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8421

第十世噶瑪巴:確映多傑

第十世噶瑪巴 確映多傑 (法界金剛)

(西元1604-1674年)

10 karmapa

出生與認證

  確映多傑於藏曆木龍年(西元1604年)三月八日誕生於西藏東北處的勾洛康西塘。他的母親在懷胎時曾夢見蓮師走向她並進入她的身體,而且有許多吉祥的預兆產生,於是她將嬰兒取名為「烏金恰」,意即受到來自烏金淨土的人所保護。當 確映多傑誕生後,這名小嬰孩朝東南西北四方各走了一步,正如釋迦牟尼佛出生時一樣。當他在中央結跏趺坐下後說道:「嗡瑪尼貝美吽啥!我悲憫人生所受的苦痛,因為我是噶瑪巴!」,然後開始念誦觀音以及般若波羅密多咒。

這個不凡嬰孩誕生的消息很快地傳播開來,而地方上的統治者蔣莫瓦聽到了這個消息,便邀請確映多傑前往藏東的瑪朱地方的皇宮中。確映多傑受到許多人的崇敬並且被帶往宗穆奇殿,受到像神童一般的招待。瑪佳波拉(注1),西藏兩大護法神之一,也特別前來向 確映多傑祈請加持。確映多傑待在宮殿中六年,由於他在藝術上表現出特殊的天賦,因此當確映多傑七歲時,他已完全熟練繪畫的技巧和藝術,他的技藝甚至還超越工匠的水準。

  確映多傑年幼時,即自然表現出對動物極大的關愛之心。有一天,在看到牧人為羊群剪羊毛中,不禁哭了起來,祈求剪毛的人不要傷害羊群。另有一次,他極力保護一隻被追獵的野鹿,並將追逐它的獵狗馴服。後來獵人也來了, 確映多傑勸他放棄打獵,並給他一筆資金以轉業過新生活。此後獵人便不再殺生了。年幼的確映多傑有一種活潑風趣的幽默感。有一次,他和父親同騎一匹馬。他坐在父親的臂彎內,要求父親把疆繩給他,由他來指揮馬。此時年幼的 確映多傑自然的唱出一首小歌,歌中說:「人不該懶散,而應如馬賓士般,迅速的奔向覺道。」

  停留在擦裏左喀寺的第六世夏瑪仁波切,派遣他的私人秘書以及數位喇嘛前往探訪確映多傑。當一行人還未表明是誰派遣他們來此之前,確映多傑已經主動問他們夏瑪仁波切是否安好,現場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極了。

  後來代表團核對後發現,確映多傑出生時的許多細節均和預言信中所記載的完全一致,因此邀請確映多傑前往紮當寧切寺與夏瑪仁波切會面。藏曆鐵狗年十二月十四日, 確映多傑八歲時,他抵達了這座佛學院,隨即由夏瑪仁波切認證他為噶瑪巴。鐵豬年一月二十三日舉行了噶瑪巴的坐床大典,典禮中噶瑪巴觀見護法瑪哈嘎拉,年輕的噶瑪巴亦舉行了“黑寶冠”儀軌。

天賦異稟

  確映多傑和五百位學養豐富的年輕喇嘛進行辯論,並被詣問佛陀的生平,菩薩們的教法以及中觀學派的教義和論點。噶瑪巴雖然年輕,卻精通辯論;他能將許多 重要的論點清楚地解釋給在座的諸位喇嘛分享。此時天空中也曾出現許多吉兆,顯現於寺院上方及周圍。在座的每個人都對這位天賦異稟的噶瑪巴印象深刻。

  數天後,噶瑪巴確映多傑在侍從的陪同下至紮朱河畔散步。噶瑪巴指著溪中的一塊大白石,告訴他的侍從們將它自溪中取出並且打破。每個侍從都抗議這項任務 太艱钜,然而噶瑪巴卻堅持一定要這樣做,因為“這是為法以及利益一切有情眾生”。費了相當的氣力,這塊巨石終於被移出溪中,而侍從們立即將它一分為二,結 果在巨石中發現一堆綠色小蟲正在蠕動。噶瑪巴以無限的大悲為它們念頌觀音咒為它們加持,很快地,它們逐漸平靜下來,轉生至三善道。

