,它其實是差不多的,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最主要的,不論是藏族也好,東、西方各個人種也好,從修持佛法的角度來講,最重要的幾個要點,也都是一樣的,都是要具備的。譬如:第一個就是要具備清淨的動機,同時要有虔誠心,也要具備出離心。如果說修持具備了以上這些條件,他修持的道路會非常的平順。但一般來講,凡夫眾生都會有很多的懷疑,也會有妄念,煩惱非常的多。但還有一個方法:隨時保持正知、正念的心,來提醒自己,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好的方法。所以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做到的。所以,雖然人種、地域有不同,但是修持的要點是一樣的。

海濤法師: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最大的不同,是有很好的傳承,以及把自己的上師當作佛一樣。所以能不能請仁波切針對這一點,就像一位女性,很有福報的找到好的結婚對象一樣,而我們應該如何祈請找到很好的上師,以及如何讓自己對上師產生信心?

創古仁波切: 在西藏有一句修持口訣當中談到說,我們要視上師如佛,甚至視上師比佛還殊勝,有這樣一句話。但是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從功德上來講。因為我們知道最殊勝、 具備圓滿功德的,只有佛陀,佛陀不可能還不如我們的上師的。因此這句話,視上師如佛,甚至比佛還殊勝的意思,並不是從功德上來講。這句話是很重要的,它的 原因是什麼?這句話闡述一個意思是說,我們要對法有信心是很重要的。當我們一個佛弟子,能夠對法生起信心的時候,我們的修持就會非常的順利。但相反的,如果我們不具備百分之百虔誠的信心時,我們的修持也是不會順利的。所以在這裡,如何對法生起信心?它最主要也是依靠善知識、上師的教導。當我們對這位上師有 信心的時候,自然會相信他說出的法是正確的,對這個法生起信心時,修持這個法就會非常殊勝。同時我們說佛陀的法非常的殊勝,但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們可能 會覺得,這個法它是不是有變了呢?或者,我們也會生起懷疑。如果對法沒有虔誠的信心,就不會想去修持它。但是透過一個上師的傳承,我們並沒有親見佛陀,但這個傳承的法脈,透過一代一代祖師大德傳承下來的時候,我們知道這個清淨的法,它還是存在的。依靠這位上師,暸解法的重要性,那就會對法生起信心。從另外 一方面來講,覺得上師如佛一般,這種心念是非常好的。但是沒有辦法對上師生起完全的信心,也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對法生起信心,而且對這位善知識所開示出 來的佛陀珍貴的法教,生起信心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開始修持它。所以能夠親近到一位非常殊勝的上師,是非常好的,因緣也非常的殊勝。但是如果只是碰到一位普通的僧眾,他所開示出來的法,我們也同樣要尊重,因為法是最重要的。

海濤法師:我想大家來參加法王的法會,一定宿世跟法王有緣,能不能請仁波切告訴我們,就您成為法王的老師,您從法王身上所看出來的特質,以及我們要學習什麼?

創古仁波切: 首先從共同、一般的角度來說,有一個英文的名詞,就是西方年輕人叫做「聽雷橘」(teenager),現在法王也是在這個年紀。一般來講,我們談到年輕人 「聽雷橘」(teenager)的時候,他總是浮躁、總是會犯一些錯誤。但像尊貴的噶瑪巴大寶法王,他很自然的讓我們會感受到他的大悲、他的威儀、他的與 眾不同。尤其大寶法王的心總是想著,要如何的利益眾生,跟弘揚佛陀珍貴的法教。從這點上來說,在他這樣的年紀,真是非常的不可思議。因此,事實上我們可以 很容易的感受到法王他的威德力,以及他的大悲、大願力,這些我們親身都可以感受到的。

