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62184

藥師佛實修法門教授6

開示:創古仁波切
翻譯:堪布丹傑
地點:化育基金會 
日期:2006年6月1日~5日
整理:Sigrid
校對:法句法師、慶喜法師

業障消除 願生淨土

所以在早上的課程當中,提到這個藥師經當中,是由文殊菩薩來請示世尊,也就是在第二頁上面有提到說「令諸聞者業障消除,為欲利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這也是特別為了利益在這些佛法要式微時的眾生,如何幫助他們的業障消除呢?這時佛陀就回答了方法,即有一位藥師琉璃光如來,他是在東方的藥師琉璃淨土當中,他過去曾經發了十二個大願,就是為了要利益一切的眾生,早上已經將這十二個大願介紹過了,透過這十二大願,可以幫助眾生,尤其是受著苦痛、病痛的眾生離開這些痛苦,接著由文殊菩薩請示佛陀,就是以這種問答的方式,總共有八個,接著佛陀便一一的回答,告訴弟子說離開痛苦的方法是什麼,要如何來修持藥師佛、向藥師佛祈請等等。

首先介紹佛陀開示這個淨土的情況,各位可以看第八頁上面說「復次、曼殊室利!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行菩薩道時,所發大願,及彼佛土功德莊嚴,我若一劫、若一劫餘,說不能盡。然彼佛土,一向清淨,無有女人,亦無惡趣,及苦音聲;琉璃為地,金繩界道,城、闕、宮、閣、軒、窗、羅網,皆七寶成;亦如西方極樂世界,功德莊嚴,等無差別」,這裏是首先他介紹了藥師佛琉璃淨土的情況、及種種相狀,接下來又談到「於其國中,有二菩薩摩訶薩: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是彼無量無數菩薩眾之上首,次補佛處,悉能持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正法寶藏」,同時在這個琉璃淨土當中有二個菩薩,日光遍照菩薩跟月光遍照菩薩,「是故曼殊室利!諸有信心善男子、善女人等,應當願生彼佛世界」,在這一段當中佛陀他介紹到淨土的情況,當中還有有二位菩薩,如果一個弟子他具備信心向藥師如來祈請發願的話,就能夠投生到這樣子的一個地方去。所以在這裏提到說我們發願是很重要的,像經文中提到「應當願生彼佛世界」,通常我們發了願之後,有二種情況,一種是能夠實現的願望,一種是願望他無法實現,那當我們說因緣和合的時候,這個願望就能實現,但是如果因緣條件不具足時,當然就無法實現了,所以仁波切就舉了一個例子,他譬如說他如果發一個願望說「好,我現在前面的桌上要有一朵花」,他就一直發願要有一朵花,要一朵花、然後每天、每月、每年都這樣在想要有一朵花,但是他還是沒有辦法有一朵花在那裏,因為沒有做任何事情,但是如果說稍為有一點智慧跟方便的時候,那同樣我還是有一個願心,我希望桌上有一朵花,於是開始準備,譬如說一個小盆子裏面裝了土,然後有肥料、有水、還有一個種子,慢慢這樣子放在前面,因緣和合就有可能開出花來,在佛經當中說,我們發願的話就能夠投生,但是真的能否投生到那個淨土,那要看我們首先一些因緣,例如我們有沒有積聚資糧,同時我們對佛法是不是具備信心等等,以這個為基礎,並且實修佛法的話,那麼這些因緣條件和合,就有可能投生到淨土的。

