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38966

「金剛亥母」閉關教授1

撕下標籤,讓心淨呼吸!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降伏自己的心,離戲論畢竟清淨,才能利益無量眾生。

教授: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9年8月28日上午10:00
地點:台北化育道場
藏譯中:堪布丹傑
整理:楊悅芸、初惠誠

一連三天裡,會為各位講解有關金剛亥母的觀修方式。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聽到佛陀所宣說的法教,也就是佛教現在在各地都非常興盛。如果將整個佛教內容總結起來,可以說也就歸納在顯乘和密乘的教法當中。

在這樣顯、密所涉及的佛教,最主要有三個部分,分別為:別解脫、菩薩、密乘。別解脫一般稱小乘、菩薩為大乘、密乘就是金剛乘,總共三乘。

我們可能會問,為什麼要分為三乘?最主要原因是因為每個人有不同的根器、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習慣,因此佛陀針對不同的弟子,宣說不同的方式,透過他的善巧、方便與智慧來開示,宣說不同的教法。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當知道這個原因,我們會了解,並不是因為有不同的佛陀、不同的教主,開示出不同的法教。就像別解脫乘,也就是小乘,這也是佛陀大悲心所開示出來的教法。同樣,菩薩乘、也就是大乘,或者說密乘、金剛乘,也都是佛陀的心意所流露出來的教法。所以我們可以說,佛陀他深廣的教法,他修持的方式、道路,主要有三個,也就是透過聞、思、修三學;那麼三學總歸在哪裡,總歸在三藏,也就是經、律、論三藏當中。

而這樣的三學也好、三藏也好,都包含剛剛談到的三乘教法。然而這一切精髓,也都可以再融攝到一個偈文當中,也就是──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你可以說這個偈子裡,包含了佛陀所開示的所有精要。所以可以說,別解脫乘也好,大乘也好,小乘也好,都只是要告訴我們怎麼樣降伏自己的心。就像偈文所說:自淨其意,所以重點是要懂得認識我們的心、降伏這個心,那麼什麼叫做降伏、調伏我們的心?首先我們要認識,什麼是我執,因為這是我們最主要需要調伏的。

所以事實上,如果只是譬如說做一些止惡、做一些行善的事情,它並沒有辦法完全幫助我們降伏我執,或者降伏自心。但是,也不表示修心比較重要,止惡行善就不重要。事實上一點點的小惡我們都要去提防,不要去犯,只要一點點的小善,我們也要盡力去做,因為善與惡的道理也是非常殊勝,非常深奧。

小乘對治「人我執」

所以當談到調伏這個心,調伏我執,你會發現在別解脫乘、小乘裡,它講出了調伏我執的方式,同樣在大乘、密乘裡,也都有各自調伏我執的方式。這對於一個別解脫乘的行者來說,他們知道,我執需要調伏;而且他們也知道,如果還有我執時,將不可能得到解脫與安樂。因此,會不斷的思維,這樣一個讓我們無法解脫的我執,它的根本在哪裡?我們所執著的到底在哪裡?會發現這個基礎來自我們的身體──稱為五蘊和合的身體,因此他們知道,要調伏五蘊的身體,調伏五蘊的執著。因此,對於一個別解脫乘的行者來說,他們要證悟「無我」,指的也就是,他們經由不斷思維、修持,所以知道原來五蘊在我們身體上,並沒有一個實質的「我」存在,沒有這樣一種實質存在的時候,代表他們證得了勝道,這就是他們的見解。

大乘對治「人我執」與「法我執」

當談到大乘,大乘也談及無我的觀修和思維,除了如別解脫乘之前談到的,了解到五蘊和合的身體沒有一個我之外,還加上「我的」這一種執著,亦即「我的」執著對象是誰,這是指外在的這些境、外境上,也可以叫做法。所以大乘觀修的無我,包含兩部分,一個稱做「人無我」,一個稱做「法無我」。所以一位大乘行者,當他了解,原來五蘊和合的身體,並沒有一個實質的我存在,同時也進一步了解到,外在的這些法,也沒有一個「我的」這種實質存在時,這樣的「人無我」跟「法無我」他都了解,這可以說是大乘的一種勝義,是他的一種證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別解脫乘、與大乘的無我差別,在於有沒有證到「法無我」。

