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65944

如蜜蜂般的行持(下)

《噶瑪恰美山居法》開示 摘錄

普賢清淨梵行,是非常殊勝的行持,能幫助我們得到真正的證悟,而且利益法教、弘揚法教,同時亦可利益眾生。

藏譯中:堪布丹傑
時間:2006年9月9~16日
地點:紐約 莊嚴寺
文字整理:福德海雙月刊 編譯小組

問:有些朋友很想學密乘,但他們聽說密乘最後是男女雙修,因此而卻步不敢修了,請問這種說法屬實嗎?男女雙修是怎樣一回事,不這樣修能證悟嗎(哄堂大笑)?

仁波切:

就像在之前的《山居法》中恰美仁波切有提到,最殊勝的行持是什麼?是普賢的清淨梵行,沒有比這更殊勝、更好的行持了,透過普賢清淨梵行的行持,能幫助我們得到真正的證悟,而且能利益法教、弘揚法教,同時亦可利益眾生。整個普賢清淨梵行指的是外在要具備清淨的別解脫戒,內在要具備菩薩戒,密行需具備瑜伽行心的行持。除了那些特別具備證量且能持守三昧耶戒的修行人,為了利益眾生會需要這種特殊的修持之外,並不是每個人一定要做這樣的修持才能夠得到證悟。

對於雙修中男眾和女眾,並不是指一定要有兩個人在一起來修,事實上這是一種象徵,首先對於一個證悟的瑜伽行者來說,男女的象徵分別代表著方便與智慧覺受的證悟,所以是方便與智慧的徵兆。再從本尊來講,會有父尊與母尊,分別代表顯空不二的本質,並不表示一定要有兩個人一起修持,不是這個意思。

問:七支坐法中您所教的兩手擺放的方法與其他老師教的有點不同,您說大拇指是放在無名指根部,是指單手分別放還是交叉放,可否請仁波切示範?

仁波切:

真的很抱歉,這個手勢不是一般七支坐法,主要針對密乘而言,並不屬於顯乘的修行,所以各位可能會發現有些不同,在顯乘可能兩手交疊放在一起,並不需要將無名指按著。而密乘要把雙手擺在大腿與身體接連處,大拇指抵著無名指中間的那節,並不是根部,然後合起來放在大腿與身體的接連處,這是密乘裡面所用的方法,兩隻手分開。這樣的坐姿可能感覺起來並不那麼舒服,我自己也不太容易做,所以手的姿勢用顯乘的方式擺放也可以。

止觀的修持與閉關

問:您提到實修是指「止」、「觀」部分嗎?能不能開示關於這部分?

仁波切:

所謂實修或者修持可以泛指非常多的部分,譬如禪修時的實修或修持,指的就是各種止與觀的修持。如果是指積聚資糧、淨除罪障的各種實修,我們可觀想佛菩薩來到我們的面前,並且對他們作各種外、內、密的供養,這是指積聚資糧的實修。

如果是生起次第的實修,是指我們觀想本尊,有各種顏色與手印, 是顯空不二的根本智,這是指觀想次第的實修。

如果是持咒的實修,我們觀想自己心間的種子字,周圍有咒語的咒輪圍繞,持咒時放射出光芒,照射到淨土,迎請所有的佛菩薩賜予加持,之後光再照射到一切如母眾生,淨除一切罪障並賜與各種喜樂等。以上這些積聚資糧的修持,不管是生起次第或是持咒等各個階段的實修,都可以是指各種不同的觀想方法,這是實修的意思。

問:仁波切是否接受女眾三年三月三日的閉關修行?

仁波切:

當然可以,這就是要興建閉關中心最主要的原因。現在噶瑪林的女眾關房可以容納約十一、二位閉關行者。但是重點還是在於自己,也就是說想要修持、閉關、持誦咒語、作種種觀想,自己是不是真有心,是不是能持續的把它完成,自己是否有毅力。還有具不具備能夠閉關的基礎,例如有沒有精進心、虔敬心及信心,能不能念誦這些法本,還有基本的知識是不是具備等。

如果沒有精進和智慧,可能花了很多的時間,一股腦的準備想去閉關,也告訴很多人我們要去閉關,結果入了關房後才發現自己沒辦法持續下去,這會是件不好意思的事,而且對自己是很大的損失,所以閉關前自己一定要想清楚。

問:金剛乘的方便法門太多,使人眼花撩亂,反而忽略了學習佛法的深義,請問仁波切應該如何看待金剛乘的各種方便法門?

仁波切:

的確,金剛乘有很多方便法門,且容易行持,而且具足能在一生當中成佛的方法或者道路,因此稱為「金剛乘」。金剛乘屬於什麼人修持?屬於上根器的弟子。所謂上根器是指具備大智慧、大精進、大信心還有淨觀的弟子。

問: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教義主要的區別是什麼?