發願修持 遠離惡趣

之前提到佛陀說我們發願是非常的重要的,透過了發願,同時實際來修持,這些願望都可以實現、可以成就的,接下來是談到說如果具備一些惡行、惡業的話,那麼會投生像惡鬼跟畜生等等的情況,在經文裏面提到「爾時、世尊,復告曼殊室利童子言:「曼殊室利!有諸眾生,不識善惡,惟懷貪吝,不知布施及施果報,愚癡無智,闕於信根,多聚財寶,勤加守護。見乞者來,其心不喜,設不獲已而行施時,如割身肉,深生痛惜。復有無量堅貪有情,積集資財,於其自身尚不受用,何況能與父母、妻子、奴婢作使,及來乞者?彼諸有情,從此命終生餓鬼界,或傍生趣。」,在這裏是提到有一些人,他不知道因果,同時他完全不肯給予布施,非常的吝嗇,透過這樣一種因果的道理,他將來會投生在惡鬼跟畜生道的,這是從因果上來講,這裏也談到,如果透過了向藥師佛的大悲心的光明,是能給予他們救護的,所以這是說因為我們過去所造的這些惡業,因此便會投生在惡鬼道跟地獄道,「由昔人間曾得暫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故,今在惡趣,暫得憶念彼如來名,即於念時從彼處沒,還生人中」,他在生前由於聽過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所以就算他投生在地獄惡鬼,也能夠因過去的這種善的習氣生起,而憶念起藥師佛的名號,那還生人中,還生人中之後,「得宿命念,畏惡趣苦,不樂欲樂,好行惠施,讚歎施者,一切所有悉無貪惜,漸次尚能以頭目手足血肉身分施來求者,況餘財物?」,尤其後面提到說,能夠以「頭目手足血肉身分施來求者」,這是提到說他得到了這個人身,並且是能夠修持佛法的人身,而且發起菩提心,積聚資糧,那麼他在最後就能做到這樣子以血肉等等來分施給一切、來布施給一切的眾生,所以這一段是指說透過了藥師佛大悲的加持,那我們能夠遠離惡鬼跟畜生這二種道的。

接下來佛陀開示了第二個教授了,透過大悲的加持,我們不用投生到地獄去,這一段的經文是「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雖於如來受諸學處,而破尸羅」,在學習了很多的學處,但卻破了戒,「尸羅」就是戒,「有雖不破尸羅而破軌則;有於尸羅、軌則,雖則不壞,然毀正見;有雖不毀正見而棄多聞,於佛所說契經深義不能解了;有雖多聞而增上慢」等等。雖多聞但是生起我慢心,「由增上慢覆蔽心故,自是非他,嫌謗正法,為魔伴黨。如是愚人,自行邪見」,就是指說透過自己的過失,自己就像是愚人一樣,最後會落入邪見、錯誤的道路,同時「復令無量俱胝有情,墮大險坑」,同時也會讓非常多的有情眾生,落入大險坑,「此諸有情,應於地獄、傍生、鬼趣流轉無窮」,但還是有方法,不落入惡道的,那就是要依靠藥師佛的大悲加持,所以接下來又提到「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便捨惡行,修諸善法,不墮惡趣」,下面的另一個譯本跟藏文比較一樣,所以下面說「以得聞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故。於地獄處。」,特別只講地獄,「彼佛威力如來名號暫得現前。」那是過去生中,由於聽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他雖然投生地獄,如果他回憶起這個名字之後,即使捨命就是從地獄離開了,還生人道當中,同時「正見精進淳善淨心」,就是說他投生在人道之後,具備正見等等,不再具備像之前談到的,增上的我慢、自是非他、嫌謗正法這些過失都沒有,而是「正見精進淳善淨心。便能捨家。於如來教中出家學道。漸次修行菩薩諸行。」以上是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的種種大悲加持。

憶念藥師佛 惡念化清涼

接下來第三個教授佛陀所開示的部份,是談由於我們具備了這種我執,特別是貪、瞋、痴的煩惱等等,會將我們牽引到三惡道當中去,那什麼方法能夠幫助我們脫離三惡道呢?就是這裏談到特殊的能夠聽聞到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慳貪、嫉妒,自讚毀他,當墮三惡趣中,無量千歲受諸劇苦!受劇苦已,從彼命終,來生人間,作牛、馬、駝、驢,恆被鞭撻,饑渴逼惱,又常負重隨路而行。」後面提到特別為人的話,「或得為人,生居下賤,作人奴婢,受他驅役,恆不自在。」這是指如果我們從來沒有學習過佛法,或者知道對治的方法,那我們就只能這樣受著苦痛,但是若過去「曾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由此善 因,今復憶念,至心歸依。以佛神力,眾苦解脫,諸根聰利,智慧多聞,恆求勝法,常遇善友,永斷魔罥,破無明殼,竭煩惱河」等等。這裏是說由於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的一種加持力,這樣的善因、習氣,我們能夠憶念起佛陀,至心皈依,透過修持佛法,消除我們的煩惱,常遇善友就是說常遇善知識,透過這樣永斷魔罥,魔,指的就是牽引我們到惡道當中的各種貪、瞋、痴煩惱;這裏的罥就好像是魔網是一樣,將這些魔網都斷除了,然後將無明的殼消除,還有竭煩惱河,讓這個煩惱的河乾枯了,最後「解脫一切生老病死憂患苦惱」。