  八歲時,噶瑪巴經由藏南的頗渥區前往楚布寺,當他抵達時,一個彩虹所形成虹光帷帳正涵蓋著整座寺院。確映多傑後來在有座大佛塑像的拉臣寺,自巴渥楚拉 嘉措處領受在家戒,及噶瑪巴西,讓炯多傑和丘紮嘉措等之教法的灌頂,口傳和教示,同時接受甘珠爾及丹珠爾的灌頂。十二歲之前, 確映多傑一直停留在楚布寺,圓滿一切所學的教法。

  隨巴渥仁波切的學習結束後,後藏倉地國王噶瑪彭措南嘉邀請噶瑪巴前往拉薩訪問。此時一位來自東方,名叫齊爾的國王率領強大的軍隊,正接近拉薩準備發動 戰爭。彭措南嘉請求噶瑪巴的援助,噶瑪巴則告知他毋需擔心。結果這支軍隊抵達拉薩後竟奇跡似地循原路離開拉薩。普措納佳王因此相當感念噶瑪巴,並成為他一 名虔誠的弟子。

傳播教法

  離開拉薩後,年輕的噶瑪巴前往擦爾和裏烏東稱,在那兒噶瑪巴為人們加持並且傳播教法。隨後在夏瑪、錫度和巴渥等仁波切的陪同下,噶瑪巴前往洛拔央倉, 在那兒聽到了噶瑪彭措南嘉王逝世的消息。在皇后的懇請下,噶瑪巴至桑助澤殿監督葬禮的籌備事宜。在桑助澤殿中,噶瑪巴在巴渥仁波切及十位僧侶面前自夏瑪仁 波切處領受比丘戒律。之後他們一起造訪拉薩主要的寺院,而噶瑪巴還在主殿中的三尊佛像前修法及供養。隨後噶瑪巴並和夏瑪、錫度和巴渥仁波切一同舉行了有關 「蓮師八變」的「澤竹」,儀式中並包括了許多描述儀式典故的舞蹈。

  接著噶瑪巴前往楚布寺,繼續跟隨巴渥仁波切學習並接受了時輪金剛、瑪哈噶拉及紅觀音的灌頂。噶瑪巴厘用犀牛角製造了五尊美麗的雕像,詳細地描繪了噶舉傳承的金剛持、帝洛巴、那若巴、瑪爾巴和密勒日巴等祖師。此時,噶瑪巴接受了帝洛巴的傳承教法並且從事甚深禪定。

  隨後在夏瑪仁波切和嘉察祖古的陪同下,噶瑪巴前往著名的桑耶寺,並在那兒自夏瑪仁波切處領受菩薩戒。隨後確映多傑繼續其朝聖之旅,包括蓮花生大士和密勒日巴尊者的岩洞,以及聖岡底斯山。許多僧侶受戒,佛教教法廣泛地傳播,到處充滿法喜。

  噶瑪巴隨後拜訪了夏瑪仁波切當時在西藏最大的佛學院--寧徹寺。噶瑪巴獲得了入學許可,接受了律藏和中觀的教法以及其他密乘中較高深的教法。接著噶瑪巴一行人前往倉地,並受邀住於新任國王噶瑪天瓊旺波的渥明林宮 中。他們為許多新落成的寺院舉行修法的儀式,並受到國王和許多人民的歡迎。所有的囚犯因此重獲自由,全國上下洋溢著一片欣喜。噶瑪巴一行人也前往當地薩迦 派的寺院拜訪達千仁波切及當帕貢噶仁波切。與這幾位仁波切一同修法,在場的人都看見了八十四成就者。

政治漩渦

  噶瑪巴和夏瑪仁波切繼續前往亭利朗寇,在那兒他們見到了薩迦成就者擊著鈴鼓自他們的頭頂飛過。噶瑪巴也見到了密勒日巴在空中朗聲笑著,這個瑞相使他非常高興。噶瑪巴在密勒曰巴尊者的圓寂之處--丘瓦建立了一座道場。他和夏瑪仁波切也一同參與了寺院的建築工程,幫助工人們搬運沙石。寺院完工後,他們一同為寺院舉行了修法的儀式。隨後他來到達拉岡波寺。在那兒,他繪製了一幅有關十六羅漢與其弟子的巨大金色壁畫。隨後再度前往 楚布寺,在前往楚布寺的途上,夏瑪仁波切因病辭世。噶瑪巴繼續前往楚布寺,並且在那兒建了一座舍利塔保存夏瑪仁波切的聖物,同時也為夏瑪仁波切舉行修法儀式。