仁波切:

究竟的、根本的實質上有什麼差別,我其實也不知道。但從文字上來講,的確各個傳承教派的大師們,也都有些不同的見解,但無論如何,這些見解最後都不離證得佛果的究竟目的,也就是不會有比證得佛果還要更殊勝的見解。但是上師帶領弟子時,會因為弟子的根器不同,所以很多時候會有不同的見解,或是用不同的方式說法。這就像一間餐廳會準備各式各樣的食物,每個人進去都可以點他自己喜歡吃的菜。最後我們看到所有來的人都吃飽,很開心的走出去,這就是重點。

問:噶舉傳承的根本上師是不是只有大寶法王噶瑪巴和四大法王子?

仁波切:

這並不一定,只要我們對某位具德上師,具備很強烈的信心和恭敬心向他來祈請,他就可以說是我們的根本上師。

問:弟子已經皈依詠給明就仁波切,現在來到此道場,您也給皈依的儀式,弟子尊敬、景仰您,是否應該再正式的皈依您?或是按照真正的佛教儀軌,應該皈依一個上師,或是每次見到尊敬的上師都應該要皈依?

仁波切:

接受皈依有不同的說法,小乘的皈依是指皈依一次之後就依靠這個皈依戒持續的修持就可以。大乘是指受了菩薩戒所以叫大乘,因為菩薩戒是要時常不斷的多次來領受,所以大乘的皈依戒同樣也是可以不斷來領受,小乘與大乘有著這樣的區別。

問:好像有新密續及舊密續之分,請舉例說明其差別為何?

仁波切:

重點來講,要看自己對哪個教派有信心,然後發心修持,這樣最重要。

在《新譯密續》跟《舊譯密續》來講是有些差別,就文字或時間有著先後,還有在許多的儀軌念誦上也都有些不同,但是果位上的證悟是沒有任何的差別。

問:What is Garchen Buddhist Institute?屬於哪一類?是否教法有不同?

仁波切:

如果這裡指的是之前所提到的噶千仁波切,那麼他是屬於直貢噶舉傳承。

問:每半個月要做一次布薩,我們應如何做布薩?

仁波切:

有一個我們在家人可以做的布薩是指《大乘布薩律儀》或稱《大乘還淨律儀》,可以在早上念誦此律儀,同時要過午不食的做布薩。(編按:這就是「八關齋戒」,可以天天持守,不限半個月一次)

問:請問在早課念誦〈二十一度母讚〉的時候,應該如何作觀想?

仁波切:

在這個禮讚中好像沒有要特別觀想。觀想時可以觀想在前方主尊度母如實的存在,周圍圍繞著二十一尊度母。

節日修法與信心的生起

問:《山居法》中提到在特別的節日裡除了要供花果、念誦祈請文,請問要念誦什麼祈請文,如何作供養?

仁波切:

在這些特別的節日裡,應該做些什麼?就看平常自己日修的功課而定,看自己平常修的什麼功課法門,就可以在特別的這一天特別的修持它,這樣非常好。至於這些良辰吉日,就世間上來說也就是我們可以開工的日子,或是搬家遠遊的好日子。要知道那些良辰吉日很不容易,但是真正要去實修並不一定那麼簡單,有時候會因為自己的工作、時間的關係,這都需要調配。

問:大寶法王 噶瑪巴曾開示一個人如果具備了「無偽的」或「無謬」信心作修止,這個作用比修止很多年的利益功德還大?這如何解釋?

仁波切:

我們說無偽的信心或是無謬的信心,也有個翻譯叫作無造作的,這是指真實發自內心。「無偽」是指沒有造作發自內心。什麼是不真實的、造作的、偽裝的信心?這是指很多人一開始都是如此,無法真實的從內心完全的真實相信。但是偶爾會有一點信心生起,譬如一個人跟我說:「喔!那位上師很好、很棒,他很特殊。」事實上我們對於這位上師的功德,對於佛法的利益並沒有完全的了解,只是聽到別人這麼說之後,暫時生起的信心,這種信心就稱之為造作出來,並不是真實的信心,這是依靠別人說話的因緣而讓我們暫時生起信心。

什麼是暫時生起的信心?那樣的信心會改變,所以有時候可能會發現一、兩天之後信心就沒有了。而且一下看到不如意的事情,很容易就生氣或是毀謗等等,代表這個信心不堅固、不真實,只是造作出來。

什麼是非偽裝真實的信心,無造作的信心?這種信心的生起方式,直接來講,如果是藏傳的喇嘛,我們可以看他的一生,多讀他的傳記、他的歷史,可以看到這位上師不只是這一生而已,他是生生世世的利益眾生。他此世是為了眾生到五濁惡世來,以凡夫身再來利益無量的眾生,可以說是一切諸佛菩薩的化身,能有這樣的了解,而生起的信心,這種信心是堅固的,所謂堅固是指它並不是那麼容易轉變。所以無偽的信心、無錯謬的信心,即為無造作的信心。

問:現在醫學進步,有所謂的冷凍胚胎,在攝氏零下一百九十度可以保存幾百年,解凍後放在母體子宮內仍可著床孕育成為嬰兒,請問上師,這會不會有因果的問題?

仁波切:

這並不違背因果,因為不管咒語或醫療,或是各種的加持物品,都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但是將胚胎冷凍,等於是將其置於寒冰地獄,所以此種行為是造惡業,醫生和母親都有惡業。現代的醫學雖然很進步,但並沒有考慮到業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