佛陀又提到說,特別在此生當中,由於我們積聚各種的惡業,會在此生當中受到一些傷害的情況,「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好喜乖離,更相鬥訟,惱亂自他,以身語意,造作增長種種惡業」,有很多的有情在今生當中,互相喜歡好喜乖離,就是挑撥離間,更相鬥訟,惱亂自他,不僅如此,由於有這樣的一種心,叫做「此等互起惡心的眾生」,以這樣的惡心眾生,他們更會「以身語意,造作增長種種惡業,展轉常為不饒益事」,互相都會做各種傷害的事情,互相謀害,具備這樣惡心之後,互相會以身口意三門來互相傷害,如果不以三門來傷害,還有其他的方法,後面提到說,或者「告召山林樹塚等神」,也就是召些山神去傷害對方,或者「殺諸眾生,取其血肉祭祀藥叉,羅刹婆等」,或者「書怨人名,作其形像,以惡咒術而咒詛之;厭魅蠱道,咒起屍鬼,令斷彼命,及壞其身。」無論說自他、互相傷害的各種方法,「是諸有情,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彼諸惡事悉不能害,一切展轉皆起慈心」,被害的人,或者說被別人詛咒、被別人傷害,如果他曾經聽聞過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的話,他就不會被這些惡事所侵撓、所傷害,同樣如果我們是傷害別人的人,別人過去如果曾經聽聞過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的話,那麼藥師佛會加持他,「一切展轉皆起慈心,利益安樂,無損惱意及嫌恨心,各各歡悅,於自所受生於喜足,不相侵凌互為饒益」,當時我們並沒有辦法馬上就止息這些鬥爭,或者馬上消除這些惡業,但是由於透過修持藥師佛,或者唸誦藥師佛的名號,慢慢我們會提醒自己,減少自己的惡行,並且多積聚善行,互相的饒益,這就能夠達到的止息一切惡行惡業。

植此善根 蓮花化身

接下來是提到我們想要得到快樂的部份,也就是透過修持藥師琉璃光如來,未來能夠投生淨土,經文是說「復次、曼殊室利!若有四眾: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及餘淨信善男子、善女人等」,這裏指苾芻、苾芻尼、比丘、比丘尼,還有就是優婆塞、優婆夷,就是在家居士男眾、女眾等等,「及餘淨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有能受持八分齋戒」,就像是各位這幾天當中,能夠這樣受持殊勝的八關齋戒,時間的長短不一定,譬如說「或經一年、或復三月受持學處」,這個善根是非常殊勝的,所以說「以此善根,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所聽聞正法而未定者」,那「若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菩薩」,下面那一段跟藏文比較符合,「以此善根隨所喜樂隨所願求。若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如來所者。由得聞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故。」,由於聽聞過藥師佛的名號故,在「於命終時有八菩薩。乘空而來示其道徑。即於彼界種種異色波頭摩華中自然化生。」,能夠投生在極樂淨土當中,投生在各種顏色的蓮花當中,從各種顏色蓮花當中化身出來。

下來談到,生於天上之後,由於過去聽聞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也不用受天界的苦,有關天界,分為欲界、色界跟無色界三個部份,例如我們積聚了身口的有漏的善業,會投生到欲界,以色界來講,是透過修持止的禪修當中明分的部份,會投生在色界,以無色界來講,是修持止的禪修當中的靜,寂靜分的部份,會投生到無色界,但這三個地方都還是有漏的,有漏就是有煩惱的部份,所以天人一般說的快樂,就是有漏的、有煩惱的一些快樂,還是會變異的,同時就像天人當中會有五衰的苦等,透過聽聞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這些苦都能夠消除的,所以這一段提到「或有因此,生於天上,雖生天上,而本善根」,「本善根」這裏指說聽聞了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亦未窮盡,不復更生諸餘惡趣。」一般在天界,會有五衰相現的時候,也會知道將來自己會投生到惡趣,但是由於聽聞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這個善根亦未窮盡,所以他不會投生在諸餘惡趣的。「天上壽盡,還生人間,或為輪王,統攝四洲,威德自在,安立無量百千有情於十善道」,或者是投生於「刹帝利、婆羅門、居士大家,多饒財寶,倉庫盈溢,形相端嚴,眷屬具足,聰明智慧,勇健威猛,如大力士。」,那「若是女人,得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至心受持,於後不復更受女身」。