  噶瑪巴預見政治上的壓迫即將來臨。噶瑪巴前往拉薩,造訪了擦裏康卡、休卡、以及孔美等寺、並在拉薩著名的就康殿傳法和修法。隨後噶瑪巴前往揚多寺,在那兒噶瑪巴進入甚深禪定觀照自己的未來。

  此時藏王德西噶瑪天瓊旺波,因為本身是噶舉弟子的緣故,變得相當仇視格魯派。他在位期間曾執行許多含有教派岐視意味的措施。五世達賴喇阿旺洛桑蔣措派 遣了三名代表前往蒙古,希望蒙古將領能提供軍事上的協助。蒙古和碩特部的固始汗接受了這項請求,並答應前往西藏支持格魯派。

  噶瑪巴對這類非關宗教的事件感到厭煩,他寫了一封親筆信函致達賴喇嘛,信中噶瑪巴表明自己反對假藉宗教之而舉行的軍事行動,並強調他本人和噶舉派絕不 會批准倉地國王噶瑪天瓊旺波的行動。達賴喇嘛回信說他瞭解事情的經過情形,同時確信不利的事將不會發生。儘管如此,噶瑪巴明瞭事情將演變為另一種結果。

  藏王開始集結軍隊,並且遠從貢波地方徵召人民入伍,準備戰鬥。噶瑪巴前往拜訪藏王,希望他立即停止發動戰爭,因為這樣的軍事行動違反了佛法的精神。噶 瑪巴指出一旦戰事爆發,將造成數以千計的人員傷亡,並帶來相當大的苦難。噶瑪巴也明白指出,如果藏王發動戰爭,藏王必定會在戰爭中喪命。

蒙古入侵

  當時,固始汗的大軍開往康地,並與藏王的盟友--信 奉苯教的多紐多傑發生戰鬥。隨後固始汗獲得了勝利,囚禁並處死這位貝裏地方的將領。一年後,康地完全落入固始汗的控制之中,同時固始汗更將大軍進逼倉地。之前對固始汗的動作完全不知情的達賴喇嘛在獲悉這項消息後非常不高興。他希望能說服固始汗打消進軍藏地的企圖。達賴喇嘛告訴自己的隨從說:「如果你因自己對固始汗所答應的承諾而覺得不知如何向固始汗斡旋,我將親自前往拜訪固始汗並設法利用宗教的力量說服他。如果能說服固始汗停止出兵,將在政治上為我們帶來 助益,也證明了我們的清白。」但是這名隨從卻拒絕達賴喇嘛如此做,只說一切都已太晚,無法挽救戰爭這個不可避免的事實。

  噶瑪巴開始將他所有的財富分給窮人們,因為已知道將陷入這場危險的政治漩渦之中。確映多傑任命嘉察仁波切為他在楚布寺的代表,並且前往雅杜在當地紮 營。數天後,蒙古軍隊首領固始汗進攻倉地首都日喀則,並包圍日喀則,藏曆水馬年一月初八日,日喀則在歷經慘烈的戰役後終告淪陷,倉地國王被俘,數千名人民 傷亡。

  隨後噶瑪巴收到一封來自達賴喇嘛的信函。信函中問到噶瑪巴是否正在發動反抗格魯派的戰爭,並要求噶瑪巴保證他將不會對格魯派採取任何報復的行動。噶瑪 巴在回函中寫到:「我們怎會在將來作出任傷害格魯派的事情?即使在過去,我們也從未作出任何傷害格魯派的行為。」同時噶瑪巴也在信中附注,他將遵從達賴喇 嘛對他所提出的要求,證明自己不介入這次政治衝突的誠意。

  可惜當回函傳回至格魯派時,因為信中部分用字具有許多含義,使得這封回函經過有心人士刻意地解讀後,成了一封語意不明的信件。許多格魯派的人士認為噶 瑪巴並未在信中明確表達,絕不傷害格魯派弟子的承諾,結果數支軍隊前往攻擊噶瑪巴紮營之地。這些軍隊殺了許多噶瑪巴的弟子,破壞了他們帳蓬,並掠奪了他們 的財物。噶瑪巴很幸運地躲過了這場浩劫。隨後噶瑪巴吩咐其餘的生還者儘快逃至各處,而他則與僕人昆都桑波前往不丹北部的庫投地區避難。那些目睹噶瑪巴離去 的人看見噶瑪巴示現各種不同的身相;有些人見到他示現為兀鷹,有人則見到他示現為鹿,還有的人則看到他在空中飛行。

