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6622

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

第九世噶瑪巴 旺秋多傑 (自在金剛)

(西元1556-1603)

09 karmapa

出生與認證

  旺秋多傑於藏曆火龍年(西元1556年)七月初七誕生於藏東的崔林。他出生前,他的母親夢到自己吹著一個白色的法螺,許多人也朝著她蜂擁而來。當他還 住母胎時,就被人到他念誦咒語。當他出生時,跏趺而坐,擦拭著自己的臉說道:「我就是噶瑪巴!」這名嬰孩跏坐三天之久,他的父親見到這幅景象心生敬畏而開 始向他頂禮。這時,小嬰孩站起來說:「嗡阿吽」後開始大笑。他的母親忙解下圍裙的繩子,要將他緊緊地裹起來,但是旺秋多傑說:「不行!」後來旺秋多傑讓父 親以綿羊皮將他裹住。

鄰近的人們都告訴旺秋多傑的父親這個小嬰孩可能是噶瑪巴的轉世,但他則對此採取懷疑的看法。然而,當他回家時,他卻發現旺秋多傑正以蓮花坐姿坐著,凝視著天空,而一道明亮的光線圍繞著他的頭部。而當旺秋多傑只有出生八天大時,就能自在地走著,完全不需任何人的幫助。

  這個小孩的聲名遠播,傳到了夏瑪仁波切袞秋衍拉和噶瑪貢寺的泰錫度仁波切處。於是夏瑪仁波切派遣嘉稱喇嘛前去調查此事,結果預言信中所描述的地方和旺 秋多傑的出生地完全一致。信中如此地寫著:「我下一世的轉世將誕生於一叫做「崔休霍扣」的地方,這個地方附近有一塊天然的觀音像的岩石,並毗鄰一條源自喜 馬拉雅山的河流。」而當嘉稱喇嘛抵達旺秋多傑家時,這名男嬰高興地叫著:「夏瑪巴!夏瑪巴!」,並告訴身旁的人不久夏瑪巴將會來見他。

錫度仁波切也迅速派了兩位助手前去觀察這個嬰孩,後來助手回報這孩子就是真正的噶瑪巴。於是錫度仁波切通知租普寺的執事,告知新的噶瑪巴已經找到。歷代噶 瑪巴的黑寶冠、印璽、法袍和一些法器等由 楚布送到了噶瑪寺。孩子正式認出第七世噶瑪巴卻紮嘉措的鈴。翌年,夏瑪昆丘延拉將密覺多傑所交付給他的法器送來。而幾乎在同時,中藏的政治領袖也發出認出 新噶瑪巴的官方信函,此一行動顯示當時的世俗勢力非常重視噶瑪巴在政治上的重要性,導致各個宗派往往或自動、或被迫的捲入政治的舞臺中。這是未來三位噶瑪 巴在多糾紛時代中一個突出的趨勢。

  旺秋多傑六歲時,被帶往楚布寺。在旅途中的某一天,他叫著:「錫度巴!錫度巴!」每個人都覺得很驚奇,因為錫度仁波切所派遣的使者隔天早晨即和他們會 面。數天後,錫度仁波切出現了,確認這名小孩即是噶瑪巴轉世,並授予他無量壽佛的灌頂。在這埸法會中,年幼的噶瑪巴見到他的老師以無量壽佛的形象示現。

  抵達楚布寺的前幾日,噶瑪巴旺秋多傑和他的侍從人員們開玩笑說該是夏瑪仁波切前來晉謁他的時候了。抵達隆澤時,隊伍遇見了第五世的夏瑪仁波切,而夏瑪 祖古也非常喜愛這個小男孩。噶瑪巴的僧團緩慢的旅行至 楚布。途中旺秋多傑陪同夏瑪仁波切至岡波乃囊朝聖,該地是杜松虔巴普修行之地。一行經由蘇曼和囊欽於藏曆金雞年一五六一年二月十二日抵達楚布,當天被視為 是吉祥的日子。許多法會正在進行,而前世噶瑪巴的忠實弟子姜國國王也致贈了許多禮物。同年四月七日,噶瑪巴接受沙彌戒並在 楚布寺的大佛陀像前舉行剃發。隨後夏瑪仁波切正式為噶瑪巴舉行坐床大典,並認證旺秋多傑為第九世噶瑪巴。同時接受皈依、菩薩誓戒、阿彌陀佛灌頂,以及許多 本尊法的灌頂口傳和教示。

