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6734

恰美山居法 --- 趨往淨土(下)

原著:噶瑪恰美仁波切 
中譯:堪布丹傑 
文稿:福德海編譯小組
時間:2007年10月 
地點:紐約上州莊嚴寺

七、避免意外的要點

但是也有可能發生意外的狀況,有一些平常修持相當好的行者,卻在臨終的時候遇到一些不好的緣,以至於產生惡念,發了惡願或起瞋恨心。由於這一念惡願、瞋恨,會導致他投生為魔鬼或是羅剎。此時在他周圍的親人或侍者的角色就非常重要了,在這個當下千萬不要頂嘴,盡量說和善的話,不要說會讓亡者生氣的話,總之不要讓臨終者、亡者生起瞋恨心。

恰美仁波切說一個臨終者心的力量的比喻。但堪布卡塔仁波切說他並不太知道有這種情形。這裡提到在藏地秋收的時候,在這樣的收成季節,如果有年紀大的男眾或女眾往生了,往往因為他們心中還惦記希望秋收豐饒,由於他們臨終時這麼強的一念心,因此會讓當季的秋收更豐盛。

再來這個比喻是我們大家都有的經驗,尤其過去在藏地沒有手錶也沒有鐘,如果明天一大早你有很重要的事要去處理,那麼在睡前非常專注地告訴自己明天你要早起,很自然在隔天你就會在一大早,甚至還有明星在天空閃爍的時候就會醒來。這就是因為你睡前的心念是那麼強大的緣故。同樣地,就好像這個比喻,當你在進入昏迷之前要入定的時候,此時你心的力量非常強大,你要很清楚的告訴自己,我要入定七天(比如)的時間,在七天之後我就要出定,你是一定能夠做到的。所以當你決定要入定多長時間,你真的都能夠入定這麼長的時間,恰美仁波切說這是他的經驗,同時他在一些法友的身上也看到同樣的情況。

八、基位光明

就像剛剛談到,旁邊的法友會幫亡者把身體支撐起來讓他能夠坐直,同時要告訴亡者心不要散亂,要安住於入定當中,說這個話的人須要戒律非常清淨同時沒有違犯三昧耶戒。事實上此時亡者的八識已經不清晰了,但是「基礎光明」,或稱「基位光明」也就是實相本質的光明在這個時候會展現出來,它會非常清晰的、赤裸裸的展現出自心的光明。此時你一定要安住在這個光明當中。如果你真正入定認知到這個光明,這時候即使外在有像打雷或各種喧嘩聲音等等,對亡者並沒有影響。這是由於亡者在斷氣之前沒有生起粗重的念頭,在此時他細微的念頭已經止息、消除,而他外在的知覺也都沒有了,他的心已經進入光明之中,對於一個真正入定的人來說,所有外在的聲音都影響不了他的。

一般來講,我們對於臨終者尤其像是上師,都會在他入定的這段期間盡量不要去動他、不吵他,不點香、迎香或大聲的念誦、吹奏各種法器,尤其親人在周圍哭喊這是最不好的,這些都應該避免。對於一個入定的行者來說,由於已經完全進入光明之中,事實上再大的聲音也不會影響到他。在《中陰聞解脫》的教法中有提到,在亡者入定的階段一直到他的神識還沒有真正破瓦離開的期間,我們要盡量的在他的耳邊(注意:嘴不要碰到他的身體),輕聲的告訴他每一個階段會發生的事情。我們要以好聽而且柔和的言語在耳邊輕輕的跟他說,這時候是基位光明,你要安住在此光明當中。每天、每天都要這樣告訴他。這部份的教法在《時輪金剛》續典當中也是這樣提到的。恰美仁波切說這也是他的經驗之談。

如果亡者身旁的僧眾或侍者,對於支撐臨終者的身體,包括擺放的坐姿,支撐細節很熟悉的話,那麼就算上師已經出定了,但他的身體也不會歪曲。雖然一般出定之後身體就會軟下來,但如果身邊弟子很清楚支撐的方法,仁波切解釋可能把他綁得很緊,所以就算他已經出定了他還是不會彎下去。但是如果周圍的弟子不太熟悉如何製作支撐身體的方法,那麼上師的身體可能就會彎曲下去,總之有各種不同的情況,這些都是恰美仁波切的經驗之談。

九、出定的徵兆(一)

接下來這一段的重點是:到底一個人他是不是真正出定了?他的徵兆是什麼?這是我們要好好觀察的,如果你不了解他是否出定了,也不懂得如何觀察,萬一他還沒有出定,但你以為他出定了,動了他的身體這就不好了;或是其實他已經出定了,但還一直把他放著,這也沒有意義。

以下談到幾種不同的情況。一種是亡者在生前身體比較健壯,同時在他死前仍正常的進食,不過在臨終的時候,他喝了清淨身體的瀉藥,那麼就算他沒有出定,仍然會有各種的液體從他的嘴巴或耳朵流出。事實上一般來說要出定了才會有液體從口或鼻流出。但就上面的例子來看,雖然有體液流出,但事實上他尚未出定,因為他生前比較胖或喝了很多東西,所以才會有液體流出來,但這並不代表他已經出定了。另一個相反的情況是:這個人可能病很久了,而且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所以非常的乾瘦,這樣的亡者就算他已經出定了,還是不會有任何的液體從他的口或鼻流出來。

另外並非上述兩個極端的情況。一般出定的徵兆是指會有黃色的水從他的口或鼻流出來。就西藏的傳統而言,一些有大證悟的成就者,在他出定之後會有黃水流出來,弟子們會拿盤子或碗放在下面接這些水,這是非常珍貴的。下文有提到,對於一個高深的行者而言,他在出定的時候會有黃色的水從鼻子流出來,而這些水會轉變為舍利子,這是非常殊勝的。還有一些特殊的情況是出定的象徵,好的情況是有黃色的水會從他的頭頂流出來。另外的情況是亡者在死之前沒有小便等,因此當他一出定的時候,會有小便流出來。以上這些都是經驗之談。

之前有談到一個亡者如果他臨終之後入定了,那麼外在有多大的聲音也不會影響到他。在偈文中是指當他斷氣之前,如果他的心識沒有受到影響,只要他一入定,外面有再大聲音也沒有關係。接著仁波切要就以上的例子講一個故事。以前在印度有一個修行很好的喇嘛,當他快圓寂的時候他就進入定中,但是旁人並不知道他是在入定,結果就把他送到醫院。印度醫生的直覺是:啊!這個人剛死,要趕快搶救他。所以就馬上為他戴上各種氧氣面罩,也做了心肺復甦等等的急救。其實那個喇嘛被送到醫院時尚未斷氣,當然他又活過來了。但因為急救過程影響到這位修行者,所以之後他就瘋了。在瘋了兩天之後他又死了,但仁波切說當這個喇嘛再次死亡時,他就沒有辦法再入定了。這是因為他在斷氣之前本來是入定的,但是因為急救而影響到他,這是跟前面一段有關的故事。

接下來大家可以提問題,仁波切說有的人可能之前並沒有修過破瓦法,因此對這方面會有一些問題,現在可以提出。

十、問答

請教仁波切:「啥」字要蓋住幾個竅門,課程當中似乎沒有提到要蓋住右耳的部份,為什麼呢?