遠離災禍

  噶瑪巴和昆都桑波遠離了災禍,卻仍有些其他的問題。他們曾長達十二天未曾進食,但是蓮師出現並賜予他們藥丸。在龍王的引導下,噶瑪巴和昆都桑波前往雲 南省的薑地。熊、狼以及其他動物自叢林中提供食物供養噶瑪巴。猴群前來接受噶瑪巴的加持,並帶領噶瑪巴主仆二人通過這片濃密的森林。經過了三年四個月的旅 程,噶瑪巴終於抵達了薑地的塔傑崗寺。

  當地人們群聚一堂迎接噶瑪巴的到來,並且為他的無恙感到相當高興。獲悉噶瑪巴抵達的消息後,姜地國王噶瑪姬美拉旺,派遣大臣攜帶許多供養物以及邀請 函,前往塔傑崗,希望能邀請噶瑪巴前往皇宮。藏曆木雞年一月初一噶瑪巴抵達薑地皇宮,許多禮物特地準備以供養噶瑪巴,同時也舉行了許多典禮和舞蹈,戲劇歡 迎噶瑪巴的來訪。而噶瑪巴也開始在薑地展開傳播佛法的工作。

  在某次機緣下,噶瑪巴召喚四方的乞丐前來,他本人則坐在乞丐們的中央。在持誦著大明咒的同時,噶瑪巴將他抵達薑地後所得到的財富全數都分給了乞丐們。 這時蒙古軍隊正駐紮在薑地附近的雅多,準備進攻薑地。姜地國王派遣了一支軍隊前往邊境評估戰情,在一埸突然發生的衝突中,薑地的軍隊成功地摧毀了蒙古軍的 兵力。

  戰爭的勝利使得姜地國王非常的高興。他和大臣及將軍們召開了一埸會議,決定派軍隊前往討伐駐守在西藏的蒙古軍隊。而他們也立誓一旦在這次軍事行動中獲得勝利,將推舉噶瑪巴為西藏最高的領導者。

  姜地三十萬大軍已準備出發時,確映多傑得知了這個計畫,馬上勸阻國王,告訴他從事這種軍事行動和佛法的非暴力倫理是相違背的。他說:「我曾立誓甚至不傷害一隻小蟲,所以也請你不要派軍隊去。」於是國王取消了此令。在解決了政治難題後, 確映多傑繼續其弘法工作。他建立了一座名為歐明林(密嚴寺)的新廟,並為許多喇嘛傳戒,以及傳授三藏經典。

尋找法裔

  在姜地皇宮傳教時,噶瑪巴在觀中見到了新的夏瑪仁波切的轉生地,於是立刻動身前往尋找。他化裝成為乞丐的模樣,因為這樣才可以無礙的通過紛亂地區。噶瑪巴再度將自己所獲得的財富分送給乞丐們,將他個人的書籍、聖物及法器交給昆都桑波保管,一人獨自前往遙遠的北方尋找夏瑪仁波切的轉世。噶瑪巴僅攜帶著少 量的糧食出發,在波域地方,他遇見了十二名乞者。噶瑪巴將此時自己所剩的糧食和這群乞丐們均分,並且化裝為一名乞丐繼續這趟旅程。

  後來噶瑪巴抵達了一處薩迦派的修行隱居處。在和民眾化緣時,他被居民認出,也受到了居民們的幫助和尊崇。其中一名牧羊童憑著直覺認出了噶瑪巴,並且將 這個消息在村落中散佈。村民們湊齊了一百匹馱滿貢品的馬匹供養噶瑪巴。噶瑪巴則吩咐當地的石匠雕刻了相當多的摩尼石。當這項工程完成後,噶瑪巴將他所獲得 的供養全數撥出,當作是石匠們的工資。

  噶瑪巴繼續前往果洛的旅程,在裏域地區,他碰見了一名小孩,這名小孩其實在數天前便宣稱噶瑪巴將來探視他。雖然噶瑪巴化裝成乞丐的樣子,但夏瑪祖古仍 毫無困難的認出他,噶瑪巴也認證這名小孩為新轉世的的夏瑪仁波切。他們兩人一起返回波域,同時噶瑪巴明瞭他的僕人昆都桑波非常擔心他的安危,便派人送了騾 子給昆都桑波,要昆都桑波立刻前來與他會合。在蘇丘卡波,噶瑪巴在一塊巨石上留下了自己的足印,也在此地和僕人昆都桑波會合。噶瑪巴為年輕的夏瑪仁波切依希寧波授戒,並花了兩年的時間將一切噶舉派的基本教法完整地傳授給夏瑪祖古。隨後噶瑪巴收到姜地國王的邀請,再度造訪該地,受到了皇室的歡迎。噶瑪巴在當地建了一座奉祀五位菩薩的佛殿,命名為「布達拉」,甚至連姜地國王也親身參與了這坐佛殿的興建工程。國王的麼子--米方天帕寧瑪也受戒成為一名僧侶,噶瑪巴也親自給予他教導。

