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869377

母親節特刊

 文:妙融法師

2006年初噶舉祈願大法會圓滿結束後回到瓦拉那西,每天早上九點,堪布丹傑和我就會拿著書包與電腦,像上學一樣的從各自寮房走去法王噶瑪巴的書房報到。每天的例行工作,不能早到也不能遲到 ,九點整,法王噶瑪巴就要開始監督翻譯祈願法會課誦本的工作。

這天九點,我們進了法王書房,打開電腦,工具書也攤開了一地,一切都準備就緒,卻見法王不像往日那樣積極的討論並熱切的開始翻譯的進度。

法王今天有些沈默...

我們不敢吭聲,只能等待著,雖然心中感到氣氛似乎有些凝結,卻也只能埋著頭假裝忙著在電腦上修修改改翻譯的文辭,我們沒有一個人有勇氣在這無聲的凝重中,抬頭看向法王或是發出第一個聲音。

「你們平時有沒有常打電話給父母親?」突然間法王問話了。

「沒有。」我們回答到。

「今天我和母親通了電話。」、「母親今天在拉薩為我的一個姊姊辦婚禮...」、「母親說他們都好,每天都用功修行著。」………法王噶瑪巴這麼說了起來。

一鼓氣的講了很多關於母親的事,法王噶瑪巴的神情就在談論母親時舒展開來,雖然仍帶有些惆悵。

好一會兒,我想法王噶瑪巴的心,已經回到了家鄉母親的身邊。而此時,我也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很久了,都沒有好好想過她,只在需要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有個堅強的母親,總會在家等著我,任我予取予求。

回過神,法王噶瑪巴已在看著我們,正想著他會說什麼時,第一句話就稍帶斥責的說:「要常打電話關心問候父母親,知道嗎?!」我們點頭。

接著又說:「供給父母吃穿那又怎算是孝順,養狗養貓也是給吃給喝的,」、「對父母要時常承歡膝下、噓寒問暖」、「要多關心慰問父母,知道嗎?!」

我們還是點著頭,因為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也許是受到法王噶瑪巴思親的感染,這天,翻譯的工作沒法繼續進行了,我們草草收拾便離開。走至寺院廣場,我看到了電話亭,想起法王的話,便走去排隊打電話給母親。

電話那頭,傳來了母親的聲音:「妙融啊!」,仔細一聽,從未注意到這句呼喚聲已經是個老太太的聲音了。沒講幾句,母親一如往常的開始碎碎唸著:「要注意安全,要注意衛生,不要自己亂跑,要多念佛,有沒有多喝水………」

以往聽到母親嘮叨,心裡會生煩,而今天,卻覺得有母親的嘮叨真是幸福。問了母親:「媽媽!你都好吧!」母親說:「人老了,就這個樣了!」這時在我印象中一向堅強獨立的母親竟開口說:「妙融,什麼時候回來啊?快點回來吧!」

放下電話,心中百感交集。想到自己的母親,法王噶瑪巴的母親,和許許多多的母親們,大概所有的父母親們,在含辛茹苦的養大孩子之後,剩下的便只是時時盼著子女的一點問候與短暫的探望吧。

佛法高深的道理學了很多也聽了很多,但是這一天,法王噶瑪巴沒講經典不講教義,沒說空性也不講菩提心,卻教了我們「孝順」這一課。是啊,再高的見地,再深的修持,那都是建立在父母養育的恩惠之上的。

母親節又要到了,寫出這篇文章時,我仍然不在母親身邊,法王噶瑪巴也無法見到母親。但是希望所有能見到父母,或是與父母通上電話的行者們,在用功修行辦道之餘,別忘了要孝順父母,要時常探望問候。

當我們能盡些孝心,承侍父母時,別忘了也要迴向給一切眾生。願所有父母都能有孝順的子女承歡侍奉;願所有作子女的,都有能力為父母奉養盡孝;願所有眾生遠離別離之苦;願所有父母與子女都能相會於淨土,沒有痛苦而喜樂幸福的成就清淨圓滿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