學習過程

         夏瑪仁波切繼續教導年幼的噶瑪巴,傳予他三藏經典,以及一些噶舉傳承的教法。此時在第一次公開傳法時,旺秋多傑向一千八百位僧人以及許多中藏的政治代表們 傳授「岡波巴四法」,然後繼續由夏瑪和巴渥二位仁波切陪同到藏南,陽臣,和康省中部朝聖。一行來到雷謝林寺,在此,噶瑪巴向已受奉置的第一世噶瑪聽列的靈 骨致敬,接著他們來到噶舉傳承的祖師瑪爾巴的故鄉。巴渥仁波切幫助夏瑪仁波切為年輕的噶瑪巴授沙彌戒,而後兩位親教師便開始為他傳授:「大手印」和「那洛 巴六法」。

  旺秋多傑的童年大多隨著僧團旅行,此遊動寺院的戒律和修行極為嚴格。噶瑪巴身邊的學者皆致力於「喜金剛續」、「上樂金剛續」、彌勒菩薩的「寶性論」和 讓炯多傑的「甚深內義」等的研習。僧團中高等的密乘行者修學「那洛巴六法」、「大手印」和「施身法」,而一般的行者及僧眾則修「金剛亥母」、「四臂觀音」 和「馬頭明王」等的法。當時,要做一位噶瑪巴的貼身侍者,必須要在修行上已具備有相當的功夫才行。

  在夏瑪仁波切羊八井的寺院裏,旺秋多傑指導僧眾修各種法。此外,他又在仁邦王子阿旺吉天汪丘的宮中停留三個月。在此地,他首次和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會面。索南嘉措是當時格魯派的領導者,後來他由蒙古掩答汗授與「達賴喇嘛」的尊稱,意為「大海上師」。

  接著旺秋多傑途經藏南的貢波,此地一向是噶瑪噶舉和竹巴噶舉的中心。旅途中,夏瑪巴指導他修學讓炯多傑和米覺多傑的教法。此外,旺秋多傑還被邀請去調 停和仲裁各種爭端。行營來到南方的紮曰時,噶瑪巴第二次與索南嘉措會面。索南嘉措請求噶瑪巴調停雅隆藩國的一場政治爭端。兩位上師共同完成了一項三年的盟 約,然後在互相交換禮物後分手。他們在所停留的每個地方教導人們教義。在這趟由 楚布寺至漢藏邊境的旅程中一共有三萬名僧侶受戒。許多寺院重建,佛法也在各地復興。他們花了三年的時間到達了西藏東北方的止歐達澤多。

返回藏中

  藏曆木鼠年(西元1564年)十一月初三,噶瑪巴和夏瑪祖古返回藏中,最後抵達噶瑪貢寺。在這趟旅程中,他們經過了噶瑪巴的出生地,教導許多人們並順 道拜桑傑年巴竹投的菩提寺。隨後他們又繼續前往羌多,在那兒數以千計的人們接受了佛教。一天,有個人帶了一幅畫有噶瑪巴以及夏瑪祖古的唐卡前來晉謁噶瑪 巴,並祈求噶瑪巴加持。當噶瑪巴將吉祥米灑在這幅唐卡上時,這些米粒奇跡般地固定在畫上,同時也如同珠寶一樣,鑲嵌在畫中人物的帽子上。然後噶瑪巴一行人 再前往昌地,受到當地人們熱烈的歡迎,噶瑪巴為他們授戒,灌頂並且開示。最後他們返回 楚布寺。

  西元一五八0年, 旺秋多傑二十四歲那年,噶瑪巴自夏瑪仁波切處接受了具足戒,並在他的指導下研讀律藏,第五、第六和第七世噶瑪巴的教法以及所有的論著,他還由夏瑪仁波切得 到直貢噶舉和噶當巴傳承的教法。隨後夏瑪仁波切返回丹薩替寺,而噶瑪巴則造訪倉地、塔西隆波、桑拉林、邱德塔瑪、和桑森多臣。在塔西隆波,噶瑪巴舉行了一 項特殊的“宗喀巴及二法子”法會。接著噶瑪巴造訪了薩派規模盛大的寺院--圖登納佳林寺,並在薩迦派的祖師薩迦潘臣的塑像前舉行一項殊勝的法會。他也給予喇嘛們,及一般的信眾們灌頂以及教導。

  旺秋多傑到藏北各聖地朝聖完畢後,然後他返回楚布寺。他將密覺多傑和直貢噶舉傳承的教法傳與巴渥祖古,同時還剃度了許多僧眾,並製作完成一幅巨大的鑲 邊絲質釋迦牟尼佛絲制唐卡。完工之日這幅畫懸掛在一個巨大的岩石上,當時可見一道燦爛的光芒自佛陀的額頭射出,照耀各處。由於光十分的強烈,沒有人能直視 這幅畫。