仁波切開示:好像沒有提到,它只是右眼跟左眼。

請教仁波切:仁波切的開示中提到的都是大成就者的圓寂的情況,那麼對於自己孤單的走的時候,要怎麼自己幫自己?

仁波切開示:如果自己修持的很好,而且也知道整個修持的要點,自己能夠觀想並且進入禪定,事實上我們臨終的時候就不需要有人在旁邊幫助。這一章的教學內容主要是針對這些可能有學過一點佛法,也有一點點的禪修經驗,但是還沒有達到能夠入定證悟的這些人,我們要如何幫助他們的一些方法,也可以說是幫助自己的方法,因此重點在於自己必須能夠把握住這些要點。

請教仁波切:這裡要請教兩個問題,第一,這一次的課程上臨終的這些觀想,是不是平時我們也可以這樣來做練習,譬如說觀想自己是紅觀音等等的這些教法?第二個問題是入定的意義是什麼?是否每一個人或者我們說一般凡夫是不是也一定要經過入定的過程?是否一定需要?

仁波切開示:針對你的第一個問題,的確這是我們生前平時就要練習的一個法門叫「破瓦法」,其實這次課程中所有談到的教法在破瓦法中都有提到。但這一次的教學的內容特別是談到「破瓦」跟「入定」。「入定」梵文叫「凸當」,中文只有「入定」這個詞,是指臨終的時候進入光明的狀態稱為「入定」。這次的教學是特別將「破瓦」跟「入定」兩者合而為一的方法。這個教法是針對在僧團中的上師,他是一位殊勝的上師,但是他並沒有在破瓦或在入定上達到穩固,所以這時候就需要有法友在身邊幫助他,幫助他能夠修成破瓦跟真正進入光明跟禪定,可以說是用他生前的修持的功德,再加上這個殊勝的口訣教授的內容來幫助他,幫助他入定或幫助他能夠投生到淨土。同時也因為他在死亡過程的種種示現,讓僧團僧眾或是弟子們更能生起信心跟虔誠心。第二個問題是有關「入定」的情況,它的重點並不是為了要示現給別人看才入定。真正臨終時候的入定,是指你在生前依靠了上師的各種口訣教授,而你又能夠對於心性有所體會,因此在你臨終的時候能夠認知到你的心性的本質,你真正的開展了你的本然的智慧的時候,這就是「入定」。就像課程中有提到黑光顯現昏迷之後,你會進入到基位光明現前的階段,如果你在生前的修持已經能夠體悟到心性、認知到你的心性的光明,你就一定會認得臨終出現的基位光明,這被稱為「母子光明會合」,其實就是入定的意思。當然如果在生前沒有特別修持,不瞭解自心本性的人,因為死亡之後的基位光明生起的時間非常短暫不過剎那之間,因此很難把握,如果沒有認出基位光明,當它一結束之後,馬上就會進入到中陰,之後就會接觸到各種的幻象,這是一個過程。

請教仁波切:有關於顯宗談到在臨終的時候如果能一心不亂的念十聲阿彌陀佛名號就能得到接引,這跟這一次教學中阿彌陀佛的觀想,要如何來配合?之間的關聯性是什麼?

仁波切開示:在我們漢地有修持阿彌陀佛的淨土法門,向阿彌陀佛祈請觀修,這主要是屬於顯乘或經乘的觀修方法,由於它是屬於顯宗經乘,因此並沒有特別要作種子字等的觀想。這一次的教學內容有關淨土法門或觀想阿彌陀佛的部份,這些是屬於密乘的教法,所以有提到要觀想自己是本尊、心中有種子字,還要觀想「啥」字將幾個竅門封閉住,以及觀想在心中的咒輪等等,這可以說是顯密口訣上的不同,只是這樣的差別。然而無論是顯乘或密乘的法門的修持,最重要的是:第一個要不疑,不懷疑,堅定的相信,第二個要一心不亂,要專一,這兩個是最重要的,也是顯密精神上的共同處。

請教仁波切:有很多人在臨終的時候,可能得了很重的病,以至於神智不清,幾乎沒有辦法觀想也聽不到,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往生淨土嗎?

仁波切開示:如果這個人在他還沒有生病之前,有向阿彌陀佛作祈請也發願往生極樂淨土,而且他在佛法上也作過這些修持,透過他生前修持的功德跟力量,很可能可以幫助他往生到淨土,但這是不一定的。那麼第二個情況是,如果他有非常好的上師、法友在旁邊,同時能夠幫助他修持破瓦法,那麼他是能夠透過這樣的力量往生極樂淨土的,但是仁波切說他沒有辦法告訴你那一個法門一定可以把他帶往淨土去,因為每一個人的業力不同,因此所需的方法並不一樣。

請教仁波切:聽說有人在往生的時候會有冤親債主的魔障來干擾,這時候應該怎麼樣來保護亡者?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

仁波切開示:的確很多時候都會有這樣的情況,在臨終的時候業障現前,這包括了可能是過去生的許多業障,還有今生也可能造作了許多的惡業,而這一切會在我們臨終或死亡的時候展現出來。舉例來講有的人在今生當中可能殺了很多眾生,造了很重的殺業,在他臨終的時候就會有各種被他殺的眾生的相貌展現出來,這時候臨終者會非常的恐懼,他會說:啊!這些東西都來了,他們要來殺我、要來打我,要趕快把他們趕走啊!他可能會這樣說。針對這部份仁波切說「因果不虛」,由於自己造了因一定會嚐受到這些果,那麼可能透過為他助唸,或者唸佛的名號或持誦咒語,或者為他多做一些佛事修持,這些都是會有幫助的,幫他種下一個善的種子。但是如果是一個造太多惡業的大惡人,因為因果不虛,因此就如經典記載他是不會有中陰的,也就是說他一斷氣就直接到地獄去了。經典上有記載不經過中陰的兩種情況,一種是不經過中陰就直接投生到淨土,一斷氣就往生到淨土去,這被稱之為「無礙」---沒有障礙的解脫---直接到淨土。另外一種不是往上,而是直接往下---直接下到地獄去。至於說會經過中陰的人,既不是大惡人也不是「大善人」---大修持者---他們還是會經過中陰的。臨終的人如果業力現前,的確透過佛陀的大悲以及修持者的加持是會有所助益的,但重點是「因果不虛」,所以自己造的惡業還是要嚐受到這些果報的。但透過一些修持為他祝福還是能夠種下善因的。

