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6423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二)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8
翻譯:妙融法師

校長出來之後心裡有一點難過。心想特別從尼泊爾過來就是要拜見噶瑪巴的,可是,這麼匆忙到連坐下來喝杯茶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之後念頭一轉又想:其實自己也沒有什麼要說的了,覺得能夠見到一面就已經夠了、很好了。校長出來以後就跑到接待室去,在接待室他又碰到了堆莫,當時校長就拿給了堆莫一條哈達請他幫忙呈獻給法王,主要是因為當時我們列些林佛學院,才剛剛開始蓋,幾乎將近要蓋好的情況。當時裡面的學生都還是初級班的學生,因此,想把這件事情呈報給法王,所以就請堆莫幫忙呈獻了一條哈達給法王。

於是校長就繼續在接待室等待,堆莫拿了那條哈達就上去呈獻給法王。當他又再回來時,臉上的表情是蠻高興的樣子,就跟校長說:「喔!法王可是講了很多很好的話喔!」那時其實是想請法王給寺院起個名字,獻給法王的這個哈達又回來了,堆莫就告訴校長說:「法王在這條校長呈獻上去的哈達上打了八個結,然後法王說:未來列些林佛學院會出八個大堪布,所以法王說佛學院的名字就叫做『堪千寺』也就是『大堪布寺』。」

校長那時高興的不得了,因為他想要建的就是一個佛學院,而並不是想要去建一個寺院而已,希望佛學院能夠培養出無數的堪布,當然堪布可以有很多個,但要能夠出現所謂的大堪布那真的是不容易的。這時校長想:「哇!我們的佛學院竟然可以出現八個大堪布,那大概是其他寺院都比不了的,應該是其他的寺院都沒有的情況吧。」所以校長就這麼想著,且非常高興的帶著這個好消息回到了尼泊爾,大家聽了以後也紛紛的非常高興的說:「哇!這是法王的授記喔!是噶瑪巴給佛學院的授記。」

今天我把我們列些林佛學院的秘密名字講給大家聽了。因為我們還是一直用著『列些林佛學院』的名稱,所以大堪布寺這個名字,可以說是我們佛學院的一個秘密名字。我們也努力的朝著期待的方向去努力發展,至於會有什麼樣好的成果,現在大家也都知道看到了,當然現在噶瑪巴也特別歡喜我們的學校,這就是第十七世噶瑪巴跟我們列些林佛學院最初的一些因緣了。

在法王還沒到印度之前在西藏住了八年,而在這八年期間,大部分的人都只是聽到很多有關於法王的一些事蹟故事,以及法王所說的教法開示,可是卻沒有機會能夠一再親眼的見到他,或是聽聞到他的教法。而在這八年的期間裡,司徒仁波切有五年的時間是不能回到印度的,就在這五年的期間,其實有很多的事需要做,尤其在尼泊爾。校長說就在這段期間裡,他跟列些林佛學院做了許多司徒仁波切或他所指示的事。在這段期間有的時候,司徒仁波切不論他到哪個國家,有時都會打電話給校長,校長會告訴司徒仁波切說:「我們尼泊爾這裏的僧團,還有各個寺院的情況、教界的情況是怎麼樣子。」當然司徒仁波切也會說:「那我們可以再怎麼做或怎麼去努力等等」的給予一些指示。所有司徒仁坡切的指示,校長也都會盡量且盡快的去完成。

大概在西元兩千年的一月五日左右,突然好像有CNN、BBC啦這些媒體都報導法王從西藏出來了。所有法王從西藏到印度的過程,我知道在台灣也有書可以看得到,大家可以去買書來看。

就在法王到了印度之後,一夕之間就名揚四海。之後的那一個月,在尼泊爾的我們開始遇到一些困難。那時候我們佛學院,會看到中國大使館的人來調查,然後印度大使館的人來調查,還有包括尼泊爾的警調單位全部都來調查,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和法王的出走有關係,所以每天都有人來調查,但是我們怎麼可能這件事有關呢?我們也是看了新聞才知道的,校長說那時候他被調查得很煩。那時佛學院還有另一位校長喇嘛蔣千,剛好有事不在,所以那時留守寺廟的就是我們現在這位校長,他就要回答所有人的問題。調查人員也覺得不能夠理解這件事情,很難相信說三個國家的邊境都沒有人查出來,而且也很難相信三個國家的情報局都不知道這個事情。因為三個國家的這些邊境人員也好、情報人員也好,他們的工作就是為了要防止這些事情才在邊境工作的,他們的這個生活跟工作就是為了這個,結果竟然他們這樣子都沒有辦法查出來。有的時候現在想起來也真是很好笑,因為當法王人都已經在印度的時候,他們還在拉薩市裡面找法王。所以真正想起法王出走的事情,真會覺得不是一般的這種凡夫或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之後有很長的日子裡,我們的學校就都是尼泊爾的警察來問了許多的問題。