再來從西藏的一個特殊觀點來說,在西藏傳承上,噶瑪巴大寶法王在前一世,也就是第十六世噶瑪巴大寶法王涅槃圓寂時,他也清楚的留下轉世預言信函,而且寫到 來世的父母親是誰。也因此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也非常正確的投生、化身、降生到人間來,因此尊貴的噶瑪巴傳承,到第十七世都非常清淨的轉世,而且不斷的乘願 再來,利益眾生。這一世的法王,可以看到他從小時候開始,他的思惟、想法就非常的與眾不同和不可思議。我有一種很深的感受,覺得法王現在做的很多事情,還 有他的想法,就是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心願,而且這種心願也是為了佛教、為了利益眾生的慈心悲願。

海濤法師:我第一次看到大寶法王時,就被他所吸引。我就想那麼多女眾怎麼辦?所以仁波切能不能告訴我們,一位女眾在學佛時,尤其男女之間的學佛,應該要注意什麼?

創古仁波切:在一個祈願文裡,它有一點像讚頌文,是向噶舉大手印這個傳承當中的每一位傳承祖師來祈請的一個願文中,就有特別向第十六世噶瑪巴來祈請,願文提到一句話說,法王他具備這樣的特質,也就是任何人只要見到噶瑪巴,自然心中就會升起歡喜、生起對法的信心,還有升起虔誠的恭敬心。這是噶瑪巴自然具備的能力和一種特殊的特質,而且不光是佛弟子(已經對佛法有信心的弟子),見到噶瑪巴會升起這樣子的信心,甚至許多不是佛教徒的朋友來見法王的時候,他們都會有很大的不同感受,也會升起一些信心的。就像祈願文講到的這句話,為什麼大家會有這樣的感受呢?這可以說是噶瑪巴法王他的心,是一種清淨心的展現,而且他的禪定非常的深厚。那也就是為什麼在傳承祈請文當中,過去大師們會寫下 對噶瑪巴法王這樣的讚頌和祈請文。同樣,這一世的噶瑪巴法王也是一樣的,尤其這一世的法王他沒有分別的大悲願心,很自然的我們接觸到他,都會受到大悲、大願的感召。我也相信,不論是男眾也好,女眾也好,都會生起這樣的信心。對於這種生起的信心上來說,還有這種虔誠的祈願文上來講,修持方法應該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男、女眾的不同。

海濤法師:如果已經在修行的人,包括出家人、在家人,生起了男女的欲望,或是別人對他生起了欲望,有沒有特別的法門,或念哪一種的咒語?

創古仁波切: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提起正念,也就是說要將這種情感,轉變成虔誠心和恭敬心,要提起這樣的正知和正念,這是很重要的。

海濤法師:再來請示仁波切,一個人如何知道自己已經發起了菩提心,因為我們發現很多人都說我已經發起了菩提心,但他並沒有真的發起菩提心。

創古仁波切:所以在世間上,我們總是會看到像法師您說的,他其實沒有生起菩提心,但是會說自己生起菩提心。另外,有一些人其實已經生起菩提心,但他總覺得自己還沒生起菩提心。從世間上來講,總是有各種的想法、各種的思維。

這就好像龍樹菩薩,他曾經解釋說,就像芒果它有四種情況:第一種是外表看起來好像熟了,但其實裡面沒熟;第二種裡面已經熟了,但外表看起來沒熟;第三種外 表、內裡都沒熟;第四種外表、裡面都熟了。因此每個人他自己也都有這樣不同的情況,總是有不同的想法。總之,不論我們的菩提心是生起,還是未生起,每天我 們還是要提醒自己,一定要發起菩提心,隨時要告訴自己,要具備善心、慈悲心,這樣隨時提醒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海濤法師:我想我們今天來到這個地方,這裡就是我們仁波切菩提心的展現。我們想知道仁波切還有沒有什麼樣的心願,也讓我們知道。

創古仁波切:就像寂天菩薩曾經提到說,唯一能夠利益一切眾生的良藥─最殊勝的妙藥,就是佛陀珍貴的法教。也因此,我希望佛陀的法教,能夠長久的住留在世間。所以我總是 思惟,如何來真正利益到更多的人,利益到眾生。譬如說透過生活上的資助也好,或是其他各種方法,可能會有些幫助,但這些只是暫時的,而真正能夠利益眾生,長久的利益眾生,讓大家得到安樂的方法,唯一、最好的方法,就是弘揚佛陀珍貴的法教。因此我總是在找這個方法,也總是有這樣的心願,心也繫在這個上面,如何能夠幫助更多的人。除了總是在想這個之外,我並沒想要再做其他什麼項目、事情。

海濤法師:我想仁波切也一定在找一位很會弘法的好學生,在仁波切心目中,您認為什麼樣的學生是最好的學生?