請教仁波切:像早上仁波切提到的故事,那位入定的喇嘛,最後因為無知搶救的結果反而破壞了他的修持,讓他走的很不好,我們應該如何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

仁波切開示:每一個國家可能都有不同的法令要遵守,如果在沒有機會選擇的情況下,就很難說要如何避免了。例如一般醫院基於法規,對情況危急的人一定要進行急救,或是人走了馬上就要把遺體送到冰庫等等。因此如果你在還有自主能力或你有機會作選擇時,最好是回到家中死而不要死在醫院,這是比較好的選擇。

接下來仁波切就要講一個很長的故事。仁波切提到一個修持很好的法友,他是仁波切非常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喇嘛,他也住在美國。仁波切說這位法友不像他,他的修持是比他更好的一位喇嘛。有一天那位喇嘛來找仁波切,說他想要去青海,邀請仁波切同行。事實上那位喇嘛已經回去青海一次了,但他還是請仁波切陪著他再一起回去創古寺。這位喇嘛比仁波切還年輕,而且比他更厲害,因為他會說英文,仁波切説他的英文還不好呢!就在要回去之前,有個弟子來見這位喇嘛,因為他要結婚了,就邀請這位喇嘛說:您從青海回來之後我就要結婚了,請您一定要來參加我的婚禮。這位喇嘛一聽到弟子這麼說,當時就回說:啊!你要結婚你倒很開心哦,但到時候我可不在了,我會死!這個弟子一聽完,他以為上師在開玩笑,而且也覺得很奇怪,上師怎麼會說這麼莫名其妙的話?甚至有點觸了霉頭一樣,因為他跟上師說他要結婚了,結果上師跟他說他自己快死了,所以這個弟子當時也不是太高興。這位喇嘛就在要回去西藏之前,對仁波切以及其他的人都說了這樣的話:如果我福氣大,我會死在青海;如果我福氣不太夠,我會死在印度;但我絕對不要死在美國,因為美國會讓你很難死,讓你死不了。當然這可能是他在開玩笑,不過在去青海之前他真的說了這些話。

之後這位喇嘛就跟仁波切一起回到了青海。他到青海之後身體就開始有問題,而且越來越差、越來越糟糕。他的後頸部長了一個東西,導致他整個人甚至駝背了,沒有辦法抬起他的脖子,也沒有辦法直起腰來,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到創古寺附近的一個醫院。仁波切說講好聽一點叫醫院,事實上當時的環境以及醫療設備是非常差的,這是在1982年發生的事情。一到了醫院,真的,仁波切現在回想就好像恰美仁波切法本當中所說的,很多人在臨終的時候,很快的就有人會想要幫他多修法,多祈福。當時在創古寺有三十多個僧人,他們很努力幫他修法。不過真的好像經中所說的,這些修法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所以他到了醫院之後並沒有康復,反而情況愈來愈不好。

仁波切也陪他一起去醫院。隔天仁波切又去看這位喇嘛的時候,他就問說:你來,你有沒有帶什麼東西要給我?仁波切跟他說:啊!我有一個黑藥丸還有一個舍利子。喇嘛一聽就說很好!你給我吧!他拿了之後馬上就吃下去了。就在當天夜裡大概凌晨兩、三點左右,這位喇嘛說他要去洗手間,上完洗手間回來坐在床上,他還用一塊毛巾蓋在他自己的頭上,跟仁波切開玩笑說,啊!我現在是一個回教婦女。然而,事實上他那時候已經病得很重了。他在醫院的床是那種可以靠著的,之後他就慢慢的坐起身子就靠在那個床上,然後看著天空,咦,看著看著就死了。斷氣了,也就過去了。

當時大家就想說:啊,他已經圓寂了,要趕快請仁波切或者喇嘛來幫他修破瓦法,或一些儀式等等。但是當時在創古寺並沒有大的仁波切。創古寺是在結古鎮這個地方,所以大家就在結古鎮的附近到處問有沒有仁波切或上師可以來的。這時候知道有一位薩迦派的上師叫「嘎納祖古」,「嘎納祖古」就是漢地祖古的意思。仁波切說這位祖古前幾世是修持得非常好,仁波切從來沒有見過他,但聽大家說這位仁波切很好。通常只要你去找他,他馬上就會過來。所以他們就趕快派人去請「嘎納祖古」---漢地的祖古。

之後他自己就騎著腳踏車來了。仁波切一看他,真的完全是漢人的樣子,穿著一件藍色的棉襖戴一頂藍色的帽子。再仔細一看,在他上面那排牙齒當中還有一顆金牙。他一下腳踏車就坐在喇嘛的身體旁邊,這時候他還抽著菸。他就這麼抽著菸,抽一口,然後從頭看到尾的把喇嘛看一次;然後再抽一口菸,又從尾到頭地再把喇嘛看一次。他突然就指著這個喇嘛說:我絕對不會為了這個人唸一遍的「嗡瑪呢悲美吽」,我要唸我自己在家唸,我不會幫他唸一遍。他接著說:不要把他放在這兒,把他帶到寺院去。因此大家就開始要找車了,但那時候已經很晚了,什麼車也找不到。事實上醫院離寺院並不遠,如果有很好的車子二十分鐘就可以開到創古寺了。但是當時的環境以及醫院都很破爛,根本找不到車子。仁波切說他自己當時也滿急、滿慌張,所以忘了要為他唸一些提醒他要入定的文句。等了很久後,終於等來了一部很破的三輪車,之後就把他的遺體放在上面帶往寺院,一路上上就這樣顛顛簸簸地過去。仁波切當時就想這樣一路的顛簸,可能會破壞他的入定跟禪定。

到了寺院之後,這個喇嘛有一個很好的侄子,也是在創古寺出家的,學習也非常的好,他就幫喇嘛做了一個沒有靠背的四方形的座墊。這時候喇嘛的身體是非常軟的,不會像有人死了之後身體會僵硬。這時候有一個曾經跟他一起閉關的法友,也是跟喇嘛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們互相之間的戒律也非常的清淨,是沒有違犯三昧耶戒的法友,他來幫助這位喇嘛,幫他把身體坐成金剛跏趺坐,也就是幫他支撐起身體。喇嘛自己生前的氣功修持是非常好的,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盤起腿來。而且從頭到尾他的身體都非常的柔軟。

接下來喇嘛的這位閉關的法友,就用手輕輕的放在他額頭的部位,慢慢的把他的身體直起來。仁波切說這是需要的,因為坐著人會彎下去,所以這時候就用手去頂著他的額頭讓他坐直。其實說也奇怪,因為喇嘛頸部後面長了一個很大的東西他是直不起來的,但是這個時候他整個人的身體都直起來了。同時他這位法友也告訴他、提醒他一些入定的訣竅跟方法。接著有五天的時間這位喇嘛都在入定當中。仁波切當時還想,這樣一路顛簸過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影響?結果他還能夠入定。所以仁波切開示:一個真正想要入定的人,你想要喚醒他可能還不容易。這是一段在一九八二年發生的故事。

請教仁波切:大寶法王噶瑪巴開示在獻曼達的時候如果左手空手持曼達盤是不好的緣起,請問具體表示什麼?有什麼補救的辦法?

