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6622

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

第八世噶瑪巴 米覺多傑 (不動金剛)

(西元1507-1554年)

08 karmapa

轉世預言

  在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圓寂前,他曾在一個勝觀中見到當來下生彌勒尊佛。佛說:「我們已接近釋迦牟尼佛的末法時代,許多眾生墮入惡道,所以你必須化身無量來救度他們。」此外,卻紮嘉措也看到了他下一世出生時周邊的環境。第二天他醒來後把細節記下,並交給他的攝政。

出生與認證

  米覺多傑誕生於藏曆火兔年(西元1507年)十一月初四清晨,他出生在藏東地方的丹丘省。出生時,當地出現了許多瑞兆,濃郁香氣彌漫。在米覺多傑誕生的屋子上出現了一根彩虹的柱子,許多花朵從天而降。這名嬰孩抹抹嘴,宣說著:「我就是噶瑪巴!」 有關這位元不凡孩子的消息很快的傳到了第三世錫 杜仁波切紮西巴久的耳朵裏。他發現孩子的出生地和上一世大寶法王留下的轉世預言信函中所述的細節相符合。錫度仁波切決定觀察這個孩子,並拜訪他的雙親,便派遣了一名使者去看看這名嬰孩是否即是噶瑪巴的轉世。

  不久,這名小孩被帶往錫度仁波切處,在那兒錫度仁波切問了他幾個問題:「父母親的名字為何?房子附近有任何的棕櫚樹嗎?大門所朝的方向為何?如果附近 有條溪流,它流向何方?」隨後小孩說:「父親名為「安姜」,母親則叫做「阿瑪住」;房子周圍種有棕櫚樹;大門朝向東方;附近的小溪也流向東方」,所有的答 案均和預言信上的內容一致。 於是錫杜仁波切確定這個孩子就是噶瑪巴的轉世。

  但為了孩子的安全,他要求孩子的雙親嚴守秘密三個月。他又給孩子的雙親一些加持的藥丸、茶、酥油和乳香等,並告訴他們:「酥油茶給孩子喝,並在他面前 燃此香,告訴他這是錫度仁波切送來的,然後再給他加持丸。如果他真是噶瑪巴的轉世,一定會說出一些話,請告訴我他說些什麼。」父親遵照仁波切的指示做了, 幼小的噶瑪巴念出:「噯瑪火」三個字,並說:「不要懷疑我,我就是噶瑪巴。」這個消息被報告給錫杜仁波切。

  在米覺多傑三個月大時錫度仁波切便帶他回噶瑪貢寺,正式地認證他為噶瑪巴。 米覺多傑四個月大時,大禪師「項臣謝頗瓦」也來看這個孩子,謝頰瓦是第七世噶瑪巴的親近弟子。

  這名弟子是位隱士,他贈送米覺多傑杵和鈴鼓。米覺多傑見到這兩件禮物後變得很快樂,並開始非常熟練的搖著手鼓和鈴。當時正在舉行薈供,謝頗瓦問年幼的噶瑪巴:「如果你是噶瑪巴的話,是否記得曾在上面的佛殿教了我什麼?」 米覺多傑回答說:「我教你大手印和那洛六法。」謝頗瓦聽到米覺多傑正確無誤的回答,非常高興見到他的老師又回來了。

  西元一五一二年當米覺多傑五歲時,米覺多傑受邀至康省東部裏沃奇地方的名人洛隆巴處時。在那兒索南仁欽喇嘛問他真正的面目是誰時,米覺多傑聞言立刻大 笑,並說:「有時我是蓮花生,有時是薩惹哈,另外有些時候,我是噶瑪巴。我有許多化身,在藏地有十六個,在藏西有一位領導者也是我的化身。」

第一次法王之爭

  同年另有一位來自安多的孩子,孩子的母親宣稱她的小孩才是新的噶瑪巴,這個消息很快地傳開來。於是嘉察仁波切塔西南佳和喇嘛陽裏巴便前往裏沃奇,試圖將這件事件平息下來,並且立誓在確定出那位才是真正的轉世前絕不對兩位轉世靈童有任何的差別待遇。

  然而當他們與這位對手一同晉見米覺多傑時,每個人都不自覺地為他的威嚴所攝,自然地向米覺多傑頂禮,自此確認了米覺多傑才是真正的噶瑪巴。嘉察仁波切正式函告所有噶瑪噶舉傳承的寺院說:「依據蓮花生大士的預吉,第八世噶瑪巴的名字是 米覺多傑」。次年,嘉察仁波切在寺廟的大殿為第八世噶瑪巴舉行升座儀式。