  不久,夏瑪仁波切再度造訪楚布寺,並將口傳教法其餘的部分完全地傳給了噶瑪巴旺秋多傑。西元一五八三年,夏瑪仁波切圓寂。旺秋多傑將老師的靈骨安奉於 羊八井寺約舍利塔中,並把他的財產遺物分贈給前藏和後藏的寺院,用來買茶及物品救濟貧民,並贈送拉薩的大寺一座金制曼達盤。

遊化西藏

  後來昌的統治者德帕林彭巴邀請噶瑪巴前去訪問。因為這位統治者不只一次地邀請噶瑪巴,因此噶瑪巴決定接受邀請。噶瑪巴將教法遍傳全國,恢復許多寺院的 舊觀,並收了許多弟子。他前往貢波地區的納浦省,在那兒重建了許多寺院;也動身造訪西藏東南的擦裏,並詳細地指出前往上樂金剛聖地的途徑。這個地方即是著 名擦裏納佳。噶瑪巴在當地建造了一座寺院並將它命名為擦裏左喀。後來旺秋多傑到林邦去解決一些政治難題。噶瑪巴對於發生在自己時代中的種種政治爭端感到十 分哀傷。他覺得對於早期西藏佛教的緬念,將會帶起對佛法一股新的虔誠。因此,他計畫重修早期崇佛國王松贊同市和赤松德貞所建造的寺廟。

  噶瑪巴在為第三世巴渥楚拉嘉措剃度後,在楚布閉關一年。出關後,他到藏北遊化。據說在此龍王曾供養他,象徵此地區對噶瑪巴的虔誠,而人們也將當年的好 氣候和豐收歸因於供養。雖然旺秋多傑不似上一世的噶瑪巴著作那麼豐富,但他也寫下許多重要的論典,包括對直貢傳承「一意」之見解的評注。他最重要的著作是 「了義海」,而大手印的加行儀軌即是由此而出。此外,另一本重要的著作是「除無明暗」此書亦與大手印有關。二書目前皆仍受噶舉弟子的使用。

  回程時噶瑪巴旺秋多傑也造了擦裏、邱桑、羅銅、以及其他地方,傳法並為人們灌頂。在經過東左卡拉山谷時,噶瑪巴示現飛行的神通。見到這幅異象的人們都 向他頂禮,而許多外道也因此皈依佛教。旺秋多傑廣泛的致力於宗教和社會的慈善工作。在阿浦,他曾為許多人剃度受戒,同時終止了當地的打獵,並教導當地的人 尊重動物。

此外,他還在此地修造橋樑。本身精通魔法及巫術的不丹國王嘎銅因聽聞噶瑪巴的神通,便派人送了一封邀請函給噶瑪巴,希望他能前往不丹訪問。噶瑪巴答應了這 份請求,並且很快地使許多外道皈依佛法。噶瑪巴在不丹停留了一陣子,接受國王贈與一千金幣後,即回到貢波和擦裏左喀地方。在擦裏停留時,噶瑪巴進入甚深禪 定達九個月之久。在定中他見到上樂金剛,時輪金剛、以及噶居派的護法。

  出定後,噶瑪巴前往丹薩替的帕莫寺,並在那兒遇見新的夏瑪祖古轉世--嘎汪卻吉旺秋。新的夏瑪仁波切已出生在一個直貢傳承的家庭中。他認出這個孩子確實是夏瑪祖古的轉世,同時,他也為許多直貢巴的弟子剃度,授戒為僧。西元一五九四年,噶瑪巴將年幼的夏瑪巴帶回 楚布,並開始教導他岡倉傳承的法。噶瑪巴正式認證他為夏瑪祖古,並在達波些助林佛學院為他舉行坐床大典。接著,旺秋多傑與其僧團來到紮曰。在此他教導閉關的行者觀修亥母的法,並傳授岡波巴大師的法典論著,同時剃度了許多僧人。

  噶瑪巴的僧團經由位於達拉岡波的岡波巴大師舊寺,來到了貢波。在此旺秋多傑幫助了當地的居民,並捐助基金給當地的寺廟做為維修之用。他在貢波住了八 年,其生活在閉關和弘法利生的事業之間相互交替著。在閉關中,噶瑪巴最主要的是做瑪哈嘎拉的觀修,而在傳法方面,則著重在前八世之噶瑪巴的教法。