仁波切開示:我們說獻曼達最主要是為了要積聚福德資糧,所以這時候的重點就是要有很多很滿的資糧,因此不能是空的,那麼在拿曼達盤的時候避免空的方法就是左手一定要放一些米,不用太多也沒有一定數量的限制,但至少要有一點點的米或是珍寶石頭等等。由於這是為了積聚資糧,不管或多或少一定要有,這是象徵緣起,之後供養是非常的多、非常滿的意思。左手拿起曼達盤,右手繞著曼達盤念百字明咒的時候,手中也是要拿一點米來念誦的。

請教仁波切:早上講到臨終時要觀中脈中間,肚臍下有一個四瓣蓮花,在這個上面有一個白色明點要射出廿一次,請問這個白色明點中有沒有紅色的「啥」字,同時這個「啥」是正對自己還是側的對著自己?

仁波切開示:觀想明點當中並不需要有一個「啥」字。

請教仁波切:觀世音菩薩是否有在密嚴剎土弘揚任何法教?

仁波切開示:這裡並沒有特別記載觀音菩薩在密嚴淨土有弘揚或開示任何的法教,或轉法輪。但就像法本有談到他的每一個毛孔當中都有無量的化身佛的淨土,或在他的缽中也有無量的淨土,淨土中的佛菩薩們是在說法的。

請教仁波切:火山屍陀林淨土中央的頭蓋骨上的宮殿,是不是就是淨土?請問它的主尊是誰?

仁波切開示:它就是個淨土,在中央的頭蓋骨上的宮殿是忿怒尊的一個淨土,這個宮殿也有圍牆,是由骷髏頭、頭骨還有各種的皮、血跟肉做成的宮殿,這也是淨土。這個忿怒特殊的淨土是屬於密乘裡面無上殊勝的淨土,它是普賢王如來的忿怒尊,它的主尊是「切確黑魯嘎」。

請教仁波切:如法修行但是犯了三昧耶戒的人,是否會投生於火山屍陀林淨土成為護法,是這樣子嗎?我們一般認為犯了三昧耶戒會墮入到惡道,這當中是否有衝突?

仁波切開示:這個情況是這樣的,一般我們說違犯了三昧耶戒的人會墮入地獄這是沒有錯的。這裡是指一個破了三昧耶戒的人,或像經典提到他可能是一個對教法有傷害,對眾生傷害很大的一個大惡人,他一定會墮入地獄的,這時候一位慈悲的上師,可以用比較特殊的忿怒咒語在他還沒死之前就誅殺他,這是一種特殊的密法,如此就能幫助他不落入地獄,而幫他投生到火山屍陀林。當然如果這個人破了三昧耶戒或是造了大罪業,但卻沒有一位成就的上師幫助他修法誅殺他,而他自己也沒有發露懺悔,那當然由於他自己的惡業,死亡之後一定會墮入地獄的。仁波切解釋這是上師的特殊修法,首先這位上師本身具備大的修持能力,而且對本尊咒語的修持也達到圓滿,他是以非常強烈的大悲心,來修這個特殊的法門,他是為了救度這個弟子。為什麼特別的悲心會生起?因為他知道一個大惡人如果死了,一定會墮入地獄的,所以他特別用「誅殺」,所謂的「誅殺」是透過一種咒語,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槍,不是用任何其他的東西,是透過這種咒語的方式誅殺之後,幫助他投生到火山屍陀林中。

請教仁波切:昨天說只要專一的發心,虔誠的祈請,就可以到極樂世界去,但如果行者不是大乘菩提心的發心,只想求自己避開輪迴的痛苦,這樣能否到達極樂世界呢?

仁波切開示:這是不一定的,如果這個人真的對阿彌陀佛有非常非常大的信心,我們說他還是有可能會往生到極樂淨土去的,所以每個人的情況並不太一定。但一般來說,要具備四個因才能夠往生到極樂淨土,第一要憶念或明觀淨土,這裡包括你要對淨土的情況還有阿彌陀佛與他周圍的諸佛菩薩以及他們的眷屬的功德,你都隨時的憶念在心,所以這是第一個叫憶念淨土,憶念淨土諸佛菩薩的功德。第二要積聚資糧,第三要發菩提心,第四要迴向。即使是一個只求自己解脫輪迴的人,但由於他對阿彌陀佛有極強烈的信心,我們不能說他就不可能往生到極樂淨土,還是有可能的。但一般來說每個人都要具備這四個因的。這四個投生淨土的因,剛好可以配合今天的教授,今天課程當中有提到,在我們臨終的時候,首先要唸皈依文同時要憶念淨土,這就是投生淨土的四個因當中的第一個「憶念淨土」。接下來我們發願我們之所以要投生淨土,是希望投生淨土之後將來能夠利益所有的眾生,將六道一切如母有情眾生都接引到極樂淨土,這就是「發菩提心」。接下來課程中談到我們要將自己的一切的財物、身體跟善行如獻曼達一般地供養給阿彌陀佛,這就是「積聚資糧」。第四是迴向,經文中有提到我們在臨終的時候要專一的發願,就是我只要往生極樂淨土,這種虔誠完全專一的發願,也稱為「迴向發願」。

註:

下列3個問題,由於錄音不清楚,故只能刊出仁波切當時的回答。

仁波切開示:的確如此,在我們平常修的破瓦法當中並沒有特別要觀想蓋住後面的脊椎跟腦部連結的地方,把這個孔道關閉。在這裡可能是恰美仁波切的說法,或是在岡波巴大師的教法當中可能有提到。其次唸「呸」跟「Hik」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差別。差別只是在修施身法的時候比較常唸「呸」,修破瓦法的時候會唸「Hik」。

