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868415

太橋旦曾堪布訪談之一:內聖外王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訪問:噶瑪噶舉中國論壇編輯小組
講述:太橋旦曾堪布
錄音整理:噶瑪耶謝桑姆、菩提法燈

太橋旦曾堪布簡介

噶瑪太橋旦曾堪布,又名噶瑪洛桑。1971年出生於四川省康定縣貢噶山區,1982年在貢噶寺出家,十五至十六歲時便成為貢噶寺的維那師,負責梵唄與法會儀軌的指導。1988年到四川德格藏文文法學校學習藏文、五明並研讀藝術與科學三年。在二十歲以前完整的學習了噶瑪噶舉貢噶仁波切傳承所有的密法。

1991年二十歲時進入班禪喇嘛在四川所設立的藏傳高級佛學研究院,學習五部大論(般若、中觀、釋量、戒律、俱舍)。後由大司徒仁波切授於比丘戒。並在1992年進入智慧林佛學院修學九年,其中三年得到全院第一名,著作許多佛法論文,且擔任貢噶仁波切親教師及智慧林佛學院副教授。

二十四歲時得到泰錫杜仁波切為期一個多月的教戒庫大灌頂,其內包涵四大教派所有大灌頂;也從嘉察仁波切接受一個多月所有噶舉傳承的大灌頂。舉凡大寶法王之 長壽佛灌頂、桑傑旦增仁波切一通百通大灌頂四十六種,另如創古仁波切、波卡仁波切、堪布竹清加措仁波切、蔣貢康慈仁波切、桑傑年巴仁波切、明珠仁波切、睡 覺法王、薩迦法王皆曾給與各種重要灌頂與甚深教法。

1999年襄助貢噶仁波切到美國三藩市弘法,隨後並於2001年到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臺灣及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多處廣弘法化,利益眾生。於2001年協助貢噶仁波切在四川貢噶寺設立了【貢噶五明顯密佛學院】。2003年春,進入了法鼓山中華佛研所漢藏班學習中文,2004年考上佛研所漢藏翻譯班專攻中藏翻譯。

堪布自幼即顯現其不凡之智慧於同僚,更發大願,受持戒律,精研顯密教典,承受大司徒仁波切與嘉察仁波切完整的噶舉傳承與教授,而深受讚賞,因而成為貢噶仁波切的親教師。


問:堪布您好!近些年來,您經常有機會承事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您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您在接觸法王噶瑪巴的過程中有些什麼樣的感受,有些什麼樣的故事?

答:我第一次見到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是在楚布寺,那年他才15歲。親見法王時,感覺就像長時間離開父母的孩子再見到父母一樣。法王很親切,很可靠,令我升起完全的信賴感,得到很大的加持!我對法王產生了無法用言語表達的信心,坐在法王身邊感到很安全!

我們透過各種記載都多多少少聽到過前世的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殊勝奇妙的部分,而親見這一世法王的時候,很明顯的能感受到這些殊勝的特質都具備在他的身上。就 像前一世的法王,更加圓滿、更有加持力的坐在面前。當他凝視著我們時,他的眼神像是已瞭解了十方三世的一切。法王的心很清靜,沒有一絲雜念。佛陀的大智慧 已完全在他的頭腦裏面。當他微笑的看著我們時,我們感受到了法王多生多劫積累的大悲心在這一刻真實展現。大家供曼達,三身供養,都很不想離開。

我第二次見法王的時候,是法王剛到印度後。雖然法王一路上歷經千辛萬苦,比初次見面時瘦了一些,但是他慈心和悲心永遠不變!之後我們每年都見到法王,特別是新年的時候。

大概過了半年左右,貢噶仁波切和我就都到了法王那裏,每天跟法王一起上課,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和了解法王。第一天和法王討論佛法的時候,面對尊貴的法王,我 有一點拘束。不過這只是表面上的,我覺得實際上法王的心和我們的心是沒有距離的。一個月以後我們才慢慢開始熟悉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法王看經典或書籍總 是過目不忘。有時他會給我們講一些古老的故事,比如四大教派高僧大德的事蹟,有些甚至是我們連名字都沒聽過的。但法王就像和他們一起生活過似的,講得非常 清楚,而且法王講故事很幽默。法王也喜歡講漢傳高僧大德的故事,有時還會給我們講孔子、孟子、老子等聖賢的典故。法王所看到的、所聽到的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很感動的是,法王的心量無限寬廣、容納萬物。不僅是我們噶瑪噶舉的歷代高僧大德,其他四大教派、漢傳佛教的高僧大德,法王都非常尊重。法王非常重視噶瑪噶舉的法教經典,所以他的承擔很重!為了傳承和佛法事業,法王經常忙到深夜也不休息。

法王非常偉大,這不是一種空談。透過法王的各個方面,我們可以真實的知道。我覺得法王是一個內聖外王的 人。人們對法王不僅僅是表面上的尊重恭敬。法王來到印度以後,他的事蹟和功德迅速流傳到整個世界,很多人都為之震撼、感動、敬仰!大家都虔誠的來拜見法 王。一旦和法王結了緣,我們的心就會完完全全的改變。像臺灣陳履安先生所講的一樣,法王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年輕人,而像一位幾千歲的老人。

問:法王有沒有跟您談起過漢傳佛教方面的話題?

