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65949

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正行活動|圓滿日開示

時間:2017年2月19日下午
地點:印度聖地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201702192 1

清淨布施,累積福德第一因

下午1:00至2:30《藥師七佛》法會時,僧眾協助發送上午的薈供品:包於紅、白、黃、藍、綠等五色絲袋中,繫上印製著「34th Kagyu Monlam」字樣、五色彩帶的3種水果。

下午3:00,法王上法座,接受會眾代表獻圓滿曼達後,接著請11位本屆功德主上台、坐在面對法王法座的多彩地毯上,法王戴上事業黑法冠,給予關於「布施」及「迴向」的開示,同時賜與七政寶、八吉祥的特別加持。

法王開示:

今天下午的主題,是「宣揚信施功德利益」,主因是我們在噶舉祈願法會期間,積聚了許多善業,為使這樣的善功德不浪費、不壞失,因此要迴向成就圓滿佛果。有關迴向,包含了幾個部分:

1.闡述迴向的功德利益,
2.實際迴向,
3.清淨迴向等。

■ 布施,對今生、來世和究竟都有大利益

月稱論師在《入中論》中提到:

彼諸眾生皆求樂,
若無資具樂非有,
知受用具從施出,
故佛先說布施論。

我們若是希冀真正的喜樂,就要努力先得到喜樂的因,也就是資具,這樣的資具,也就是財富,不會無因而成,也不會是由顛倒因而成,而是要具備福德,才有可能達成。

同樣的,在《入中論》中也提到:

如是施等三種法,
善逝多為在家說,
彼等亦即福資糧。

這一段的意思是,有三種福德資糧,就是布施福、持戒福和修持福。而這三種累積福德的方式中,最殊勝者就是布施。

布施有無量利益,比較容易理解,同時讓人很有感受的,是出自《郁迦羅越問菩薩行經》:

所施者為是我所,在家者為非我所;
施與者為要,在家者為無要。

這段的意思是:布施的善業能夠帶到來生,能夠在自己心續上成熟,所以是「我所」;如果吝嗇地將積蓄存放在家裡,死亡的時候一點也帶不走,對來生也沒有任何幫助,因此「非我所」。

總而言之,布施的利益有很多,會帶給你今生、來生或暫時、究竟的利益。然而利益不僅是經典中的那些解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看到很多樂善好施的人,他們真的能夠利益到很多人,因此,其實不用引經據典說太多。

接著講到「布施」的字義,這從梵文上會比較準確,藏文並不是剛好對應到梵文的字詞,無論如何,《大乘莊嚴經論》中對於「布施」的字義解釋是「除貧」。一般而言,「布施」分為三種:「財施」、「無畏施」、「法施」這三種。

■迴向,讓善根直至菩提不乾枯

以上是講解了「布施」暨「迴向布施」的利益之後,接下來就要談「實際迴向」,以及「為何要做迴向」。

我們說,如果做一件善事之後,一定要做迴向,因為若不這麼做,可能就此浪費了善根,或讓善的力量減弱,透過以下四種原因,會讓「善根」消失或減弱,這四種能摧毀善福德的因是:

1. 對特殊的對象生起很大嗔心
2. 生起邪見
3. 行善之後後悔
4. 詆毀大師、菩薩

當然還有許多其他的因,會讓我們所累積的善的福德力減少或減弱,例如生起傲慢之心,或當你做完善事,不斷對人炫耀、到處宣說等等,都會減少福德力,總之,記得做完善行、累積善業後,一定要迴向圓滿佛果,不要讓這樣的善福德,因「我慢」等障礙而浪費了,因此要迴向成就圓滿佛果。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中提到一個偈文;但這裡說明一下,查找經文後發現,文中並沒有這個偈子,或許是之後的西藏智者,將此經文中的長行寫成了偈文。總之這段經文的大意是:

如同一滴水滴入大海中,
只要大海不乾枯,這滴水也永遠不會乾枯;
同理,只要你將積聚的點滴善行迴向菩提,
則在未成佛之前,此善福德都不會消失。

同樣在許多經典當中,如《入菩薩行論》、《彌勒菩薩請問經》都提及,這樣迴向不僅保有善行,還能讓福德不斷增長。

其他佛經中也提到,如果你迴向,則會讓這些福德成為未來成佛之因。為什麼說做善行迴向就能成就佛果位呢?如果我們迴向未來成佛,為何這些善就會成為成佛之因呢?事部當中的四部總續之一的《妙臂童子所問經》提到:「一切善法皆悉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譬如眾流皆歸於海,既入海已咸成一味。」意思是,就如同萬川流入大海一般,當千川百河還在各自奔流時,都有各自味道,但當匯歸到大海時,就成為同一種海的鹹味;如同此理,當你做許多善行,並迴向菩提果位的話,則都會成為成佛之因。

■ 布施,要有三種「清淨」

接著,要談到的是如何做清淨的迴向呢?依據印度大班智達布達師利的看法是,布施要具備三種清淨:

一, 境清淨
二, 物清淨
三, 心清淨

這裡的「境」是指布施的「對境」、布施給誰;「物」指的是布施的東西;「心」是指要具備菩提心。

第一種清淨:布施的對境

第一種「清淨」部分,是指「對境」,經典中提到有三種:

1. 功德境:具有功德者,例如佛法僧三寶;
2. 利益境:對你有恩德利益者,如父母親友;
3. 痛苦境:需要照顧的人,如病苦、窮困者等。

一般我們會提到「上供下施」,好像感覺不同,但其實都包含在「布施」中,另外必須清楚瞭解一點,有些人認為佛教僅提及要「上供諸佛」,但並未提及要「下施照顧病苦、窮苦者」,或有人知道佛經有如此道理,但不知道如何去做,因此,很重要的是要知道,佛教不僅包括「上供」,也包括「下施」。

「功德境」的對象,許多經論都談到是指上師、僧團等等,其中尤其會談到「供養僧寶的功德利益是非常大的」,因為「僧寶」不僅有供養的功德,你還會因此得到對境「受用」的功德,因為三寶之中「僧寶」是唯一能示現「受用」的供養對境,其他供養佛寶、法寶是無此「受用」功德的,因此就像《正法念處經》中形容聖僧是「所應惠施,普應惠施。」僧寶是我們恆常要布施供養的對境,這是很重要的。

第二種清淨:布施物

「供品要清淨」指的是布施物不是搶來、騙來的,而是如法、清靜的物品。

第三種清淨:布施的動機

接下來要具備的是「要有菩提心」,無論在布施或供養時,「發心」和「動機」都是非常重要的。經典中提到布施的時候,「八種垢染動機」是要避免的:

1. 為名聞利養、好名聲而布施;
2. 被迫而布施;
3. 希望得到好處、想求回報而布施;
4. 來世要能夠更加富有、成為億萬富翁而布施;
5. 布施之後後悔;
6. 為了和他人比較,出於嫉妒、競爭之心而布施;
7. 以傲慢之心,例如覺得「只有我做得到」而布施;
8. 前、中、後等布施各個階段中,不具備清淨動機。

總而言之,布施時,要「對境」、「發心」、「物品」都清淨正確才行。我相信這次祈願法會的所有施主,都是清淨的,但剛剛解釋起來好像標準挺高的,就像過去一位上師開示善惡功過之後,一個老太婆對他說:「當您開示善業功德的時候,不僅是你,我也是挺有希望的;當您開示惡業過患的時候,不僅是我,我看您也好不到哪兒去。」所以我想也不要講太多,不然就變得跟那位上師一樣了。總之,這次法會期間我們累積了很多的善,現在要做迴向。

做迴向時,要向《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所教授一般,將所有眾生、有情所行的善,集合起來做迴向,不僅你、我、現在的善,而是一切有情在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的善,我們現在發願來集合做迴向。

今天有點時間,所以說了許多,其實我現在身體不大舒服,這幾天也都沒怎麼睡,也感冒了,但嘉春仁波切為主的諸多施主至今圓滿護持了六年,要對他們做一個總迴向,因此想要好好解說一下「迴向」的功德利益。接下來有給予施主八吉祥加持等儀式。

(之後,針對蔣貢仁波切的事件,法王也首次做出公開開示(專文另見連結)。)

■ 謝謝所有人、所有善緣

在念誦〈冥陽迴向文〉後,法王發表感謝致辭:

最後我要感謝第34屆祈願法會的喇嘛確札及許多祖古,這次許多祖古和一般普通僧眾一樣,做很多工作、忙到很晚、東奔西跑的非常辛苦,還有這次很多堪布也加入團隊,還有祈願法會工作人員等,我帶的名牌和工作人員一樣,我也有一樣的工作證,我們有機會這段期間同甘共苦,我覺得非常難得,藉此機會,再次謝謝你們!