當時他怎麼走的在中國那邊都不知道,後來他怎麼來到尼泊爾的,尼泊爾的政府也不知道,後來他到了印度的時候,印度政府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入境印度的,所以甚至當時他們還跑去在尼泊爾一個難民招待所,所有出來的難民都會有一些這個記錄或登記,他們甚至去翻遍了所有的相關名冊跟記錄,看看會不會有噶瑪巴他們的名字,但是,其實他們也不會找到,因為法王那個時候並沒有落地加德滿都,聽說他是直接坐車走的。甚至直昇機是直接到涅香接法王走的,可是同樣那一天其實也有另外一架直昇機是到了「漏」這個地方法接人。所以他們都很懷疑是不是那架直昇機把法王接走的。所以很多人到現在都還以為說,法王他是從「漏」這個地方坐了直昇機,然後到了這個邊境的。

當然就在這個過後的一個月裡面,我們的這個學校那時候就覺得很煩,因為太多人來檢查,太多人來問問題了,可是在印度那邊,他們謠傳什麼呢?就是說我們的那一位校長喇嘛蔣千他人已經跑了,然後我們這位校長確戒仁波切已經被警察捉了,關在監牢裡面,就是那時候印度大家在寺院裡,比如說隆德寺很多地方都這麼謠傳著,甚至在尼泊爾裡面,都有很多跟我們不是太熟的人,都以為說這兩位校長一定已經在監牢裡了,那我們的學校因為是在這個猴子山那個佛塔的對面,所以當時這個佛塔下面每天有很多人在繞塔,當他們一邊繞塔就一邊閒話,就說著:你看那個寺廟每天都是警察在裡面,每天都有這些檢查人員都來來往往的,所以那裡面倆個校長或者倆個住持吧,他們現在已經被捉了,一個跑了聽說,然後一個被捉了,現在裡面只剩下一群小喇嘛了,這就是大家那時候的謠傳。

於是之後在印度尼泊爾各個地方寺院,大家就決定說大家要去見法王,每一個寺院就決定派代表。那我們列些林學院就由校長來當代表。當時他們有十一、二個人就到了智慧林,在智慧林過了一夜之後,隔天他們就一起去見法王。到上密院去後,大家就向法王獻上曼達,供養了身口意供養,之後法王就叫他們坐一下,於是他們這群人就坐下來了。那時校長記得距離法王離開西藏到印度後才兩個禮拜而已,兩個禮拜之後他們就一群人去見法王了,所以他看到的法王就是非常的瘦,很疲倦、很疲累的樣子,皮膚都是比較乾扁的樣子,他們坐下來,法王也說了一些話。當時看到法王好端端的在印度這裡了,但是校長想著法王出走的過程一定相當的辛苦,所以他內心突然一會兒就覺得那種悲喜交集的感覺,所以他就大哭起來,沒想到他一大哭起來以後,全部人都跟著就大哭起來,那時候裡面有一位創古寺的堪布,叫堪布扎西,他那個人平常是從來沒有人看過他流淚的,就沒想到在那一天,他也跟著哭了。後來當他們之後出來的時候,大家就說怎麼今天你也哭了,後來那個堪布扎西就說那要怪喇嘛彭措,誰叫他要先哭。

後來他們全部都下樓之後,他又被再叫上去,就到了法王的這種寢宮裡面,然後那時候因為到了寢宮裡面。當時法王住的上密院的這個地方,是完全全新的,裡面是空的,甚至連個佛堂或者是一個椅子都沒有,那當時也因為看到這個景象,所以校長他又覺得難過,然後他就抓著法王的手又開始哭起來了,那當然法王就勸他別哭別哭,反正校長的記憶就是他那一整天都在哭。之後又再下來以後,就被帶去喝茶去,那時候有兩位總管,一位就是正總管還有副總管,那位副總管就看到喇嘛以後,就跑來就是說抱他跟他碰額頭,然後就又開始哭起來,然後就說你們真是辛苦了、多虧了你們,這樣子就講了這些話,然後他們兩個就哭成一團,不過這時候他哭,是因為高興的哭。對校長他來說,他一到了印度上密院看到法王的時候,他確實內心就生起一種很不同的一種感覺,就是那種高興過頭,真的非常高興的一種心情。

在這裡有一段插曲,是法王說在他到印度的過程當中的一段插曲。有一天年桑傑巴仁波切到上密院去晉見法王。法王就告訴年巴仁波切說,他說我在這個「囊干夠」餐廳吃飯的時候,可是看到您在下面很得意的帶著一大群信徒吃著很香的飯菜,在那裡得意著。然後當時年巴仁波切聽到以後嚇死了,他說到底是什麼時候,法王怎麼看到的?事後法王有時還會開玩笑說我那麼的辛苦,反而你們那麼得意高興的在那裡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