學習過程

  第八世噶瑪巴的教育始於七歲時,第一位親教師錫杜仁波切為他傳八戒和一些基本的噶舉教法。接著米覺多傑做了一次寺廟之旅,他前往蘇曼寺。在那兒,一次 有關噶舉傳承的勝觀中,他在定中清楚地明瞭自己的前世,喚起了他對自己豐富傳承的認識。隨後桑傑年巴竹投邀請他訪問丹扣,桑傑年巴曾受第七世噶瑪巴卻紮嘉 措指定為其下一世的傳承持有者,當噶瑪巴抵達該地時,受到數以千計的僧侶歡迎及崇敬。

  在此初次相會後,米覺多傑和其行營深入康地,他的內在潛能繼續受到勝觀的啟發。在昌住林寺時,米覺多傑於定中見到佛陀,他得到釋迦牟尼佛的教法,而佛 陀的兩大弟子舍利佛和目犍蓮都隨侍在側。隔天則於定中見到法稱(注1)和迪那嘎(注2)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傳授中觀給他。有一次在這裏,年輕的噶瑪巴做了 一個重要的夢。夢中空行母告訴他:「你是代表三世一切諸佛事業的化現。」

  米覺多傑一行輕裝返回裏渥切,在此他致力於傳法以及慈善工作。後來噶瑪巴再次訪問他的出生地丹丘。在此他得到一個殊勝的悟境,其中蓮師為他揭示其真實的本質:「我是蓮花生,你是我主要的弟子嘉瓦卻揚。我倆共同的本質是金剛持。」

  在拉達克一條巨蛇爬進宮殿中,並且待在那兒不走。皇宮裏開了許多次會研商如何將這條巨蛇驅離皇宮,但是沒有找到方法。最後一位喇嘛建議不妨請教噶瑪 巴。於是一個特使團前往貢波,裝載了乾梅、杏樹和穀物等禮物。噶瑪巴寫了一封信,上面說著:「大蛇啊!這是我的命令,不要害人,立刻返回自己的地方!」並 告訴使者必須在廳外窗戶旁大聲地朗誦這封信。後來當巨蛇聽見信的內容後,開始劇烈地搖動,甚至整座宮殿沉入宮殿旁的湖中。不久, 米覺多傑由於憶念杜松虔巴而來到岡波岡拉(岡波雪山)朝聖。他將腳印留在這裏的許多岩洞中。

  西元一五一六年噶瑪巴九歲時,雲南地區江沙潭的國王聽聞了年輕的噶瑪巴的教法後,寄了一封邀請函邀請噶瑪巴前往他的國家訪問。噶瑪巴接受了國王的邀請前去訪問,國王派遣了四名將軍和一萬士兵前往護噶瑪巴。

  藏曆火兔年四月初三日噶瑪巴抵達了西藏邊境。在那兒他遇見姜王,國王乘著轎子,他的兄弟和叔父則乘坐著大象。兩旁均有裝飾種顏色的馬匹護送著他們。國 王在噶瑪巴前恭敬他頂禮。當他向噶瑪巴行禮時,大象們的拴繩斷裂,象群高舉象鼻,亦向噶瑪巴行三次禮。此刻,天空響起了雷聲。噶瑪巴在盛大的歡迎和快樂氣 氛中進入了宮殿,一面由十六個人拖曳的大鼓發出聲響,表示對噶瑪巴的崇敬。噶瑪巴進入宮殿後,灑了一些米,這些米粒馬上被人們爭相索取。噶瑪巴法座就在王 和王室成員的旁邊,根據該國的禮俗,噶瑪巴受到相當地崇敬。

  國王給予年輕的噶巴極高的榮譽和許多供養。米覺多傑自然而不造作的威儀給予國王甚大的震撼。國王過去從未發心為佛教做事,先前更曾反對佛教,現在則皈 依佛教,並且領受灌項和開示。在這之後,他便決心在其領土內弘揚佛法,並在政治上採取不侵略政策。國王並答應派遣五百名童至西藏,接受訓練為比丘,並立誓 和鄰近的國家維持和平達十三年之久。此外,王還供養國內一百座佛寺的啟建。噶瑪巴 米覺多傑在皇宮中待了七天,將許多事物轉化成合乎佛教。在他臨走前,噶瑪巴承諾七年內會再度拜訪這個國度。

