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38963

第十二世噶瑪巴:蔣秋多傑

第十二世噶瑪巴 蔣秋多傑 (菩提金剛)

(西元1703-1732)

12 karmapa

出生與認證

  蔣秋多傑於藏曆水羊年(西元1703年)誕生於藏東德格區附近揚子江畔的裏紮塘,與前世噶瑪巴的預言相符。蔣秋多傑降生的家族是赤松德貞國王的後代, 父親做陶器的生意。在他出生前不久,岩取者明珠多傑曾告訴他父親,將有一件吉祥的大事降臨在他家裹。在他出生兩個月後, 蔣秋多傑突然口稱:「我是噶瑪巴」。

夏瑪祖古聽聞了這名不凡小孩的誕生,而他的誕生地正是噶瑪巴預言信中所提及的地點,這個消息和明珠多傑的確認,於是夏瑪祖古派遣他的私人秘書組成一支隊伍 前往找尋這名小孩。途中,這支搜索隊伍遇見了明珠多傑德童,這名德童引導搜索隊伍找到這名小孩。當搜索隊伍抵達村莊時,隊員們見到一道白色的彩虹就在 蔣秋多傑家的正上方,所有人均對這個異象感到驚奇。

  一行人由明珠多傑親自引至蔣秋多傑的家裏,而測驗的結果令夏瑪仁波切的代表感到十分滿意。許多事件都與預言信中所描述的完全吻合,同時蔣秋多傑也能正確無誤地選出上一世噶瑪巴所使用的物品,同時將其他物品丟棄,確定 蔣秋多傑就是噶瑪巴。

學習過程

  此時錫度仁波切卻吉炯涅正帶領著一個由綽雷仁波切、色芒嘎汪仁波切和桑傑年巴波切,組成的隊伍前往謁見新的噶瑪巴。錫度祖古收到了一封信函,隨後一行人轉往噶瑪貢寺,抵達該地時, 蔣秋多傑已是一名七歲的男孩了。

  不久蔣秋多傑就到康波岡拉進行密集的實修,然後又往囊欽藩國。蔣秋多傑早期曾隨數位有名的大師和學者修學,也括錫度、楚拉天培寧借和年巴祖古。

  噶瑪巴天生的靈覺常在其夢中顯現,對時輪密法也具有自然的親切感。某晚他在夢中訪問了香巴拉國,得到香巴拉國王裏滇(具智)授與時輪金剛的灌頂和實修口訣。裏滇國王是時輪傳承的持有者。

  某夜,噶瑪巴夢見佛陀正向許多坐在他身旁的僧侶們說法。噶瑪巴見到自己就在僧眾之中,雙手合十向佛陀祈請,宣說最適合修習大乘的方法。在禪定中,得到 一偈,出定後,噶瑪巴指導他的隨從將這偈語寫下來。之後的一個夢中,噶瑪巴夢見自己遇見阿底峽尊者,並且向他詢問了許多有關佛法的問題。噶瑪巴亦從尊者處 另獲得六句秘密語句,其中四句和大乘教法有關;另兩句則和金剛乘教法有關。

  之後噶瑪巴蔣秋多傑返回他的出生地德格,並從德格啟程前往楚布寺。在返回楚布途中,年輕的噶瑪巴曾到位於巴蘭的山石洞朝聖。過去巴蘭達瑪汪丘曾在此閉關,他是岡波巴大師的近徒,同時也是拔戎噶嘻舉傳承的創始祖師。

  蔣秋多傑一行終於抵達楚布,並在此繼續修學。在抵達楚布寺後,夏瑪祖古為噶瑪巴蔣秋多傑舉行升座大典,錫度祖古亦參與了這項典禮。噶瑪巴接受了基本戒 和比丘戒律,並且接受了噶舉教法的傳授,其中包括了「那諾六法」、噶舉傳承教法和口傳。噶瑪巴同時認證了第七世嘉察祖古--昆秋歐澤,並為他舉行升座典禮。

  第十二世噶瑪巴在世期間仍是一個混亂的時代。蒙古人攻入後藏,殺死了拉桑可汁、敏林譯師達瑪師利、貝瑪就美嘉措和其他許多偉大的甯瑪大師。在經過四年 的戰亂後,許多寺院被毀,包括敏珠林和多傑紮。此外,許多舍利及寶物被偷,而蓮師的岩洞入口也被封塞住了。當第七世達賴喇嘛卡桑嘉措由西康返回後,入侵者 才撤離。

  蔣秋多傑前去拜訪卡桑嘉措,並做供養,同時得到達賴喇嘛的加持。

  噶瑪巴返回楚布後,噶陀切旺諾布前來訪問,噶瑪巴為他傳授那洛六法和大手印。噶陀切旺諾布是有名的大師兼甯瑪噶陀傳承的岩取者,因此他也為蔣秋多傑傳授一些寧瑪的教法。

  爾後噶瑪巴謁見寧瑪派成就者噶陀裏欽遷莫,同時和錫度、嘉察兩位祖古一同討論教法的各個層面。

弘法利生

  後來噶瑪巴前往尼泊爾各聖地朝聖,同行者有夏瑪仁波切、錫度度仁波切和第七世嘉察仁波切。噶瑪巴一行人穿過了喜瑪拉雅山,抵達了加德滿都。噶瑪巴等人 前往布達舍利塔,在舍利塔作了許多的供養。那時,尼泊爾國王嘉嘎嘉雅瑪拉,坐在一輦金黃色的象轎上歡迎這四位轉世喇嘛。許多隨從佩掛著金、銀製成的矛、高 幢及巨鼓,護送噶瑪巴一行人抵達皇宮。