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裏,主要談到了佛陀開示的六種持誦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種種利益,接下來就是問問題的部份。


問題一:「觀想五方佛灌頂時,除咒語和手印外,要做什麼樣的觀想嗎?」

仁波切:「這時候最主要觀想五方佛在我們的頭頂上,中間是大日如來,我們頭頂的中央是大日如來,然後自己的前方是東方不動佛,前方指的就是我們額頭的部份是不動佛,在右邊耳朵是南方寶生佛,再來在後面是西方阿彌陀佛,左耳的這個部份是不空成就佛,要這樣觀想五方佛在我們的頭頂上。」會不會太快?中間大日如來,前面是不動佛,然後右邊是寶生佛,後面是阿彌陀佛,左邊是不空成就佛。剛好是東南西北。

問題二:「儀軌裏八吉祥物、沐浴等是要找尋一些圖片做觀想供養,還是要以實質的供品呢?」

仁波切:「一定不需要陳列出這些真實的東西,最主要是心中觀想就可以的」。

問題三:「持咒語的時候,是否可以只觀想大小的藥師佛直接融入自身,或者是對生的藥師佛直接以訶子和手中的缽灑出甘露,加持自身以及所有法界的眾生?」

在這裏仁波切:平時我們持誦藥師佛的咒語,可以觀想從自身的藥師佛心中放射出光芒,照射到對生藥師佛的心間,及對生藥師佛很多的眷屬他們的心間,然後敦請他們的心,所謂敦請其心,意思就是讓他們、希望、祈請他們回憶起、憶起他們曾經發願利益眾生的大悲心,敦請其心之後,諸佛菩薩回憶起、生起大悲心之後,同樣以這種心再放射出光芒,照射到淨土去,然後從淨土迎請無量的藥師佛的身、口、意三個部份回來,所謂身的部份就是大大小小藥師佛的身形,語的部份是指各種的咒語、咒的字,一串一串的,或者說在心間的吽字等等,代表是藥師佛的語,還有代表藥師佛意的各種法器,雖然說心意智慧是沒有各種形像的,但是這裏是以各種的法器,像訶子,有葉子、有莖的,訶子,還有盛滿甘露的缽,非常非常的多,這些從淨土隨著光回來之後,融入到自己跟一切的眾生身上,這是我們持咒的時候可以做的一段觀想。

問題四:「藥師佛儀軌是否需每天修持?在儀軌中需觀想之處是否一定要非常清楚,方能獲得加持?」

仁波切:「如果每天能夠修持當然是非常的好,如果有時沒時間修持,結果就斷了的話,也不會有什麼障礙,或惡緣產生的,這不用擔心。總之,我們盡力的、盡自己的時間,安排時間來修持,這是非常好的」。另外問到有關觀想無法很清楚能不能得授加持?仁波切說「如果能夠觀想的很清楚,這當然很好,如果沒有辦法觀想清楚,其實也沒有關係,因為最重要的還是我們的這念信心跟恭敬心,當一個人具備這種心,反而是比造作出一個很漂亮的景象來得更重要。」

問題五:「可否請仁波切在第五頁從空性中生出如琉璃無量光這一段,重新講解一次,謝謝!」

仁波切:這一段的觀想,首先要唸一個咒語的,就是「唵 梭巴哇修達 薩爾哇 達爾瑪 梭巴哇修多 杭木」,這裏最開始的「唵 梭巴哇 修達」,這一段的意思是指一切的本質自然就是清淨的,清淨什麼呢?後面「薩爾哇 達爾瑪」就是一切的法本是清淨的。從這個空性當中,一切不淨的外在都已經轉變成為清淨的,藥師佛淨土。一切現在的外在的環境也好,我們的身體也好,全部首先轉變成為空性,接下來從空性當中,慢慢就要生起像是藥師佛的淨土,淨土當中就有藥師佛的宮殿,那宮殿當中有這個藥師如來等等。