  經過裏塘時,出現了許多的異象,同時噶瑪巴遇見了一群人,並指出這群人和他前世便有因緣。當噶瑪巴在紐地時,獲悉第二世嘉察仁波切圓寂的消息,便寫了 一封信函告知弟子們應將舍利收集並保存於舍利塔中。接著噶瑪巴前往擦林達裏,舉行了一個紀念宗喀巴和他的兩名大弟子達瑪仁欽和克主傑的父子三聖人的修法儀 式,隨後前往仁欽林寺(位在妥垢地方)。

  因為希望接受更多的教法和灌頂,噶瑪巴寫信給錫度祖古,要求桑傑年巴竹投能來傳法。西元一五一七年十一月,噶瑪巴進入其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階段。米覺 多傑自桑傑年巴處接受了「沙彌戒」。桑傑年巴同時為他仔細地解釋「普斯帕瑪拉」和「卡瑞卡(律藏)」和菩薩戒的意義,並將帝洛巴和那洛巴的教法一併傳給了 米覺多傑。噶瑪巴也詳細地研讀了時輪金剛續。

  雖然桑傑年巴仁波切很富有,但他卻是噶舉教派的標準苦行者。西元一五一七年起的三年中,米覺多傑從桑傑年巴得到廣博而深入的教示,包括軋噶瑪噶舉傳承法教的完整傳授。十一歲那年, 米覺多傑訪問貢波卡拉和嘉騰,並在當地演譯因果業力的本性,以及如何超越生死相續的輪回。許多人將噶瑪巴的話銘記在心,並成了他的弟子。

  三年教學結束後,桑傑年巴竹投在教導噶瑪巴這項任務完成在噶瑪貢寺圓寂。然而他了無缺憾,因為他確知米覺多傑已完全融貫了他的教法。而藏曆土兔年(西 元1519年)一月,舉行了紀念桑傑年巴竹投的荼昆法會,在法會進行中,他奇跡似地示現,並授予噶瑪巴特殊的教法,噶瑪巴也同時完全瞭解了上師教法的實 義。數年後,夏瑪祖古也圓寂了,住世七十四年。

  隨後噶瑪巴前往碧悠浦、浦尼、柯摩特、羌薩以及嘎登林寺。有一位比丘在一個勝觀中告訴米覺多傑,說他在過去的燃燈佛時代曾為蓮師。於是米覺多傑問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從蓮花中出生的地點在哪里?你住在哪里?」比丘回答說:「虛空是從哪里來的?」說完便消失了。當在思惟這件事時,噶瑪巴悟到千佛 中,每一尊佛都伴有一位蓮師做為開悟的自然表徵。

  當米覺多傑一行人緩慢的通過西康,在這段旅程中噶瑪巴為曾教導超過上萬人修學佛法。前往擦裏朝聖時,他遇見了一群向他頂禮的群眾。在這些人之中,有一 名小男孩被噶瑪巴認證為夏瑪的轉世。因此噶瑪巴帶著這名小男孩一同去觀看當地一處天然生成的上樂金剛像,並在途中認出了第三世嘉察仁波切紮巴帕久。

  在瑪爾康米覺多傑用大理石雕塑了一尊他自己的石像,在一次法會中,噶瑪巴把雕像放在自己面前,然後問它:「你像我嗎?」雕像回答:「是的!當然是!我 像你。」然後噶瑪巴由剩餘的石頭上擠下一塊來,如同擠奶油一般,然後將自已的手掌和指印留在上面。目前此雕像及石塊仍保留在噶瑪巴位於印度的駐錫地─錫金 隆德寺。

  西元1529年,噶瑪巴為時年五歲的第五世夏瑪祖古袞秋謝拉舉行坐床大典。之後噶瑪巴也認證了第四世錫杜仁波切-卻吉果恰和第四世嘉察仁波切-紮巴多竹,噶瑪巴分別為他們舉行坐床大典並收作為自己的弟子。 米覺多傑寫了一部關於律藏的論,一部「般若波羅密多論」、「阿毗達磨論」和「中觀論」、以及許多研討「大手印」和其他相關教法的著作。

  雖然蒙古人邀請他前往索波訪問,然而米覺多傑並沒有時間前往蒙古。他要返回菩提寺,並在一路上參訪聖地,然後前往噶瑪貢寺。回到噶瑪寺後,米覺多傑遇 到中國的皇帝明武宗派來的密使。當時明武宗派遣了五百名將官攜帶金、銀、珍珠、聖畫像以及僧袍前往晉謁噶瑪巴,邀請他到中國訪問。此時噶瑪巴心中浮現一幅 景象--天空中出現了兩個太陽,其中一個迅速地墜至地平線。噶瑪巴以此徵兆推斷武宗皇帝即將駕崩,於是婉拒了這項邀請,並且吩咐特使迅速返回中國。中國使節十分憤怒,於是將供物取回,返回中國。使節回到中國後發現,噶瑪巴的預言完全正確,皇帝和皇后果然剛剛駕崩。