創古仁波切:最好的、真正最如法、最圓滿、最殊勝的佛弟子,可以說就是我們海濤法師(大眾笑)。

海濤法師:那首先我要拜仁波切做我的上師。

創古仁波切:不是說要您做我的弟子(大眾笑),而是真的希望我將來的弟子,能夠像您一樣。

海濤法師:仁波切要收我這個弟子。

創古仁波切:我不敢收您做弟子(仁波切笑、大眾笑)。

海濤法師:我想一個修行人最有福報的是,他(她)有老師,就像一個孤兒有媽媽一樣。希望大家都有老師,大家都拜仁波切做老師,

創古仁波切:接下來,我也請求海濤法師,能夠為我們藏傳佛教的行者,也為我們佛學院的學生,給予一段開示。

海濤法師:在我的觀念裡面,我們中國人比較徧向修福報,所以整體的中國人就像一位在家人;整體的西藏人就像出家人。所以我們中國人在這邊並不是護持西藏人,而是護持 了用一輩子,都奉獻在佛陀教育的人。就像苦難的世間,有這麼多的醫生一樣。我們在印度、西藏這麼多的喇嘛、仁波切,他們是我們整個地球、眾生的希望。所以 希望他們的身體健康,而我們應該要好好的護持。

創古仁波切:在這裡,我要特別謝謝我們海濤法師的開示,在剛剛之前的問答,我也盡力的將我所知道的給大家做回答,今天有這樣的機會,與海濤法師有這樣的座談,我非常的高興,我感覺今天是非常殊勝的一天,謝謝大家!

海濤法師:願大家多修功德,多迴向仁波切、多迴向法王,阿彌陀佛!

海濤法師:各位我想問題一定比我還多,最後也想要請仁波切告訴我們,如果我們真心的要發菩提心,真心的要推動佛教,如同我們噶瑪巴法王一樣,具足有威德力,具足智慧,我們應該要怎樣的去修學?

創古仁波切: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家效法海濤法師的修持,就能夠非常圓滿(大眾笑)。

海濤法師:但我還是很想請仁波切說一說,您個人這一輩子的修行心得,跟我們講一講。

創古仁波切:首先,我覺得我自己沒有功德。但是我回顧一生的時候,看到今生有些時候,也經歷到許多非常困苦的情況,但有時候也有非常開心的情況。但無論痛苦的時候也 好,開心的時候也好,總是記得我是一個出家人的身份,而且我要永遠、絕對不捨棄,不違犯出家的戒律。因此我今生最主要的誓願,就是我要依靠正法而活,我絕 對不做違犯佛陀法教的行為,這是我從小到大直到現在,一直有的一個誓願,這是我的心願,其他任何的功德我都沒有。

海濤法師:因為規定的時間只有四十分,已經超過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問到天亮。希望我們台灣來的,還有其他國家來的,因為這個世界上真的需要佛教,藏傳佛教擁有 了世界的寶,有這麼多出家法師、仁波切,這是我們最大幸運的地方。但也不是因為我們學了藏傳佛教,就忘了我們本來的中國佛教,我想他們是互相圓融的,沒有 差別的,搞不好各位都是仁波切,投胎來中國要度眾生的。最後,我們願仁波切身體健康,佛學院的學生也身心自在,弘揚佛法,阿彌陀佛!

海濤法師:還是仁波切有話要跟我們講?那是最好的。

創古仁波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