問題六:「主尊藥師佛與另七尊藥師佛身像、大小、顏色均一致嗎?」

仁波切:這主要的八尊藥師如來,他的身形等等的確是不太一樣,各位可以看唐卡或者有八大藥師如來的唐卡,或者是畫像,那就很清楚了。

問題七:「第十一頁觀想咒語圍繞吽字時候,吽字的顏色是什麼?還有這個咒語是右旋轉,還是逆時針旋轉?第一個字是從那裏開始的?」

仁波切:高雄創古中心過去曾經有特別繪製了這樣的一幅唐卡,當中很清楚的有主尊藥師如來,還有七大藥師如來,周圍還有十六菩薩,還有十個世間護法,十二藥叉大將,還有四大天王等等,可以跟他們要。至於觀想咒語的問題,觀想持咒的時候,中間是吽字,它周圍有藥師咒排列時,分為二種方式,一是字都是站立著的,字如果正面是朝內的話,這是代表自利時候的觀想,如果字是朝外的,代表是利他的部份,自利時是向內排列,所以是向右排列,以順時鐘排列的,如果字是向外的時候,是逆時鐘排列的。字的顏色,都是藍色的,各位要觀想字是向內排也可以,向外排列也可以。

問題八:「身體有病痛時,可以觀想藥師佛在患部流入甘露水,淨除我們的病痛,但如果是心病,心裏有很多煩惱、痛苦,或者像得了憂鬱症時該如何觀想?」

仁波切:如果是心病的話,你可以感受一下這種心病不舒服的感覺是在你心的部位,還是在頭部?就可以特別觀想在那個地方,或者說是一種特別的焦慮,或者剛剛說到這種難過,情緒上來講,可以觀想藥師佛就在你的頭頂上,然後流出甘露,充滿我們的全身,然後我們就充滿了快樂,這一些情緒都得到了消除。

問題九:「觀想藥師佛在我們的頭頂上放光加持時,這個光是什麼顏色?」

仁波切:「我們觀想藥師佛頭頂放光,可以是五彩的光放射出來,但特別也可以觀想是藍色的光。」

問題十:「仁波切曾說過梵文的殊勝,但一些藏譯過來的咒語,卻和梵文所譯的有所差別,如大悲咒、藥師咒等等,上列的本尊,弟子雖灌過頂,是否可持梵譯的咒語,或直接唸梵音的咒語,還是應以上師口傳的咒語為宜?請慈悲開示。」

仁波切:由於過去的梵文,是有一種加持力的語言,所以要唸誦梵文是很重要的,過去很多的像西藏的大譯師,他在翻譯佛經的時候,也沒有把梵文的咒語部份翻譯過來,不僅是咒語,或者像是我們做供養時候的這些咒語,或者「唵 梭巴哇 修達」這些轉成空性的咒語,都還是保留梵文當時的發音,透過了這樣能夠幫助我們生起信心而得到加持,但是有時候其實發音並不是太重要的,原因是什麼呢?仁波切講了一個故事,當時有一位叫薩迦班智達大師,他要跟一位叫措傑的外道辯論,他們兩個人相約在印度跟西藏的一個邊境要辯論,薩迦班智達就從他家鄉一路走走走,要走到那個地方,在半路的時候,他經過了一條河,他突然聽到了那河裏面竟然能夠發出普巴金剛咒語的聲音,而這個聲音是怎麼發,是叫「嗡 吉裏 吉拉亞」,他一想到說啊!這個真是很厲害,連水都有這個咒語的聲音,這附近一定有一個大成就者在修這個法,但是這個成就者,他發音不太正確,因為他是唸「吉裏 吉拉亞」,當然他就馬上問了周圍的居民,有沒有這樣一個人,他們說有,就在那一個山洞裏面,有一位專門修持的行者,然後他就到了這個山洞,一進去見到了這位行者,他就問了,他說「請問成就者啊!你是修什麼本尊的?」,他說「我是修普巴金剛」,「那你可不可以再唸一遍你的咒語呢?」,那個大成就者唸了,他說 「嗡 吉裏 吉拉亞」,薩迦班智達一聽就說「你修這個法很好,但是你咒語實在沒唸對,應該是「嗡 格以裏 格以拉亞」,不是「吉裏 吉拉亞」,所以請你要更正過來」,這個大成就一聽,他就說「我不要改」,他說「我以前就是這樣子唸的,現在也是要這樣唸,我以後也是這樣子唸的,我是不會 改的」,同時他也祝福薩迦班智達也送給了他一個普巴金剛,一根金剛杵,然後薩迦班智達拿了這個金剛杵,就到約定的地方跟那位外道去辯論了,結果辯論他贏 了,贏了之後,這個外道他就想要逃走,所以他飛了起來,但是薩迦班智達他不會飛,這時候他也沒辦法了,這時候他突然想到成就者給他的金剛杵,他就把它拿出 來,然後就對準了那個外道飛在天上的影子戳下去,結果產生一種加持力,那個人就摔到地下來了,所以說這個普巴金剛是這麼的有力量,這個成就者他修持的是這 麼的有成就,雖然他的發音不太正確,是「吉裏 吉拉亞」。所以各位在唸誦這些咒語的時候,大家想要唸梵文的發音也可以,想要唸藏文的發音也可以,想要唸中文的發音也可以,總之都會得到加持的,最主要的是我們的信心跟虔誠心,這是最重要的。