著書立說

旺秋多傑在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曾於此修行的紮西貢塘建立一所新的閉關道場。他在此完成時輪金剛續及四部密續之注釋,另外也寫了毗盧遮那佛的成就法。接著 他完成了所有前八世之噶瑪巴的教法傳授,此工作在早先就已開始進行。他又主持一場祈福法會,最後在他為僧團舉行一場時輪金剛的灌頂後,便開始進入閉關修 行。

這般密集的修行結束後,旺秋多傑為他的弟子傳授噶舉教法的精華。首先他教導岡波巴大師的「解脫莊嚴寶」,此書指出進入佛法的道次第,經由小乘、大乘階段, 而到達開悟。按著旺秋多傑教導密乘法,強調「那洛六法」和「大手印」。接著,噶瑪巴舉行「黑金剛寶冠法會」,授以傳承的加持和啟發,共有一萬人參加。然後 他為第五世錫度卻吉嘉晨剃度授戒,並教他噶舉傳承的法教。噶瑪巴對於律藏、阿毗達磨柯沙(俱舍論)、中觀以及般若經皆著有短篇的論,並對大手印寫了三部著 作。

  後來他收到來自錫金國王的邀請函,放請他造訪錫金。但當時噶瑪巴無法前往,因此他派遣了一位資深的喇嘛代表他前往錫金。而這名喇嘛在錫金建造了三座寺 院分別是拉隴寺、波桐寺以及隆德寺。他們要求噶瑪巴為這三座寺院祈福,噶瑪巴答應了這項請求,並允諾他將在西藏修法為此三座寺院祈福,因為他本人無法前往 不丹。噶瑪巴遣人送一份指示前往不丹,上面注明修法的吉時,並要求每件事皆如理如法處理。果然在拉隴寺舉行修法儀式時,三隻巨鷹自西藏方飛來,將吉祥米恰 恰灑在新的屋頂上方。

  第九世噶瑪巴接到在中國的蒙古皇帝之邀,但為他所婉拒,不過他卻答應訪問前、後藏。旺秋多傑又到竹巴噶舉的總寺桑阿卻林(密咒法寺)傳法。在返回 楚布前,噶瑪巴訪問了後藏和林邦等許多地方,並與其僧團舉行一次新年的祈願法會,也為第六世夏瑪卻吉汪丘剃度。噶瑪巴對於噶舉寺院的整修與擴建極感興趣。他曾請第二世的噶瑪聽列整修謝珠林寺,而噶瑪聽列也順利完成了這項工作。

  噶瑪巴受外蒙古霍圖王之邀前往訪問。為了對旺秋多傑的大悲表達敬意,霍圖王大赦所有囚犯,並發誓遵行非暴力原則。噶瑪巴舉行了黑金剛寶冠法會,並教導宮廷大臣和人民修行觀音法,以啟發證覺的菩提心。

緣畢圓寂

  噶瑪巴也造訪了噶舉派的佛學院。桑格拉林,在那兒他講解許多經典。而此時,他談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而健康也逐漸地衰退。一六0三年的新年慶典過後不久,噶瑪巴即感到不適。他知道自己即將圓寂,於是留下預言信函。信上說,下一世的噶瑪巴將轉生於西康他將有關自己未來世預言文件交給夏瑪祖古保存,並在藏曆水兔年一月二十八日圓寂。住世四十七歲。第二天清晨,他便圓寂了,其舍利骨灰則被奉置於 楚布。

著名弟子

  旺秋多傑的主要弟子中,最具影響力的是著作極豐的覺囊巴學者兼譯師多羅那他。他著有「印度佛教史」一書。噶瑪巴將噶瑪噶舉傳承教法的灌頂,口傳和教示 全部傳授給他。有一次在教學時,噶瑪巴拿了一缽大麥用鞭子攪拌後,放在多羅那他的頭上說:「我將如同噶瑪巴對烏金巴一樣,把噶舉傳承全部傳授給你。」 (注:依第十四世大寶法王所述,多羅那他乃蔣貢康楚以康楚之名轉世之前的諸多轉世之一。)

  其他著名弟子還有:第六世夏瑪祖古夏瑪卻吉旺秋、第五世錫度祖古錫度卻吉嘉晨、第五世嘉察祖古嘉察綽巴邱揚、第三世巴渥祖古巴渥楚拉嘉措、直貢噶舉卻吉仁欽南嘉、達龍噶舉卻吉貢瑪紮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