仁波切開示:並不須要特別保護自己,但有一些儀式是這樣子的,譬如一位殊勝的上師或成就者在他圓寂之後會入定一段期間。有許多寺院的僧眾以及上師們都會來到這裡作一些儀式,例如迎請佛菩薩賜予加持等等,這也算是一種保護。另外仁波切也聽說,但這些只是聽說並沒有在經典中看到,也就是臨終者入定的身體四周不要讓貓、狗等動物進去,因為會干擾他,還有一種說法是魔會化身為貓的樣子進去製造一些障礙,是有聽過這樣的說法。

仁波切開示:這是沒有關係也不一定的,這要看你要在那裡入定,都可以的,當然如果是在上師的跟前或在僧眾多的地方,這是非常好的。

十一、認出自性光明的內外秘徵兆:

在新舊續典或是伏藏當中都有提到,當一個人死亡的時候,如果能認識出自性光明,會有那些徵兆呢?第一,他的身體能夠自然的坐直,也就是不需要別人幫他把身體支撐起來,他能夠自然而然的撐住自己的身體,不用刻意的造作,身體就能夠支撐起來,這就是一個人認識了自性光明入定之後,他的身體所表現出來的徵兆。由於這位殊勝的證悟者內證的光明的顯現,表現在外的徵兆是天空非常的清明、朗然。就藏地來講,如果在秋天的時候出現這種無雲晴空的天氣,那麼在高處的農作物就會起霜,因此會導致農作物有霜害發生。但是一位證悟了自性光明的行者,因為他證悟的外在徵兆所感得的無雲晴空,就算是在秋天高處的農作物,透過證悟者的修持功德,農作物也不會有霜害發生。

接下來談到內在的徵兆是什麼呢?他的面容、身體的光澤會非常的好。這樣栩栩如生的光澤能夠維持多久呢?從他入定一直到他出定的這段期間,他臉上的容光會像他生前一樣,甚至比他活著的時候更加的光潤,這是內在的徵兆。

就密秘的徵兆來講,一個證悟了自心光明的行者會有種子字「阿」或「吽」,以及各種舍利出現。所謂「阿」跟「吽」的種子字,是指這位成就者,在他出定之後會進行荼毘或火供,在火化遺體的時候他的骨頭有些部份是火無法將它燒盡的,就在這些無法燒盡的骨頭上會出現各種的種子字,不一定是什麼種子字,可能是「阿」字也有可能是「吽」字等等。此時也會有舍利子出現,這是證悟者修持功德的展現。

恰美仁波切總結的說,一個成就者圓寂之後,有沒有認出自性光明,可以從他的身體是不是自然坐直可以看出端倪。但有一種情況是這位證悟者年紀非常大了,所以他的身體實在沒有辦法坐直,此時的觀察重點就在於他的面貌,如果面貌非常的光澤紅潤一如生前,那就是認出自性光明的徵兆之一,總之有各種不同的觀察方法,在後文會慢慢的談到。我們可能會覺得有些年紀大的長者,在生前他的面貌就已經沒有光澤了,怎麼可能在他圓寂之後還會有光澤呢?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但事實上一位成就者因為他認識了自心光明入定之後,他的容貌會比他生前更顯光澤,所以就算他的身體無法自己坐直,但仍然可以透過他的面貌,作為證悟自性光明進入光明禪定的徵兆。

事實上就算是上了年紀的證悟者,他圓寂之後有可能比他年輕時候的容貌更加紅潤有光澤,同時他的眼睛是微微地張開,就像平常入定時的樣子。面部會稍帶微笑。鼻子不會塌下去,耳朵也不會貼起來。仁波切解釋一般人往生之後,他的鼻孔會黏起來塌下去,耳朵會貼著他的頭部。然而一個成就者是不會出現這些情況的,而且他額頭的筋也就是血管會凸起來。一般人在往生之後血管都會凹下去,因為已經不再有血液流動。但是一個成就者額頭的血管還會顯露出來,就好像人在很生氣或很害怕的時候,額頭的地方有一條血管會凸出來,就像那樣,這也是一個成就者入定的徵兆之一。

另一個徵兆是他的皮膚,尤其是拉他胸前的皮膚仍然會有彈性,拉起來之後還會彈回去。一般人往生之後皮膚是不再有彈性的,但對一個入定的成就者而言,他的皮膚仍然會有彈性。再來的徵兆是一個證悟成就者即使是在夏天往生也不會有蚊蟲圍繞,也就是他的身體不會腐爛。在藏地來講,因為氣候的關係,一個成就者入定再久身體也不容易腐壞,因為沒有腐壞就沒有味道,因此就不會有蟲圍繞在周圍。還有一個徵兆是在冬天遺體也不會結凍。

接下來是一個證悟者最殊勝的徵兆跟功德,如果是有修行的人在這樣一位成就者的遺體前坐著,他的證悟、覺受會更加的清明,這是因為這位成就者入定的光明的力量能夠散發出來,因此很多寺院的男眾、女眾的修持者就會到成就者的遺體前作禪修,會覺得非常的法喜,覺受跟證悟也會增長。為什麼呢?仁波切比喻就好像火一樣,它自然就會散發出溫暖的感覺。一個成就者入定時就像火一般,所散發出來的加持就像火的溫暖,因此在他身邊的人都能夠感受到這種力量。以上談到的都是成就者證悟了自心光明入定的種種徵兆,我們不須要有任何懷疑,以上所說的都是非常正確的入定的徵兆。

一般傳統,在往生者入定的這段期間不要有太大的聲音,譬如吹奏各種法器或大聲念誦經文,凡此喧嘩的聲音都要避免。尤其是在入定的期間,要避免吵鬧聲音或各種法器的吹奏。入定有七天、十四天、二十一天或更多。一般習俗是在七天之內不要干擾入定的成就者。恰美仁波切開示: 這就好像剛開始小小的火花是很容易被熄滅的;但當這個火愈燒愈旺的時候,就不會受到影響。也就是成就者入定七天之後就會愈來愈穩固,他的證悟也愈來愈增長,就好像火越來越熾盛,這時是不怕風吹的,甚至風吹來會更增長他的證悟。過了七天之後,就不須要刻意避免念誦經文或吹奏法器。當成就者進入自心光明禪定更加穩固之後,各種樂器聲或吵雜聲都不會影響到他。恰美仁波切說以上所談的都是真實的,是他親近了許多成就者,見到他們臨終時的種種情況的經驗之談。

十二、注意事項

以上談到的都是成就者證悟的情況。接下來是我們要談注意事項,對於一位成就者在他臨終之後,不能讓任何有違犯三昧耶戒,心中有結怨或有恨的人見到他,如果成就者被這樣的人見到了,會破壞他的禪定導致他出定。這裡所謂的恨或是結怨在心中,是指對三寶、對上師、對佛法沒有信心的人。

