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8421

第十三世噶瑪巴:堆督多傑

第十三世噶瑪巴 堆督多傑 (伏魔金剛)

(西元1733-1797)

13 karmapa

出生與認證

  堆督多傑藏曆水牛年(西元1733年)八月第二個禮拜誕生在距拉薩四天行程的年邱哇省的恰哇卓縣。嬰兒的舌上有一胎記,形如藏文字母的「阿」。出生後不久,噶陀切旺諾布喇嘛即在一個觀境中,見到噶瑪巴確實的出生地。

  當他還是個孩子時,便表現出天生不凡的靈覺,能記憶過去生的事,開始詳細敍述他過去世至印度、尼泊爾及中國等地遊歷的情景。

並且在一次重要的勝觀中,一位身著白絲袍的十六歲少年提著一籃盛滿花朵的水晶盤,出現在堆督多傑的面前。這名少年將花朵散落在堆督多傑的腳邊,圍繞著他跳 舞。堆督多傑問他:「你是誰?」童子立刻現出其無上忿怒相說:「我是榮耀的怒吼黑袍大金剛瑪哈噶拉!由超越的智慧本體生起,有時以忿怒相示現。我行持息、增、懷、誅四大事業,此是究竟見。就成為一名偉大上師和護法而言,我倆沒有任何的分別!」這名白衣少年灑完最後一把花朵後,形像就在笑聲中逐漸消失溶入虛空中,大護法以此象徵的方式指出大手印的教法--無一物離於自心而獨立。

  這次的體悟如此震撼有力,許多人見到了這幅奇特的景象後都深深的領受到它的加持,堆督多傑的名聲也因此傳播開來。這是白瑪哈嘎啦相當著名的一次示現。

  四歲時,堆督多傑的聲望已遠近馳名。第七世嘉察仁波切所率領的搜尋隊伍前來與堆督多傑會面。他們發現許多資料都和上一世噶瑪巴預言信中記載的完全吻合。於是 堆督多傑被帶往楚布寺,在此嘉察仁波切正式認證堆督多傑為第十三世噶瑪巴,並為他舉行升座大典。堆督多傑也第一次舉行黑寶冠儀式修法,在盛大的儀式中,堆督多傑接受了黑色金剛寶冠,達賴喇嘛也派了一名代表前來觀禮,表達第七世達賴喇嘛卡桑嘉措及其攝政王頗羅鼎(頗拉索南托傑)的致賀之意。

學習法教

  升座大典結束後不久,經論大師第八世錫度仁波切卻吉炯涅來楚布看他。錫度巴非常高興見到自己的上師的轉世,於是為他傳授整個噶瑪噶舉的教法。木牛年四月十五日,十二歲的 堆督多傑由錫度仁波切在楚布為他授沙彌戒,儀式是在由噶瑪巴西所鑄之著名的大佛像前舉行的。

  第十三世噶瑪巴的教育在受完戒後繼續進行,主要是依噶舉與寧瑪的傳承而教。他得到時輪金剛續的灌頂及其相關教法,另外所學的還包括杜松虔巴,以及著名的寧瑪岩取者持明師賈村寧波的六卷教法,後者是第十世噶瑪巴的弟子,他曾開啟「珍寶總集」的岩藏。此外, 堆督多傑還精通喜金剛續、空行之海、中觀哲理、阿毗達磨、毗奈耶以及各種經典等,以此他學習了當時最重要的各種修心法門。

  在他十九歲時,噶瑪巴圓滿了所有基本教法的修習。接著由錫度仁波切授與具足戒後,接著便完成那洛六法和大手印的修行,並曾在這個時候堆督多傑見到蓮師和密勤日巴尊者。他從錫度仁波切獲得所有噶舉傳承的教法的口傳教授。 堆督多傑的生活混合了學者和瘋智瑜伽士的兩種風格,並展現出由證覺所自然生起的慈悲。他對動物的愛護傳為佳話,且據說他能將佛法的要義傳達給鳥、鼠、貓、兔和蜜蜂等。所以每天除了教導弟子外,他還花許多時間和身邊的動物相處。