接著進入密乘,那麼在密乘裡面,也談到我執。我執分成兩種,一種叫「俱生我執」,一種叫做「遍計我執」。首先談到第二個我執,叫做遍計的我執,它指的是一種世俗、一種顯相的貪著。用現在話來講就是很多標籤,給予很多標籤、給予很多執著,就是指在很多世俗的相上,你會有很多的貪著,會給它很多的標籤,會有這樣就叫做我執。

所以,這樣的一種情形我們會叫假名安立、貼標籤。最主要會對於兩大類的我執,我們會這樣去執著、去貪著,就是剛剛談到:第一類是五蘊和合的身體,我們會給它一個標籤──這個就是我;然後還有第二大類,就是你會執著是「我的」的這些外境,譬如我的朋友、我的東西、我的財物、我的家庭、我的房子,這些都是你在假名安立、遍計上去的這種我。因此,這裡的人跟法兩者,都包含在遍計我執裡。

「生起次第」對治「遍計我執」

這裡,當我們在學習密乘的時候,要了解什麼是世俗顯相的貪執,要認識到這個名詞的意思是很重要的。為什麼認識它這麼重要呢?因為整個密乘裡面,你要做很多觀修、「生起次第」,而最主要這個法門它要清淨我們什麼?它所淨的是什麼?也就是這個世俗的顯相貪執,這就是我們最主要要清淨的。如果這點都不知道的話,我們將不知道:我們修這麼多的方法、各種清淨的法門,它要清淨的對象是什麼。

所以,總的來說密法裡面,它主要修持方法有兩部分,一個叫「生起次第」,一個叫「圓滿次第」。我們為什麼要做「生起次第」的觀修?目的是為了對治、或者說清淨我們對世俗顯相的貪執。就像剛剛提到,這樣一種世俗顯相的貪執,它是出自於我們的「遍計我執」。它的步驟是這樣:因為我們有這種遍計的我執,有了這個執著,我們就會貪著這些世俗的相,給予它很多標籤、貪著,因此對治的方法,也就是要由「生起次第」來觀修。

「圓滿次第」對治「俱生我執」

我們可能會問:如果降伏了「遍計我執」,那我是不是就成佛了?還沒有。為什麼?因為還有那麼一點細微的,叫做俱生的這種我執,它需要被清淨。我們還會問,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我再對治這個最細微的、俱生的這個我執?它就是「圓滿次第」,也就是一種稱為離戲的、離造作的、遠離戲論的,這樣的「圓滿次第」。

當透過剛剛這樣的介紹,你會了解為什麼密乘有這樣的次第,譬如先有「生起次第」,再進入到「圓滿次第」。它是為了對治我們不同的執著:從「遍計我執」,然後再到「俱生我執」。也可以用另外一個詞來形容,就是我們要清淨的這種執著,有一種比較粗略,還有一種比較細微。比較粗略的我執是什麼呢?就叫做「遍計我執」,那麼比較細微的執著,就稱為「俱生我執」。

所以,密乘的法教也是這樣,從粗略的「生起次第」開始,然後細微進去對治我們的執著。同時遍計的我執,也是從我們俱生的我執,那個細微的我執而出生的,如果沒有那個俱生、細微的我執時,這個比較粗略的「遍計我執」,將無從生起。

其實這就好像,我們都會知道在顯乘,你如要有菩薩的十地果位,須先在初地時證悟無我的智慧,也就是在菩薩初地時,完全了解「人無我」和「法無我」。但是,後面還有二地一直到十地,這就是「人無我」和「法無我」越來越細微,要越來越細微的去了解它。所以菩薩的十地,有不同的名稱、不同的分類,這就代表他在初地,證悟了「人無我」和「法無我」,這個無我的智慧,但他還有一些細微的習氣在,他需要慢慢依次第去降伏習氣,一直到第十地。

最後,需要用到一個方法來對治最細微的執著,那個方法稱為「金剛喻定」。「金剛喻定」也要有它對治的細微煩惱,或者最細微的習氣。所以「金剛喻定」,它能夠對治最細微、最後的執著是什麼?即為「俱生我執」。所以在顯乘來說,透過「金剛喻定」,對治了我們最細微的「俱生我執」的時候,即被稱為成佛。