  接著米覺多傑由康地來到西藏中部。在桑丁地方,多傑帕莫仁波切供養他一座寺廟。回到楚布後,他發現此寺極待整修,於是便展開修護的工作。後來蘇曼聰巴仁波切訪問噶瑪巴,看到他是上樂金剛的化身。

  米覺多傑和第三世噶瑪巴相似,皆極喜愛學習各方面的學術。他是一位非常有才華的因明學家。在仁欽紮西譯師的指導下,他精通梵文,此外亦在詩畫和雕刻上有相當的成就。做為一位僧人 米覺多傑是一個檢樸而嚴肅的榜樣,而做為一位大手印的大師,他則完全生活在悟境中,一切生起的現象皆自行解脫。

  經過一段時間的行政工作後,米覺多傑和他的隨員再度出外游化。他訪問了拉德尼的噶當巴寺廟,按著他到岡裏托卡,此處乃是寧瑪之聖者龍欽巴的閉關處。他在此將腳印以及他的坐騎的蹄印留在山石石上。

  接著米覺多傑來到年老的噶瑪聽列的閉關處。噶瑪聽列為他傳授咕嚕咕烈、瑪哈嘎拉和毗沙門天王的灌頂。然後他們一起到設在雷謝林「善說寺」的佛學院,米覺多傑並在此傳法。次年年底,噶瑪巴再度遇到噶瑪聽列。此次這位長老學者傳授 米覺多傑那洛巴六法。

  二十二歲時,噶瑪巴自住持堪欽卻竹辛給處領受具足戒,卻竹辛給是喀什米爾學者釋迦師利的化身。在儀式中,卻竹辛給受到噶瑪聽列的幫忙。卻竹辛給非常詳 細的傳授 米覺多傑有關「他空見」的教理。他要求米覺多傑弘揚這個非常重要的哲學觀念,此見地在覺囊和寧瑪的傳承中流通甚廣。然而由於格魯傳承信徒所持的「自空 見」,導致受到他們的攻擊。於是「他空見」由傳承傳下,最後由蔣貢康楚羅卓他耶傳給第十五世噶瑪巴。康楚仁波切以此觀念做為他的「利美--不分教派」運動的基石。所以 米覺多傑可以說是此十九世紀佛教復興運動之重要先驅者。

  然後米覺多傑前往達波些助林佛學院,在那兒他指導弟子研討更深入的教理。噶瑪聽列對於米覺多傑的教導影響極大。米覺多傑和他在一起的三年中,曾學習彌 勒五論、七部、陳那和法稱的因明論釋、無著的阿毗達磨論、世親的阿毗達磨俱舍論、律學、龍樹的六大論著、月稱的入中論、喜金剛本續、星相學,以及許多大乘 和密乘的印度佛教法典。

  米覺多傑同時讀其他二十五部不同的論著,並完全地理解。除了對印度佛教的深入研究外,噶瑪聽列也同時介紹了米覺多傑有關哦大譯師和薩迦班智達的論著。 米覺多傑是一位模範學僧,在這段長而密集的修學期間,他完全保持專注的態度,並經常思惟教法的內容,及其相關的意義。對於深奧難解之處,也鍥而不拾的提出 質問和討論,以得到澈底的了悟。

  噶瑪巴如此用功,以致連吃飯的時間都很少,所以身體有點虛弱。噶瑪聽列稱讚噶瑪巴是一位經論大師,米覺多傑則稱讚他的老師說:「您正在菩薩的初地,輪回和涅盤的邊界。就此事與輪回的關係而言,您已是一位不退轉者,具有再來的力量。」

  接著米覺多傑緩慢的通過西康,在此他曾教導超過一萬人修學佛法。有次,米覺多傑在楚布寺時見到了薩迦班智達(注3),班智達的周圍有許多的菩薩環繞著,而米覺多傑從他那學兒到了重要的教法。