第二種情況是違犯三昧耶戒,特別是指上師跟他有師徒關係的弟子,如果他違犯了自己對上師的三昧耶戒,我們不能夠讓這樣的人去見上師的遺體,如果見了的話會讓上師出定。在西藏也有這種說法,違犯三昧耶戒的人,如果他去見成就者的遺體,因為成就者此時已經進入心的光明,就像太陽一樣;但犯戒的人一來,就像是烏雲一般,他就會將成就者的光明跟禪定障礙住。

恰美仁波切說除了違犯三昧耶戒的人,以及嚴重地對三寶、對佛法、對上師沒有信心的人之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見遺體,而且不會有任何的傷害。他們來的時候可以在舍利塔或遺體前作供養、祈禱、念誦,這些都不會影響到成就者的入定。

十三、錯誤認知的情況

接下來要談到錯誤認知的情況,這個亡者可能並不是成就者,反而是一個有大罪惡的人,非常壞的一個人,他對佛法完全沒有接觸、不瞭解,也不知道心性,其實是個大惡人,在他死亡時也可能會像成就者一樣,自然而然身體會坐直,同時他的面貌完全看不出有病容,他的臉相跟他生前一樣紅潤,甚至更加莊嚴。恰美仁波切說這並不是他入定的徵兆,可以說是魔鬼或各種鬼類像是乾韃婆或者尋香,這些鬼類進到了他的身體裡面。過去在西藏,更嚴重的情況是鬼進到他的身體,附到他的身體裡面,他可能會變成僵屍,甚至有時候他會說話等等,會有這樣的情況。以上這種情況在《那洛六法》的一些更廣的註解當中有很清楚的記載。所以這裡提到在西藏有很多這種情況,恰美仁波切也說這些都是他的經驗之談。

堪布卡塔仁波切補充說,的確很多時候我們在亡者的身旁會有不同的感受。如果亡者是一個成就者,很自然在他遺體旁邊時你的心會非常的平靜,也會生起一種歡喜心,並且對法的信心會更增強;但是你來到的這個亡者就算他的面容很好,但卻是一個大壞人的時候,很自然在這個屍體旁邊你會感到很害怕,這是很自然的感受。恰美仁波切接著說被鬼附身的屍體有的時候還會說話,而且還會吹口哨。所謂吹口哨就是「噓─」,會發出「噓─」的聲音。堪布卡塔仁波切補充說有時候他的身體還會動,但要瞭解這並不是亡者本身的神識影響,而是被外在的鬼魔入侵了。

十四、出定的徵兆(二)

接下來要談是一個成就者出定的徵兆跟情況。如果這個成就者生前的身體很乾瘦,他出定的徵兆是什麼呢?「很乾瘦」的意思可能是指這位成就者在他臨終的時候年紀已經很大了,而且已經很久沒有吃東西,所以他是在身體非常乾瘦的情況下入定。當他出定時,他的兩個鼻孔分別會有血水跟黃色的水流出來,有的時候會有一些小便甚至是糞便等等也會流出來。同時他出定的象徵是他面貌的光潤會慢慢的減少,鼻子會塌下去,眼球也會往裡面凹陷。如果在夏天會有各種的蒼蠅蚊蟲圍繞,同時會散發出味道。如果在冬天他的身體會開始結冰,以上都是出定時一定會發生的徵兆。

十五:遺體火化

接下來談到的是火化的情況。遺體要火化時,首先要作請他出定的儀式。一般在藏地,人往生後大部份都是天葬,除非是入定的成就者,才會有「荼毘」,就是火化的儀式跟過程。

1、請走身體本尊與灌頂本尊

「荼毘」跟我們一般的火化放到焚化爐是完全不一樣的,它有一個儀式叫「請他出定」,同時也叫「請走本尊」的儀式。為什麼要有這些儀式呢?因為成就者的身體除了有「身體的本尊」之外,還有「灌頂的本尊」。所謂「身體的本尊」是人的身體裡面本來就有各種本尊存在。「灌頂的本尊」是一生當中修持、接受灌頂、觀想迎請等等本尊,都在身體裡面,因此在火化之前要有請這些本尊從他的身體離開的儀式。我們要向成就者的「身體的本尊」還有他接受各種灌頂、觀修迎請的「灌頂的本尊」作供養及讚頌,祈請這些本尊離開。

接下來就要開始作各種火供的儀式跟觀修。當請走了他的「身體的本尊」及「灌頂的本尊」之後,除了遺體之外什麼都沒有了,因此就可以開始作大日如來觀修的火供儀式。首先我們要觀想這個遺體就是大日如來,而且只觀修誓言尊不用觀修智慧尊。一般的觀修我們會觀想成大日如來的誓言尊,之後還要觀想迎請淨土的智慧尊融入到誓言尊,但是在大日如來火供觀修儀軌當中並不須要,只是觀想他是大日如來的誓言尊不用迎請智慧尊。

在亡者身體的眼、耳、鼻、舌、身蘊界處各個部位,都要貼上一些咒語。接下來就要進行火供,就是焚燒的儀軌部份了。這裡恰美仁波切補充說,如果沒有將成就者身體裡面的本尊跟灌頂本尊先請走,也沒有觀想他的身體是大日如來的誓言尊,直接在他出定之後就把遺體火供、焚燒,這等於是將他身體裡面的本尊,以及他整個壇城的本尊全部都燒了,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罪業。如果我們就直接燒了他的遺體,那麼會影響他將來的法脈,會讓他的法脈式微。因為這是一個燒了本尊的不好的緣起,將來他的法脈指的是他的弟子人數可能會減少;就修行上而言,就算是他的弟子有修持,在證悟上也無法有非常大的開展,會有這樣的果報產生。如果沒有將這些本尊請走就焚燒遺體,那麼這樣的異熟果報就會出現,

在觀想大日如來尊跟遺體無二無別之後,要將他的遺體作火供,如果能如法的觀修之後來作,是不會有任何罪業產生,不僅如此,而且還有功德。是什麼「功德」呢?他將來弟子的法脈會非常的興盛,也就是修持這位上師的法的弟子們,很自然利眾的事業會增廣,禪修的證悟也會不斷的開展。到這裡遺體已經焚燒圓滿了。

2、開門與關門

在請走了身體的本尊和灌頂的本尊,也觀想成就者的遺體與大日如來的誓言尊無二無別,然後也作了火供之後,當遺體燒完之後並不需要把盒子的門關起來。平常燒的時候都會有一個盒子,在燒完遺體之後,一般是會把盒子封起來幾天的,但是因為在大日如來火供儀軌中,一路觀想大日如來之後,整個儀軌中會觀想很多壇城聖眾前來,但是並沒有請他們走,就進行火供,所以這時候不需要把門關起來。也就是依著大日如來火供儀軌迎請來的本尊壇城眾,不須要他們請走。