在顯乘經常說要經歷三大阿僧祇劫,你不斷的積聚資糧、淨除罪障,目的都是為了成佛。這麼長的時間裡,為什麼需要這麼做?這是因為,我們最細微的俱生我執還沒有消除,在還沒有消除之前,需要有這麼長的時間積聚資糧、淨除罪障地修持。所以我們可以總結,顯乘裡面最終要對治的,透過「金剛喻定」來對治的就是這個「俱生我執」。

正確認識密乘是快速道的意義

接著談到密乘,密乘也需要對治俱生的、細微的我執。在密乘裡有一句話這麼說:對治「俱生我執」的方法非常多,而且很簡單。還經常聽到密乘裡提到──在一生當中成佛。這個意思就是,如果你抓到了這麼多密乘的方法,而且是容易、簡易的方法,抓到這些要點的時候,的確不需要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而在一生當中就能夠成佛。

再講一次,什麼叫做成佛,指的就是已經能夠對治、已經降伏了最細微的「俱生我執」,就叫做成佛。所以,其實也就是剛剛所提到:密乘裡面「生起次第」的方法,就是為了對治我們的「遍計我執」;那麼,這個「圓滿次第」,或者稱為一種無造作的,然後離戲論的、無造作的「圓滿次第」的方式,對治的就是細微的「俱生我執」。所以生、圓二次第的要點,如果各位都能夠掌握的話,的確可以做到像密乘,一生當中成佛的這種成就。修持密乘的人,它需要的都是上根器的弟子。

所以也像剛剛所提到,很重要的就是,我們修持這些方法,主要對治的是什麼?要清淨的對象是什麼?一定要清楚了解,很多人修了很久,發覺沒有任何利益或力量產生,這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要對治的是什麼。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也就是你終於知道,原來我修生起次第、修圓滿次第,是要對治俱生我執,還有對治遍計我執,這是我們要知道的。就好像你要丟一顆石頭到一個目標,如果根本不知道要丟到哪個目標,而隨便亂丟的時候,可能也會丟到不該丟的地方──該丟的沒丟到,卻丟到不該丟的地方,那麼不但不會產生利益和好處,有時候反而形成了一些傷害。

這是為什麼談到三昧耶戒,顯得那麼重要。因此我們說,當提到密乘的一些修持方法,如果你真的是這樣一位行者,具備剛剛所說的一些因緣條件,而且能相應的話,的確密乘對你來說,是一條迅捷道路,幫助我們能夠一生當中成佛。要不然很多人當聽到密法,密乘、金剛乘,會馬上聯想到神通,有著各種力量、各種咒術,然後很多真言等這樣的情況。或者會想到:一有密法,我喜歡的對象可以馬上讓他很快樂;我不喜歡的馬上給他很多痛苦,透過密法來降伏他等等。很抱歉!當有這樣的想法就不是佛教,這根本不是佛陀所說的法教。

那麼我們可能會問,修持密法為什麼說它力量很大?到底密法的力量是指什麼?它指的是對於能相應密法的有緣弟子來說,它能夠幫助你很快得到證悟,這就是密法的力量而已。而事實上這個力量是我們本來就有的,每個人都具備了這樣的成佛力量,只是沒有開顯出來,所以透過密法,這些你覺得相應、有緣的方式的時候,就可以很快幫助你把這些你沒有的力量開顯出來,只是這樣而已。

我們每個人自心當中本俱的那種潛能、那種力量,是每個人本來就有的,只在於你有沒有認識到它,有沒有將它開顯出來而已。並不是說我透過密乘,觀修某某本尊、持了它的咒語多少遍,我就變的很有力量,不是這個意思。並非外在給予什麼力量,而是幫助你,開顯你本有的力量而已。

所以我們說,心的力量真是無限,它非常廣大。當你不懂的好好運用時,心可以助你很快地造很多惡、惡業。當好好運用心的時候,善業與福樂,也會很快得到。好像我們可能常常聽到一些所謂地獄裡面的痛苦,其實那些東西也就是我們的心所造成,是我們因為錯誤的使用之下而產生這樣的情況而已。同樣我們說,佛陀成佛的這種究竟的快樂,也是我們的心所產生。所以這裡談到這種力量,只是說有沒有打開我們的心,將這個力量展現出來而已,並不是透過一個外在的本尊,給予我們某某力量,並非這樣!(系列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