  噶瑪巴率眾進入皇宮,所有在埸群眾均可感受到噶瑪巴在普拉帕摩畫像前的寧靜。隨後皇室為噶瑪巴等人,準備了豐盛的餐宴以及舒適的房間。噶瑪巴為皇室成員加持,傳播教義,並在皇宮駐留數天。在尼泊爾期間, 蔣秋多傑朝拜了蓮師為了消除自已慈悲利生事業的障礙,而曾於此修行普巴金剛成就的揚雷修。噶瑪巴一行在此修憤怒蓮師法,與蓮師的啟示重續法緣。

  當時,加德滿都谷地正發生流行性感冒,王懇請噶瑪巴修法。噶瑪巴先修觀音法,以觀音的志願淨化一些水後,再和其他的喇嘛於一個灑淨儀式中加持該地,才終止了這場傳染病。國王安排一項慶祝宴會,以表對噶瑪巴的敬意。

  當時尼泊爾也面臨到久旱不雨的困境,於是噶瑪巴將修法用的米粒灑向空中,天空立刻下起大雨。噶瑪巴傳播教義,遍滿整個加德滿都山谷,他很細心地將佛法解釋給人們聽。皇室接受了許多殊勝的教法,許多班智達也前來加德滿都,一起討論佛典中幾個重要的論點。

  之後噶瑪巴率領整個朝聖隊伍前往南無布達雅,南無布達雅即是過去世,佛陀仍在菩薩果位時,捨身喂虎的地方。在那兒,噶瑪巴接獲拉納吉塔瑪拉的邀請前往 該地訪問。這名國王提供了兩匹大象給予噶瑪巴和夏瑪祖古為坐騎,並為錫度祖古和嘉察祖古準備了駿馬。在盛大的歡迎行列中,噶瑪巴一行人踏遍了整座城市,為 城中的居民加持、祝福。

  噶瑪巴一行人離開了尼泊爾、繼續前往印度的拘屍那城,該城是佛陀涅盤的地方。噶瑪巴一行人,在拘屍那城均屈膝頂禮,供養並為人類利益而祝禱。途中錫度仁波切曾和許多印度班智達討論佛法,而以他淵博的學識,在大家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由於錫度仁波切在內明(佛學)和聲明(語言學)上的造詣,使得許多人成為他的弟子。

  在返回西藏途中,噶瑪巴一行訪問了糾莫岡卡山附近的在返回西藏途中,噶瑪巴一行訪問了糾莫岡卡山附近的一個岩洞。它是密勒曰巴尊者一位主要女徒雷宋根頓苯的閉關禪修之地。按著他們又來到了因上樂金剛而聞名的岡底斯聖山。約於此時,噶瑪巴收到一封中國的雍正皇帝邀請 蔣秋多傑前去中國訪問的信函。

  噶瑪巴決定接受此邀請,於是和夏瑪巴、錫度巴以及嘉察巴循原路,經尼泊爾返回西藏慢慢返回楚布。回到楚布後,噶瑪巴並沒有立刻前往中國。他先行閉關,按著訪問拉薩,然後到藏南為信徒傳法。 蔣秋多傑遇到蘇曼聰巴仁波切,並傳與他大手印和那洛六法。

傳承的託付

  噶瑪巴在前往中國之前,將噶瑪噶舉傳承的責任託付予錫度仁波切,並要求錫度仁波切完成他和夏瑪仁波切未完成的著作。西元一七二五年藏曆木蛇年三月十三日,蔣秋多傑授與錫度巴一些灌頂後,便和夏瑪仁波切離開楚布寺向中國進發。途經康地及西藏東北部,當一行抵達安多時,噶瑪巴舉行了一場祈求世界和平的法會。後來他又在喀喀諾爾湖舉行了另一場法會。旅行途中噶瑪巴繼續為大眾傳法灌頂,尤其是代表諸佛大力的金剛手菩薩。按著他又和各地區的行政首長會面,並與他們討論佛法。

  在前往中國的途中,噶瑪巴參訪許多佛寺及佛殿。在經過許多省分之後,西元一七三一年,一行終於抵達蘭州。他訪問了度母、觀音以及一些道教的寺廟。噶瑪巴等人舉行了許多修法的儀式,向他們的弟子們作了殊勝的開示,並說他們將在末法時期盡力傳播佛法。但在此時, 蔣秋多傑感染了天花。於是在將下一世的轉世預言函送錫度仁波切後,便於水鼠年的十月十三曰三十日示寂。夏瑪祖古則於兩天後入滅。在這兩天之中,出現了許多異兆。

  蔣秋多傑著名的弟子有:第八世錫度祖古錫度卻吉炯涅、第七世嘉察祖古嘉察昆秋歐澤、第七世巴渥祖古巴渥楚拉敦珠、第六世竹千仁波切竹千噶舉聽列今達、雍津噶瑪土騰央旺、尊貴的雍貢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