  在果洛游化時,確映多傑又認出了嘉察仁波切,並在這名男孩三歲時即為他舉行升座典禮。當他自果洛返回時,有消息傳來說錫度仁波切和巴渥仁波切的轉世已經被發現了。噶瑪巴立即前往康地,找到這兩位轉世祖世,將他們帶回薑地接受教導。噶瑪巴給予他們甘珠爾的灌頂,並將完整的口傳教法傳授給他們。藏曆鐵牛年(西元1661年)三月十一日,噶瑪巴結束了所有傳授教法的課程,而噶瑪巴和兩位祖古則啟程前往離開已三十年的拉薩,並在沿途參聖地。

  這次他遇到了恰美惹嘎阿西的弟子明珠多傑。恰美惹嘎阿西是米丘多傑的化身,也是噶瑪噶舉「年多」支派的創始者。噶瑪巴認證了明珠多傑的岩藏法真實無偽,此岩藏法乃是經由蓮師的啟示而作的(6)。於是明珠多傑將它供養給 確映多傑。在噶瑪噶舉的傳承中,明珠多傑最有名的教法乃屬噶瑪巴西成就法。

抵達拉薩

  藏曆水牛年(西元1673年)三初三日,噶瑪巴一行人抵達拉薩。噶瑪巴直接前往布達拉宮拜訪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熱切地歡迎他,達賴喇嘛仔細地詢問噶瑪 巴旅程上的事情,並對江沙潭軍隊未攻打攻打西藏表示謝意。在會談中,他們討論大手印,達賴喇嘛並表明自己希望多瞭解大手印教法的心願。因為對噶瑪巴充滿悲 心,達賴喇嘛下了一道指示,噶瑪巴應獲釋放回到 楚布寺,並向並向噶瑪巴保證在必要時,楚布一定會受到保護。

  噶瑪巴從拉薩來到蓮師佛母依希措嘉的出生地。接著一行又訪問了蓮師的岩洞和一個當地有名的湖泊。據說此是在依希措嘉出生時出現的。噶瑪巴前往就康殿,舉行了許多修法儀式。在儀式進行當中,許多人曾親見菩薩。

回到楚布寺圓寂

  經過多年在外遊化後,最後確映多傑終於又回到楚布寺,受到了許多歡迎和慶祝。西元一六七三年,他在一個瑪哈噶拉的勝觀中,得知自已即將圓寂的徵兆,乃將下一世轉生的細節交給侍者昆都桑波,夏瑪仁波切以及嘉察仁波切。 確映多傑在木虎年十一月九日,噶瑪巴突感身體不適。十一日清晨,一道白色的彩虹出現在寺頂的正上方。同月十五日的黎明時分噶瑪巴確映多傑辭世,享年七十一歲。而那道白色的彩虹在他辭世後仍持續數日之久。他的靈骨舍利被奉置於塔中,和過去歷代噶瑪巴的含利塔並列於楚布。

  著名的弟子有:第七世夏瑪祖古夏瑪依希桑、第六世錫度祖古錫杜米胖聽列、第六世嘉察祖古嘉察紮巴卻英、棍都桑波、第五世巴渥祖古巴渥促拉聽列嘉措、第四世蘇曼祖古蘇曼聰巴祖古、蘇曼嘎旺仁欽寧波、寧瑪岩取者賈村寧波、江沙潭國王噶瑪切旺仁欽、 噶瑪仁欽王子、已達「見道」和「歡喜地」的噶瑪彭措、噶瑪坦揚大臣噶瑪桑珠司庫達龍阿旺紮西帕竹、噶瑪恰美惹嘎阿西。

 


 

(注1)即大孔雀王,據說他居住於安多地區瑪朱河旁的阿昧瑪臣山(原意“向大孔雀致敬”)區。傳說格薩爾嶺的寶劍即遺落在此山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