答:法王對漢傳佛教很有興趣。有時他在看一些漢傳佛教的典籍時,還會問我一些中國古文的意思、發音;甚至有些古老的文字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法王也喜歡看記載古代聖賢君子事蹟以及這些聖人對社會都作出了哪些貢獻的書籍。

問:您跟隨法王聽課時都學些什麼課程?您和法王辯過經嗎?法王和您辯經時提到過什麼問題?

答:當時上五部大論(般若、中觀、釋量、戒律、俱舍)。上午聽課,下午辯經。法王有時會主動站起來跟我們辯經,期間提到過的問題難以用幾句話就概括。比如 有一次法王與我辯論的時候講到寶性論如來藏的一些問題:心的本性是怎麼存在的?如來藏是怎麼樣的?它的本性是怎麼樣的?由這些方面去解釋、辯論。法王講得 都非常透徹,當然,他也從來沒有辯輸過。

問:您也曾在公開場合聽過法王的開示和授課,一般法王在給弟子們上課或開示時有什麼特點嗎?

答:一般很多堪布或仁波切給弟子們上課時,他們比較重視或習慣按經典的意思直接解釋出來,但法王不僅僅是這樣的。經典裏的知識已完全被法王融合為自己的語言而因人施教,針對不同的根器方便講解。

如果聽眾都是程度較高的修行者,法王就講比較深奧的部分;而教授初基弟子時,法王會用最平實的生活語言來解釋佛法裏面的意思。他會特別講一些幽默的故事, 不但令聽眾容易理解,而且這個故事還會恰到好處的適用在此處,巧妙的表達出佛法的意義。這一點,我們看法王為華人弟子教授《四加行課程》的光碟裏就能體會 到。

去年在瓦拉那西創古智慧金剛佛學院,大寶法王的英文翻譯烏珠才仁、中文翻譯堪布丹傑、妙融法師和我,我們四個人一個多月的時間待在法王身邊。法王讓我們每 個人都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故事和經驗。我們講故事是比較沒有經驗的,而法王就會特別講一些具有佛法內涵但卻非常幽默、因地適宜的故事。他這樣講的時候, 佛教徒和非佛教徒都會接受;但如果他講的都是佛法名詞的話,現在還不是佛教徒的聽眾會較難理解。雖然法王自己接受的都是大成就者、大仁波切的傳承和深奧的 教導,自身的知識非常豐富,但是因為法王的大悲心,他不希望聽眾無聊,不希望聽眾更糊塗了,所以他習慣把自己的身份放在很低的位置上,儘量配合聽眾,用善 巧方便來為聽眾講法。

由這些方面,我們也能了解法王的悲心有多大!並且,他很瞭解現代人的生活,有時他講到這類故事時,真的好像他親自經歷過一般。比如現代家庭的一些問題等,他都知道如何去處理,他在各方面的經驗都是豐富的。

問:每天都有很多信徒遠到而來拜見法王,您有時候會陪同法王會客嗎?一般來見法王的信眾是不是各種問題都有呢?

答:有人來拜見法王的時候,不管他是什麼身份的人,只要向法王磕頭禮拜時,法王都會站起來。他的個性是非常尊重對方的,無論貧窮富貴、高低貴贱等等,他都會起身尊重。

向法王請問各種問題的人都有,有時候有臺灣、香港的團體來,沒有人翻譯的時候,我會幫他們翻譯。各式各樣的弟子都有,而法王都慈悲接受,濃縮於重點回答,儘量讓他們滿願、滿意。

問:法王每天除了固定會客的時間以外,還得學習和修法,並且處理傳承上的事務,那他還會有休息的時間嗎?

答:法王有時候學習,有時候畫畫,有時候看書。他特別喜歡看書,喜歡看佛教的經典和傳統的書籍。偶爾他會去繞寺,這算是法王休息的時候吧。大部分時候,他 都待在他自己的圖書館。有一次他一個人在圖書館,然後把叫我過去,讓我站在旁邊,而他在看一些佛教經典。法王說他正在整理一些噶瑪噶舉的經典,而經典的整 理一定要好好的校正,所以校正會比較慢,因此不能馬上整理出來。

法王還喜歡自己親手做佛像,去年在噶舉祈願大法會上贈送給每個寺院的瑪爾巴、密勒日巴、岡波巴的佛像就是法王親手做出來的。值得一提的是,他不是隨便的做出來,他會參考很多很多的佛像,很重視傳統。

問:實際上法王除了一點點休息時間以外,其他的時間都奉獻眾生了?

答:對,全部都奉獻給眾生了!法王經常很晚休息,非常勞累。有時候他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把侍者準備的晚餐就放在那裏。傳承的事務、祈願法會、僧眾的制度等等….他都要考慮,常常忘記了吃晚餐。所以法王身邊一定要有個人提醒他,不然他會一直專注的做一件事直到成功,而忘記吃飯、睡覺等等。

法王不會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他不僅是我們噶瑪噶舉的教主,而且是整個世界的精神領袖。他關心著全世界所有的人類,也關心著所有的宗教,他是非常有遠見 的,心胸是非常寬廣的,真正的就是大丈夫!我覺得非常榮幸、自豪,因為我們噶瑪噶舉傳承出現了這麼好的一位內聖外王的法王!

原文出自:噶瑪噶舉中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