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21451

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正行活動|托缽暨供養十六羅漢

時間:2月18日上午4:30-11:30
地點:德噶寺及大祈願會場

20170218 1

十六羅漢承佛付囑,守護正法常住世

■16位勇士,持續2500年的承擔

相傳,2500年前,一位偉大的老師即將示現離世前,找來門下十六位已證得阿羅漢果位的高徒,殷切叮囑說:正法,是幫助人們離苦得樂、獲得終極解脫的究竟方式,請你們守護,直到有情都證悟。當下,16位學生義無反顧、慨然承擔。於是,至今,這些羅漢仍堅守誓言、在娑婆世間的各處,默默守護著佛陀法教。

這就是知名的「十六羅漢」緣起。

2500年以來,無量的後世弟子,為了感念「承佛教誡,護佛法教」的十六羅漢恩德,每年都會舉辦法會並念誦祈請文,向這16位大護法,表達感謝之意,並祈願以同樣的勇氣,砥礪修持志氣;同時,也藉由重現「佛陀僧團托缽行腳」暨「弟子供僧」的古禮,讓一代一代的後學,得以藉由禮敬僧伽淨障消業,藉由供養聖僧累積資糧。這也是第34屆祈願法會中,「傳播」(托缽)、「守護」、「促進僧眾和合」(泰皇紀念法會)主題活動的深義。

前夜布置到清晨近2:00的會場,從德噶寺正殿大門口一路到祈願法會會場之間,已鋪好簇新的紅地毯,上面以黃、白、橘等多色花朵,密密鋪描出蓮花、雙魚、吉祥結等八吉祥圖案。

會場主壇城上,則端放8張黑木描金的太師椅,中間是一座六角柱亭狀、上方有傘狀金頂、簷尾有金掛幡、下方精雕鍍金的莊嚴佛龕。

■行前提醒:特意重現漢制十六羅漢,強調保存法教重要性

法王於前兩天(2月16日)晚間綵排時,先讓參加扛經繞塔、協助大藏經分送、十六羅漢托缽行持,及兩場金剛舞等約兩百多名僧眾,於祈願舞台前排排坐,進行約15分鐘的「行前提醒」,法王開示:

佛陀即將入滅時,十六羅漢在佛陀前發誓,將護持法教,十六羅漢的信仰及故事在漢地廣為人知,已經成為一項中國傳統,但在藏傳佛教,僅有格魯派仍會傳述。

在藏地後弘期,為了讓暫時受創的教法得以恢復,曾有喇嘛從漢地帶回一份中國畫風的十六羅漢唐卡,從此之後,多數藏地的十六羅漢造型,無論是壁畫或者唐卡,都是作漢地和尚裝束。所以今年托缽的阿羅漢形象和衣服,也都是作漢地出家人裝束。

因此,為象徵藏傳佛教對於十六羅漢行誼的重視,這次以全漢傳形式來表現,而這次服裝是由一位知名的香港電影服裝設計師所設計,風格精緻,此外佛像、法器、服裝、桌具上也全數引用漢制,凸顯十六羅漢信仰傳承的殊勝,及保存法教的重要性。

■ 彷如古畫中走出的「十六羅漢」

清晨4:30,在德噶寺二樓度母殿中,法王為擔任佛陀二大弟子、十六羅漢及羅漢侍者的佛學院僧眾,特別授予〈大乘布薩律儀〉;清晨6:00,由國師嘉察仁波切給予大眾〈大乘布薩律儀〉,同時,在德噶寺大殿外,法王則大步來回,確認立姿佛像是否立穩,及十六羅漢和隨侍者們的裝束是否完整。

7:30,祈願會場僧俗四眾齊誦〈十六羅漢禮供文〉時,法王及穿戴紅色法帽的嘉察仁波切端坐於舞台中央、六字大明咒的金色屏風前,而於〈大乘布薩律儀〉、〈梵文三常誦〉、〈皈依發心〉後,於另一會場德噶寺的十六羅漢隊伍則動身邁向會場,在8位尼眾所撐持的寶傘、寶幡的前導下,是頭戴面具、身著唐風古衣,仿若從國畫中步出、威光燁燁的十六羅漢。

平均180公分的羅漢修持者背後,是160公分高的持傘侍者,及各22名持缽比丘及比丘尼,每位僧眾象徵一百位阿羅漢眷屬。而十六羅漢後,則是高大莊嚴的二位佛陀弟子:舍利弗尊者及目犍連尊者;及正紅色電動車上,手持勝施印、週身金燦的立姿佛陀聖像。

在遍撒花瓣的紅地毯間,在十六羅漢簇擁,及兩大弟子陪伴下,金色身的如來斂目微笑、雍容而來,若不是偶然傳來拍照的咖擦聲,驚醒了時空定位,眾人仿若重新回到了法教初盛、佛陀付囑慨然承擔的黃金年代。

■十六羅漢托缽行腳,重現佛制古風

踏著鮮花排成的八吉祥圖案進場的,依序是:

1. 因竭陀尊者(Arhat Angaja):生於火中、雙手合掌於胸前,持拂塵和吊起的香爐 。
2. 阿氐多尊者(Arhat Ajita):雙手結禪定印的「不敗者」。
3. 伐那婆斯尊者 (Arhat Vanavasin):右手結降伏火害與妖魔之祈剋印,左手持避免三惡業風的拂塵的「居於森林者」。
4. 迦裡迦尊者 (Arhat Kalika) :身著綠紅兩色漢式僧裝,雙手持握金臂釧。
5. 伐闍羅佛多尊者 (Arhat Vajriputra) :左手持拂塵、右手結期克印的「金剛女之子」。
6. 跋陀羅尊者 (Arhat Bhadra) :右手結說法印,左手結定印。
7. 迦諾迦伐蹉尊者 (Arhat Kanakavatsa):手持袈裟絹索的「金象仔」。
8. 迦諾迦跋黎墮闍尊者 (Arhat Kanaka Bharadhvaja):雙手結禪定印、出生時掌中握有金幣的「具金」。
9. 巴古拉尊者 (Arhat Bakula):手捧口吐多色寶珠、可賜信眾五欲妙樂的鼬。
10. 羅睺羅尊者 (Arhart Rahula):手捧金冠的釋迦牟尼佛之子。
11. 注荼半托迦尊者 (Arhat Chudapanthaka ):雙手結禪定印
12. 賓度羅跋羅墮尊者 (Arhat Pindola Bharadvaja) :左手托缽,右手持筆翻挑石桌上的經書
13. 半托迦尊者 (Arhat Panthaka):手托經書。
14. 那迦犀尊者 (Arhat Nagasena ):左手持禪杖,右手持鮮花寶瓶
15. 戒博迦尊者(Arhat Gopaka):雙手捧經書寶盒,端於胸前。
16. 阿秘特尊者 (Arhat Abheda ):雙手持菩提佛塔,象徵「無比的」。

此時,法王戴上事業法帽,嘉察仁波切著紅金法帽,一同步至祈願會場、舞台前緣,肅穆等待。之後,十六羅漢及侍者依序進場,並分立於佛龕兩側的太師椅前,舍利弗尊者及目犍連尊者則分別站於佛龕兩旁,等待金身佛陀莊嚴登場。

接著,在數十僧眾協力下,將古印度雕塑風格、衣褶翩然修長、線條柔軟安祥的立姿世尊佛像,安立於佛龕中,法王及嘉察仁波切則回座,隨同托缽隊伍進場的僧眾、尼眾則圍著法王及十六羅漢,於舞台兩側安坐。會場許多會眾此時情不自禁的高舉哈達,為此盛景而熱淚盈眶。

8:40 十六羅漢起身,分由兩側步出舞台,十六羅漢的眷屬代表:16位佛學院僧眾,則分別坐在十六羅漢法座上,代表應供。

8:45分起,在大眾反覆誦念〈釋迦牟尼佛心咒〉:「南無 釋迦牟那 耶」聲中,聖者們開始應供。今年並未讓信眾上台,而在行經舞台、一一頂禮僧眾後,於舞台出口區供養供品。這次也落實照顧老弱婦孺的計畫,先由舞台最後方、提供給老年人及行動不便者的座椅區開始,爺爺奶奶牽著悉心裝扮、握著糖果的幼童,緩步前往。手捧哈達的藏民先將包裝打開,眼神閃亮的期待應供的重要時刻。

10:15在〈釋迦牟尼佛心咒〉、〈噶瑪巴心咒〉唱頌聲中,在家眾部分供養結束,現場響起感恩的掌聲,4千出家僧尼二眾則在座享用因「牧羊女供佛」而饒有古風、別具供僧深義的牛奶粥,象徵與佛陀、二大弟子及十六羅漢共同應供。

10:30已摘下面具的十六羅漢再度出場,與法王、行堂組和典座組義工等拍照。

法王並用中文說:

今天我們迎請十六羅漢,前方是釋迦牟尼佛,透過這樣迎請,來積聚無量福德,同時也要將此功德,迴向給一切參與供養的每一位施主,能得到究竟安樂,也迴向所有信眾能夠增長善緣,尤其這次負責羅漢行腳服飾用具及供僧相關工作的行堂組及典座組工作人員,祝願大家也能得到究竟快樂。現在由僧眾共同念誦《心經》,做為祝福。

之後,法王也請明就仁波切、蘇曼噶旺仁波切、波卡揚希仁波切、堪布東由仁波切上台,與脫下面具的十六羅漢和相關工作人員合照。

20170218 2

20170218 3

20170218 4

20170218 5

20170218 6

20170218 7

**這次負責「十六羅漢」服飾、法器等整體設計暨製作的化育基金會,委請曾以《倩女幽魂》、《滿城盡帶黃金甲》、《投名狀》、《捉妖記》、《武俠》等電影服裝設計,而獲得包括奧斯卡美術設計提名及並曾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台灣金馬獎的一位香港籍知名美術設計師,在法王心意暨加持下,依漢傳袈裟型態,以棉麻材質,設計出2500年前的羅漢衣衫。

不同於藏傳佛教鮮豔的殷紅及明黃,十六羅漢內袍以雅緻的靛藍、石青、黛綠、淡玄清為底,外罩則於寒色系的紫檀、松柏綠、綠沈、蔥青、玄青、靛青、群青等古色系罩衫上,拓印上金色、象牙白、柳黃及青碧、湖藍線條的如意、蓮花等吉祥圖案,展現低調的精緻。佛陀二大弟子的服裝,則以秋香、橘黃、琥珀、金色、湖藍及象牙白為主色,來陪襯主尊的如來金色身。

而迎請應供聖者的寶傘,也不同於以往台灣或香港的華麗綢鍛風,而是經由電影《大唐玄奘》的美術設計介紹,輾轉在孟買找到古制印度寶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