修行與著書

  米覺多傑的學業結束後,他將大部的時間都用於修行上面。在一個勝觀中,空行母帶他去見大成就者沙瓦裏巴。沙瓦裏巴曾把大手印傳給梅紀巴,他為米覺多傑 指出心性說:「輪回和涅盤皆源於自心。你的心就是智慧,所以在層次上並無任何差異。每一件事皆源於自心。」沙瓦裏巴說完就消失了。

  米覺多傑的論著極豐,影響力深遠,然而有某些部分亦曾引起爭論。在二十三歲時,他為:「現觀莊嚴論」做了一部注釋,名為:「至尊休息論」,然後他邀請 格魯派的學者沙拉傑尊對比書做一評論。於是這位有才華的學者自己也做了一篇論釋,其中有言:「噶瑪巴是一位崇高的轉世上師和論師,因此,我無法批評他。然 而在他的邀請之下,我依他的著作」寫下了「覆噶瑪巴」一文。於是一場有名的學術辯論便在榮耀的噶瑪巴和有名的格魯派學者之間展開。

  米覺多傑的論著超過三十卷,比噶瑪巴西多十四卷。其中包括聲明、內明、阿毗達磨論、中觀哲學、藝術和詩學等。他還寫下有關大手印的重要法典,並發起藝術界的「噶瑪嘎迫--噶瑪藝術營」的運動。此外,為了紀念他的上師桑傑年巴,他還著有修心的法本「上師四座瑜珈」。此法成為岡倉傳承最重要的教法之一。

請佛住世

  西元一五四六年,米覺多傑得到他即將圓寂的微兆,然而由於夏瑪仁波切和巴渥仁波切的祈請繼續住世利生,所以噶瑪巴答應再延長自己的壽命數年。他和他的僧團出發做最後一次噶瑪噶舉傳承寺院之旅。途中 米覺多傑告訴他的侍者將其周圍的禮儀放寬,因為他希望群眾能更容易與他見面。

  途中米覺多傑以詩的形式記述許多化的勝觀,其中最特殊的一次是他看到上樂金剛坐在金剛亥母的頂上,由上師,也就是上樂金剛放出智慧甘露,使眾生對於輪 回與涅盤的概念皆轉為證悟的智慧,同時有一金剛鉤令此智慧堅固不搖。另外在同一個勝觀中,他看到輪回被放在一個鍋中烹毀,此鍋放在一個金剛三角架上。在另 一個勝觀中, 米覺多傑看到八位蓮師和八位噶瑪巴正在進行一次秘密的傳法。

代眾生苦

  米覺多傑晚年健康轉壞,但他仍不斷努力工作。西元一五五四年,藏南爆發麻瘋病,於是噶瑪巴到那裏設法消除此疾疫。該地中心有一座黑塔,為四座小塔斯圍繞。中間這座塔有一條那伽龍的標誌,傳說它就是引起麻瘋病的原因,兩周圍的四座塔正代表了它的手和腳。 米覺多傑進入塔的中央,以大悲之力將導致產生疾病的不調因素溶入自身。傳染病很快消失,於是米覺多傑返回夏瑪仁波切的達波謝珠林寺院「講修寺」。

  然而不久,噶瑪巴自己開始顯示出感染麻瘋病的徵兆,很快就不能走路了。他知道自己即將圓寂,於是穿戴起報身佛的服飾和莊嚴,並以此裝飾和弟子相見。接著噶瑪巴 米覺多傑將他所有的教法均傳給夏瑪祖古,並任命他為噶瑪巴事業的繼任者,並且將他的個人書籍,聖物、法器以及有關下一世轉世的預言信悉數交給了夏瑪祖古,隨後噶瑪巴則準備離開這個世界。

  藏曆木虎年八月二十三日正午,噶瑪巴於屬於夏瑪仁波切的達波些助林佛學院圓寂,住世四十七歲。他的法體在楚布荼毗,當時,天空出現瑞兆,荼毗後出現了珍貴的舍利夏瑪仁波切將其舍利安置於銀制的舍利塔中。

  第八世噶瑪巴著名的弟子有:第五世夏瑪仁波切 (1525-1583)夏瑪昆秋衍拉、第四世錫杜仁波切 (1524-1585)錫杜卻吉勾察、第四世嘉察仁波切嘉察綽巴多、第二世巴渥仁波切巴渥楚拉天瓦、噶瑪聽列仁波切。此外,他的學生中還有許多藝術家、醫師、詩人等,皆深深受到他的影響。

 


 

(注1) 一位精神證悟成就極高的上師和譯師 
(注2) 來自南印的因明學者
(注3) 藏傳佛教薩迦派的創建者,即貢噶嘉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