焚燒完之後,接著就能夠見到各種沒有燒壞的骨頭等等。也就是這些殊勝的聖物就會出現,這些聖物包括了像「阿」字、「吽」字。雖然這些聖物可能出現在骨頭上,但這些聖物是不會被火燒壞的。這個情況是觀想大日如來火供儀軌,最後並沒有請這些本尊走,那麼不用關門就可以直接去撿這些聖物。

第二種情況是在觀想大日如來火供儀軌的最後,有請這些觀想的大日如來或這個儀軌當中的本尊走的話,那麼就要將這個門關起來三天。為什麼會有這兩種不同的情況呢?仁波切比喻說就好像如果有人在家---沒有請本尊走就是有人在家---就不用關門。如果家裡沒有人在---請本尊走就是家裡沒有人在---那就要把門關起來。所以第二種情況就是儀軌最後大日如來尊還有一切火供的本尊,有把他們請走,那麼要把門關起來三天。

在這三天的時間中你要觀想在這個塔或容器當中的遺體就是大日如來,也就是本尊身,他是壇城的主尊,壇城的聖眾都在當中。在這三天你要作迎請、供養以及各種的獻供,包括要吹奏各種法器,繞塔等等。同時你要觀想譬如擊鼓等等樂器,然後迎請融入到遺體當中,念誦「緣起心咒」讓加持能夠安住。在最後要念吉祥願文。三天之後你就可以把門打開看留下來的聖物。

十六、聖物及舍利子

1、殊勝的聖物---種子字、法器及相

就藏地的傳統而言,經過了三天所有儀式後,就會把門打開去撿當中的聖物。通常會把這些聖物放在一個清淨的容器中。之後透過鏡子的照射進行灑淨的儀式清淨這些聖物。經過清淨的聖物才能夠保存下來。

在一個叫《搭諸》的續典,這是一個「佩即解脫」---戴或穿在身上即解脫續典中有談到會出現什麼樣的聖物。在這個續典中形容會看到各種聖物的出現。舉例而言,如果這位成就者是法身破瓦成就,此時會有聖物「阿」字在出現在他的骨頭上。如果是報身破瓦成就,就會有「吽」字、「啥」字或是「丈」字,或者他所觀修的各種本尊的法器或相,會出現在他的骨頭上,這些都是最殊勝的情況了。

但也有可能出現讓人疑惑、存疑的現象,就是這位成就者在他生前可能專修普巴金剛,而且得到了成就,但他卻燒出跟普巴金剛無關的本尊的聖物。恰美仁波切開示這可能是他過去生的因緣,雖然他今生是修普巴金剛成就,但火供之後普巴金剛本尊的形相、咒字卻都沒有在他的聖物中出現,反而出現了一些他此生沒有修過、沒有看過的本尊的形象跟咒語。這可能是他的前幾世有修過這個本尊,所以在這一世會出現這樣的聖物,這是一種解釋。恰美仁波切接著開示第二種解釋,事實上所有本尊的本質是相同的,但為了度化不同的眾生而有不同的示現,因此會有各種不同的顯相出現,因此我們不須要生起任何的懷疑。

接下來談到一位成就者,他的禪定工夫非常好,能進入甚深禪定,而且他持誦咒語、念誦本尊咒語圓滿了非常多次,這樣的一個成就者當他往生入定一段時間後火化,會有非常多珍貴的聖物出現。也就是說他在臨終之後進入甚深禪定,出定之後火化,出現的聖物就會是他所觀修本尊的種子字、咒語、本尊的相,或是本尊手中拿的法器等等,這是一般的情況。但是如果這位成就者,他生前並沒有作任何生起次第、持誦咒語的觀修,他是專門禪修空性的一位瑜伽行者,在他死亡入定時的徵兆是什麼呢?外在的天空會是非常清明的無雲晴空。而他火化之後並不會有任何珍貴的聖物出現,這在一些經典當中有提到。

然而這樣一位殊勝的成就者善知識,卻沒有留下任何的聖物,這時候他的弟子就會擔心,啊!這樣一位成就了的上師卻沒有留下聖物,可能會讓其他的弟子退失道心,對佛法失去信心,因此他的弟子就在證悟空性成就者的遺骨上雕刻一些特殊的咒語或是佛相等,這是為了讓後世弟子不要產生退心。然而仁波切解釋到,如果你刻的這個骨頭的確是證悟空性的成就者所有,這當然很好;但如果你拿到的骨頭只是一個普通人的,這就是一種欺騙了。如果是一個僧眾做了這件事,那麼他就毀壞了最根本的戒律,就是妄說上人法的情況,這是有非常大的惡業的。恰美仁波切說雖然他知道有這種方法,但他認為這應該要捨棄,不應該這麼做的。

2、永恆的加持:上等舍利子、骨舍利子

事實上在這些聖物中也會有各種的舍利子出現,這些舍利子又可分為上、中、下三種。第一種最殊勝、最上等的舍利子是登地的菩薩們會出現的叫殊勝的骨舍利,這些骨舍利非常的堅硬,它不會被摧毀。如何驗證它是不會被摧毀的呢?你可以用鐵臼跟杵去搗它,把骨舍利放進像我們中國搗藥用的臼裡面,用杵去搗。這個殊勝的骨舍利不僅不會被破壞,不會被搗碎,甚至會在這個鐵杵上留下這個舍利子的印子,因為它是非常的堅硬的。這種殊勝的骨舍利通常都是佛陀、緣覺、阿羅漢或是登地菩薩們的舍利,才會有這種特殊堅硬的情況。這種舍利的顏色有白色、黃色、紅色、綠色和藍色五種。這樣殊勝的骨舍利如果被我們見到、碰觸到都會有很大的利益。所謂有「利益」是指能夠幫助我們消除各種的障礙並且得到加持。這些舍利不管是穿戴在身上,或是見到利益是一樣的。

再接下來談到一個特別的情況,有一個說法如果是黑色的舍利,這是地獄的因。說如果舍利的顏色是紅黑色、褐色,或是灰色,這是屬於魔跟羅剎,如果把它們佩帶在身上,會導致投生到羅剎或是魔道裡面。這是一個概略性的說法,但實際上的情況也不盡如此,因為在過去阿底峽尊者火化之後,也出現很多黑色的舍利,雖然有這樣的說法,但不是絕對的。以上談到的是最殊勝的舍利子。