展開佛行事業

  堆督多傑曾是蓮師主要的預言事件之一。有一次,拉薩遭到藏布以及戚曲 (樂河) 河水的氾濫威脅。拉薩就康殿中大佛像座下竟湧出大量洪水,眼看佛像即將被淹沒,淪為龍王的寶物。在一本記載蓮師預言的書中說,如果一旦拉薩遭到洪水的威脅,則應請求噶瑪巴的加持,噶瑪巴是唯一能化解這個危機的人。

  於是達賴喇嘛便央請噶瑪巴堆督多傑盡速前往拉薩,希望噶瑪巴能協助拯救這尊佛像。然而當時噶瑪巴不克前往拉薩,於是他寫了一封附有指示的信送去拉薩, 並注明將此封信放在水上。這封信上署名寄給龍王,當它一放在水上時,水面開始消褪。隨後噶瑪巴騎著一頭無角的犛牛,親自前往拉薩,直抵就康殿,在觀音和釋迦大佛像前祝禱。噶瑪巴以一條白絲質的卡達向佛像作供養,而佛像的手臂突然變成了“接受”的姿勢,而且從那時起便一直保持著這種姿勢。噶瑪巴同時晉謁了第八世達賴喇嘛姜帕蔣措,達賴喇嘛除了歡迎噶瑪巴的到訪外,還贈送他許多禮物答謝他的幫忙。

  噶瑪巴堆督多傑約在西元1750年時前往尼泊爾朝聖,除了和國王賈雅普拉卡撇瑪拉會面外,也安排了著名的斯瓦布拿舍利塔的整建工程事宜。噶瑪巴受到了國王,大臣們以及人民的盛情款待,因而深信這項工程必定能令人滿意地完成。

  西元一七七二年噶瑪巴三十九歲時,他前往德格的八蚌寺探望年高的錫度仁波切。在那兒,噶瑪巴和第八世錫度祖古討論他禪定的心得並從錫度祖古處領受口傳 及其他教法。在西康的達南,噶瑪巴為葛瑪貢寺主持了一場法會,法會的經費是由達南某一個貴族的家庭所供養的,他們同時也供養了 堆督多傑一個由金銀製造的寶瓶。噶瑪巴向此家庭暗示道:「我們不久以後還會再相見,等此事發生時,你們自然會瞭解這些細節,請謹記在心。」

  在旅經西康途中,他為信徒傳法,並賜予加持,同時巧遇第十世夏瑪仁波切米胖卻珠嘉措。噶瑪巴認證了第十世夏瑪祖古,隨即身著普通喇嘛所穿的僧袍返回楚布寺。拜訪了藏東康地所有的村落,噶瑪巴以非常簡單明瞭的方式將佛法傳授給村民。 當他抵達楚布寺後,便前往寺後噶瑪巴西所建的隱居處進入甚深禪定達數年之久。噶瑪巴因此而發掘出許多伏藏,並以具有和鳥獸溝通的能力著稱。堆督多傑的生活非常簡單,他常把自己的財物送給需要的人,或用於各種佛行事業,例如興建道場和印製經典等。

  噶瑪巴晚年有一件非常著名的神通事蹟。有一位在西藏東南玻渥嘉縣地方的使者到楚布請求噶瑪巴為他們的寺廟開光,該地距離楚布寺十五天路程。堆督多傑雖 然因事無法前往,但卻仍答應了他們並為這場典禮擇日,也派遣一名使者告訴當地的喇嘛們準備所需要的物品。開光當天吉時一到,他就在 楚布為此寺加持開光,而此時在玻渥嘉縣的信徒也親見加持的大麥從空中如雨般紛紛落下,每個人都為此吉兆而感到相當地高興。

  噶瑪巴堆督多傑著名的弟子有:第九世錫度祖古貝瑪甯借汪波、第十世夏瑪祖古夏瑪米胖卻珠嘉措、第八世巴渥祖古巴渥楚拉卻吉嘉波、第七世竹千仁波切竹千昆津卻吉囊瓦、桑傑年巴仁波切、拉達克亥明嘉賽(來自亥明寺的拉達克公主)、堪楚吉美辛格(來自康地的亢楚祖古傳承中的轉世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