問題十一:再來請問仁波切「在修儀軌時,結五方佛手印的過程中如何進行?手印與手印之間的手勢是如何做?可否請仁波切示範說明,謝謝!」

仁波切:剛剛仁波切最開始是二個手這樣合在一起,就像是握拳一樣,這個就像是金剛杵是一樣的,然後再來是中指升起來,就是「嗡」,是代表大日如來,然後再來是食指升起來,這是「吽」,這是代表不動佛,然後再來是無名指升起,是代表寶生佛,然後咒語是「張」;再來是大姆指,這是阿彌陀佛,種子字是「舍以」,最後小姆指升起來,種子字是「阿」,它代表是不空成就佛。

問題十二:對生藥師佛旁邊的八瓣蓮花中,藥師七佛排列的順序是如何?

仁波切:仁波切解釋說「就像是我們看這個地圖來講,我們都會有指向的方向,譬如像南方,面對南方,都會有這個指南的部份,所以同樣當我們觀想所謂的壇城,或者在觀修的時候,我們都是朝向東方的,自己的前面就是東方,意思就是當我們要觀想藥師佛,主尊的時候,他面朝向的前方就是東方,所以說中間有藥師如來主尊,然後前方東方有一個花瓣,然後右邊是南方一個花瓣,然後後面是西方有一個花瓣,然後左邊是北方有一個花瓣,就四個了,四個之後,分別在中間,就是東南,然後西南等等這四個角,又各有一個花瓣,所以總共有八個花瓣了,但是在前方東方的這個花瓣,是空的,因為上面是要放藥師佛經的,其他就按照順序,經文 名稱七如來的順序,就是從東邊,再來一個一個七佛這樣排列下來,這樣就可以了。」

問題十二:這是今天最後一個問題「昨天講述到藥師佛的殊勝功德,能消除眾生業障,又提到眾生的痛苦有三個主因,也就是業障、異熟障及煩惱障,可否請仁波切再詳細說明三者的區別與藥師佛最殊勝的功德,還有藥師佛修持跟金剛薩埵又有何不同?」

仁波切:這裏再解釋到所謂三障的部份,第一個叫煩惱障,煩惱障指的就是我們的貪、瞋、痴、我慢、嫉妒等等,這些五毒煩惱的障,再來第二種叫做異熟的障,這是指特別一種已經成為無法修行的情況,例如已投生到畜生,那它就叫做異熟障了,為什麼?因為它不懂得如何修持佛法,也不知道要怎麼修持,他也不會持誦咒語,他也無法對三寶生起信心跟恭敬心,所以他已經在這樣一個異熟障當中了,但是藥師經最主要並不是針對煩惱障跟異熟障,他是只針對第三個叫做業障,業障指的也就是無論我們在今生,或者在過去生,由於我們造作了各種的惡業,例如殺、盜、淫、妄等等這些惡業,這些惡業果實會成熟,也就是無論是在今生就成熟了,或者說在來生,總之因果的道理是一定會成熟,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不要讓這些惡果成熟,或者消除這些痛苦呢?世尊就說了,那也就是要修持藥師佛法門,藥師琉璃光如來他就在藥師琉璃光淨土當中,他過去發了十二大願,如果我們能讀誦經典,修持儀軌,生起信心,都能夠幫助我們消除業障的痛苦,那麼這跟金剛薩埵的修持方法不同處在於,金剛薩埵是屬於密乘的一種特殊的方法,會要做特殊的觀想,透過甘露降臨的觀想,消除我們的罪障跟所謂的覆障兩個部份,這裏提到覆障,是指我們各種煩惱所知障,或者我們一種很強烈的執著,或者說煩惱的因,或者一些粗的妄念,這些都可以透過修持金剛薩埵,而能夠消除的。因此這兩者是有一些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