3、中等舍利子

接下來談的是中等的舍利子,但它不被稱作殊勝的骨舍利了,它被稱為一般中等的舍利子。它也有各種不同的顏色,小小圓圓的,這種舍利子如果你去敲它、搗它是會碎的,所以是不能夠隨便敲的。它的真假如何觀察呢?一般在藏地是把舍利子放在一個乾淨的小碟子裡面,之後放在陽光之下。再拿一種叫「鋰」(音譯,是西藏對此材質之俗稱非化學元素鋰)的佛像,「鋰」在字典解釋是一種叫棕銅或響銅的材質,就是一種以銅為主的合金的材質做成的佛像,用這種佛像來測量它。仁波切開示,這個測驗舍利子的棕銅製成的佛像(這種佛像在古代才有),它一定要用這個材質,同時佛像本身臉部的容貌要非常完整。當鋰佛像放在中等的舍利子旁邊時,它很特別,舍利子不需要碰到佛像,它自然就會被吸到佛像上而黏在佛像身上,就好像是磁鐵一般。仁波切說他看過很多這樣的舍利子,自然直接就被吸到鋰佛像上面。上述是中等的舍利子,它也具備了加持的力量。

還有一種情況是用石頭做出來的舍利子,當然它是不會被特殊的鋰佛像吸上去的。穿戴這種做出來的舍利子不一定會有功德,但它至少不會傷害你。所謂不一定會有功德是,如果做舍利子的石頭是來自聖地,那麼它可能會有一些加持力。以上是談到中等舍利子,

4、最差的舍利子

接著談到最差、最不好的舍利子,這是指沒有意義有罪業的舍利子。一個造了五無間罪的大惡人,或造了惡業的人,他也會有舍利子出現,為什麼呢?因為他的遺體在火化的時候,會有魔來化身,或是叫「白哈爾王」會來到火化的現場,在惡人的遺體周圍灑下很多的舍利子。這種灑下來的舍利子大小如蟲卵一般。他會一把、一把地灑下來,因此惡人火化後也會有舍利子產生,但這種舍利子是不合適、不應該也不正確。但是過去有很多這樣的舍利子出現。如果你對這樣的舍利子有信心而穿戴在身上,就會落入到惡道。以上是談到特別物質的舍利子。

5、特殊情況的舍利子

下面要談到另一種情況的舍利,例如有的鳥類、魚類或是豬,例如以豬來講,如果牠已經連續七次都投生為豬,而我們吃了這頭豬的肉,將來我們會落入到地獄裡去,因為已經連續投生七次的豬,也算是一種珍貴的舍利,雖然牠並不是以物質的舍利示現。同樣地鳥也好、魚也好,如果是連續投生七次的鳥、魚、豬,吃了牠們,會投生到地獄。恰美仁波切特別說明,這一段在經典當中並沒有相關的記載,堪布卡塔仁波切也說這是一般的說法,並非出自經典。

另一種情況是連續七次具備了暇滿難得的人身,像婆羅門或素食者,連續七次具有暇滿人身又是修持佛法的人,在第七世火化時,也會出現舍利子。當他火化的時候,除了舍利子之外,他的身體包括肉、骨頭等等都可以用。傳統上這種舍利子會用於製作一種七生的瑪尼的藥丸。有一種藥丸叫作「七生」---七世投生---的瑪尼藥丸,它可以放在當中。如果我們受用了這樣的加持藥丸,能夠出離惡道。

除了一些刻意造作出來的聖物或舍利之外,其他真正聖者在火化之後的遺骨上,都會出現有佛相形狀或是咒語等,這絕對是正確無誤的。有的情況是火化之後,這位成就者的整個頭蓋骨會遺留下來不會被火燒。或是在這個頭蓋骨上面會看到右旋白海螺的形狀在上面,這些都是最殊勝的徵兆而且沒有任何錯誤,在岡波巴大師火化之後,他的整個頭骨也遺留下來,這是一個例子。同時仁波切說有許多上師都有殊勝的聖物遺留下來。

6、真假聖物及其處理

恰美仁波切提到在他的那個年代,很流行宣揚著哪位上師火化之後他的心臟、舌頭跟眼睛都遺留下來了。基本上聖物遺留下來有真的跟假的兩種情況。事實上這跟火燒的程度有關係,也跟負責在旁邊燒火的人有關係。如果有聽到某位上師的心、舌頭或眼睛遺留下來,那就要好好的作觀察,因為那不一定真的是火燒不掉而留下來的東西,因為在當時的侍者愈來愈聰明,所以就會試著在火快要燒到那些部位的時候,趕快把那個東西拿出來。當你看到有心臟、舌頭或是眼睛,當然如果是真正不被火燒盡那是非常好;但要作仔細的觀察,因為有時候是侍者把它拿出來的。

當這些有佛相有咒語的聖物出現之後,要對它作洗淨、加持的儀式。要透過迎請智慧尊等等儀式來加持它。如果不這樣做,這些佛像或是咒語的形狀,剛開始可能會很清楚,但慢慢地就會不見了。如果不作這些加持儀式,甚至一些珍貴的舍利子也會慢慢的消失。

如果這些聖物是被一位具備信心,而且三昧耶戒非常清淨的人所配戴,譬如掛在他的脖子上,就算這個聖物上的佛相或是種子字一開始不是很清晰,但由於配戴的人具備信心戒律清淨,這些聖物的形象會愈來愈清晰,同時舍利的形狀也會展現出來。或者是這位具備信心戒律清淨的人,他拿了一些這位上師火化後的灰燼配戴在身上,之後慢慢從灰燼中也會有舍利子出現。仁波切解釋因為穿戴的人可能是一位具德的上師,或這本來就是一位上師珍貴的聖物,加上穿戴的人戒律清淨深具信心,就會讓最殊勝的情況---聖物的形象---展現出來。

相對而言,如果是被一個違犯三昧耶戒,而且對佛法有很大邪見的人穿戴,就算之前聖物已經有殊勝的形象展現出來了,然而在他穿戴之後,這些聖物中的咒語、佛相也會慢慢的消失。以上是一些非常殊勝跟不可思議的情況,這些都是恰美仁波切的親身經驗。以上是談到有關舍利子的部分。

接著我們要迴向,將三時講說聽聞教法的所有的功德迴向利樂一切有情,祈願所有六道眾生都能夠出離各自輪迴的幻象,成就殊勝圓滿的佛果。

迴向文:

以此功德願證佛自性,降伏煩惱怨敵之過患;

生老病死洶湧之波濤,願度眾生解脫輪迴海。

芒噶朗---一切吉祥

以上摘錄自《山居法》第四十三章


本文由 美國 福德海 雙月刊 提供,原文刊於2008年12月份第1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