同時,我也要謝謝以明就仁波切為主的德噶寺所有僧眾、執事們,給予了祈願法會百分之百的支持,我們可以看到,祈願會場就在德噶寺旁邊;也要感謝噶舉辯經法會很多工作人員,後來也成為噶舉大祈願法會的工作人員,例如《解脫莊嚴寶論》研討小組,他們在辯經時有很多工作,祈願法會期間也有很多工作,我也想藉此機會,謝謝他們每一位!

同時也要謝謝楚布辦公室,不僅是平常你們有許多工作、盡心盡力,尤其在此重要活動:噶舉大祈願法會期間,你們也都盡力合作與協助,非常好,謝謝你們!

還有就是我無論到哪裡,都伴隨在我身邊的兩位印度政府和西藏政府人員,跟他們說「謝謝」有點奇怪,因為天天在一起,但也透過他們,謝謝支持的兩個單位:印度政府和藏政府。

還有「噶舉之友」會員們,之前已經謝過各位,還有這次的「發心菩薩」們,首先大家來到此已經不容易,來到之後還有許多辛苦工作,我也藉此機會來感謝你們!

還有要謝謝護法組(dhrama para)來自蘇加學校的西藏學生們,以及來自不丹的學生們;尤其在這裡最重要的、特別要感謝的,是國師嘉察仁波切帶領僧眾,雖然他身體微恙,仍從頭到尾參加,謝謝他!

同時也要感謝明就仁波切、蘇曼噶旺仁波切,還有波卡仁波切;前世波卡仁波切可說是噶舉祈願法會的靈魂人物,還有堪布東由仁波切,要謝謝他們,同時也要謝謝很多祖古、仁波切,謝謝你們!

同時還要謝謝所有僧團、比丘、沙彌以及其他教派僧眾們,謝謝你們前來參加!

感謝這次與會大眾,我知道這次有五十多國法友前來參加,這就如同第七世法王在〈嘠千吉祥文〉當中提到的:「相異國和語,及諸種民族,喜樂復聚此,願此成吉祥,安樂得滿願。」真的是不同語言、民族的人,我們共同都為法而聚在這裡,祈願一切皆吉祥、滿願,因此來自國外、喜馬拉雅、藏地的朋友,謝謝大家!還有很多當地印度工人、警察們,也要謝謝你們!還有一些沒有說到的,總之都一起謝謝你們!

■ 念誦法王剛寫的〈德頌仁波切轉世祈請文〉PDF

再來一起念誦〈德頌仁波切轉世祈請文〉,因為很重要,會念七遍。這是下午我在房間內所寫的,當時很疲倦,半睡半醒的狀態下寫的,可能詞句不是很美,但是我心中所想的。

(法王帶領大眾唱誦七次〈德頌仁波切轉世祈請文〉)

■ 氣氛特別的哈達海

最後,維那師帶領大眾依祈願法會傳統,唱誦〈密勒願文〉、〈雪域安樂願文〉,接著不同於往年法王領眾揮舞哈達,法王往虛空撒加持米,表示圓滿獻供。接著大眾繼續唱誦〈三寶吉祥文〉,雙手分持鈴杵的法王,一手搖鈴,一手撒加持米。

最後在〈嘠千吉祥文〉和〈成就實諦文〉唱誦聲中,雖然因為法王在這座法中提及蔣貢仁波切事件,現場流盪著特別的沈重氛圍,不若往年法會圓滿時一片興奮景象,但大眾還是在一聲聲的「吉祥」聲中,依傳統一起揮舞哈達,形成一片舞動的白色哈達海,為第34屆祈願法會正式畫上圓滿句點。

201702192 2

201702192 3

201702192 4

201702192 5

201702192 6

201702192 7

201702192 8

201702192 9

20170219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