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6737

我所看到的噶瑪巴

此篇文章出於寶鬘印經會出版
書名:帝洛巴之歌 
訪問:竹慶本樂仁波切

問:我們知道大寶法王噶瑪巴在離開西藏抵達印度後,您曾留在其身邊一陣子。是否可請您簡短的告訴我們當時您對噶瑪巴的印象若何?

答:我很樂意向大家報告。

過去幾年我曾去西藏的楚布寺 拜見噶瑪巴三次。第一次去時,噶瑪巴九歲。那時我在往楚布寺的途中滿腦子的念頭,就像任何第一次去見噶瑪巴的人一樣,心裏想著要如何面對他,如何跟他說話 等。雖然一開始我對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轉世就從沒懷疑過,但我還是習慣把十六世大寶法王當成是我的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年紀比我大上很多,也長得 比我高大.我可以毫無問題的把一個年紀比我老,身材比我高壯的人當成是老師。但在往祖普的途中,我一直在想要如何跟一個九歲大的大寶法王講話。我要跟他玩 嗎?講話的時候要很嚴肅嗎?還是什麽的?我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

當我抵達楚布寺進入大寶法王的房間時,突然感覺這樣的想法完全消失不見了;它沒有存在的空間和時間。大寶法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威猛。縱然我們看過他的照 片,但已可以感受到他那犀利的眼光讓人無所遁形。我感覺他在房間中無所不在,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仿彿就在我的面前似的。我向他頂禮,然後就像從前我常和第 十六世大寶法王在談話時一樣,坐在那裏和他講話。我完全沈醉其間,腦子一點念頭都沒有。我感受到一股來自他極大的加持。

那一晚我走回祖普寺所附設的賓館,同時在心裏納悶著:“我到底是怎麽了?”我本來是滿腦子想法的,但現在似乎一切都正常了──回到我過去的生活,也就是說,回到過去我與第十六世大寶法王錫金的日子。

當他初次凝視著我們大夥看了幾分鐘時,我感覺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正從他的阿賴耶識讀取我們的資料一樣。我在想:“他是不是正在讀一些我不希望他讀到的東 西?”(哄笑)但別無選擇的餘地。我們的感覺就像這樣,而且也應該是這樣──在我們的金剛上師面前,一切都毫無選擇的。

我很高興在楚布寺逗留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每天看到他。他十分沈穩,也勾起我們所有對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美好回憶。除此之外他很威猛,但同時也很愛玩 耍。他只有九歲,因此,我們常玩在一起,把我累得要死。我很高興看到他許多不同的面向。一方面他是一位已完全證悟的人,而在另一方面,他則完完全全才九歲 而已。他給我一種人性化的感覺,看著他玩是一件很美的事。但有時他也會對我們很嚴厲,這是一位證悟者之所以美的地方。釋迦牟尼佛從不會對我們嚴厲,所以這 是噶瑪巴之所以美的地方。當我們沒有做對事情的時候,我們希望他堅決的告訴我們,所以我喜歡他這種具有人性的特質。他才九歲,而且愛玩,但同時他也很威 猛,而且沈著穩定。

過去幾年中,我見過大寶法王幾次。但這次我去印度時,看到了他的金剛身已經改變,他的金剛語也已改變。我無法揣測或丈量他的金剛意,但確定的是,當我坐在 他前面時,我有一種:“這個人什麽都懂,如果有所謂的「遍知」,那麽一定就是這個沒錯了!”的感覺。我覺得仿佛過去我們學了二十年、三十年法義如今都呈現 在我們的眼前一樣──那些有關“佛”、“菩薩”和“真實上師”的教法。

大寶法王以其全心意開示佛法,我覺得這種感覺很美。而且我們根本不用想太多,因爲它彷如歷歷就呈現在我們眼前。所以就我自己的體驗來說,就像之前我說過 的,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拍下一張證悟的照片,那麽這就是了!他整個的人,他的金剛特質就是一幅證覺的寫照。當然這點終究還需靠我們自己去體驗,但至少我們 看到了一幅寫照,這種感覺真好!

我在印度時,就在大寶法王身邊有數週之久。在那期間他接見了許多人,有西方、印度和西藏的弟子。大寶法王在每次的會客之中,都會先爲大家做簡短觀音或蓮師口傳,然後再做十至十五分鐘的開示。我有幸爲大寶法王做過幾次翻譯,並領受到他的金剛語力在弟子和朋友之間化現溶化開來。那是非常震撼有力的。

當大寶法王在回答信衆的問題時,常超越各個教法的領域而融會了小乘、大乘和金剛乘的觀點。看到此乃出自一個十四歲在學佛法時的一切,但我就是不記得我可以把三乘的教法溶入在一個回答當中。但年輕的噶瑪巴完全做到了這點。

我也曾有幸與噶瑪巴坐在一起,用電腦打下他的祈請文和詩句。有些諸位可能已在網站上看到。他通常會用口述的方式講出,再由我們幫他寫下。他的金剛語非常優美,所創作或講出來的每一個句子都非常完美,完美到我們根本不用再謄寫或重編一遍。

大寶法王常在做一件事情當中,不斷停下來口述東西。有時人來看他時,他會爲大家加持。然後在這中間,他會數次停下來口述幾個句子,由我幫他寫下來。一直都 是這樣沒有間斷過。然後到最後完畢時,一首優美的詩或一個祈願願文就這樣出爐了。有時寫完時,他會要求再看一遍,然後刪一.二行句子,或在這裏那裏加一、 二個字。我才不要刪掉什麽(哄笑),因爲那些裏簡直是太美了!所以我依大寶法王的意思把它刪了,但偷偷的把原稿儲存在另外一個檔案。我實在是沒有勇氣按下 “刪除”鍵,因爲每一個字都很珍貴。每一個句子都很完美,實在是沒什麽好刪的,但大寶法王還是想做一點小修正。大部份他所寫的詩根本不須再做修改,那些詩 歌就像“多哈”的金剛歌一樣,隨口而出,完全沒有任何造作。

有一天傍晚當我們在修瑪哈嘎拉時,噶瑪巴示意要我幫他把電腦拿過來。在法會進行當中拿著電腦上去,讓我感到有點不自在,但這是命令,所以我就把他的筆記型 電腦拿過來。然後他要把他的口述記下來。我一邊打字,中間我們還一邊修著法。噶瑪巴會突然冒出一句話,然後繼續搖著他的法器,也就是鈴、杵,然後接著又突 然冒出另外一句。剛開始時,我對這些口述的內容完全不知所云,但等到瑪哈嘎拉修法結東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是一封尋找一位小祖古之轉世的徵兆函。一切 就像那樣自自然然出來了,上面有轉世的地方、父親的名字、母親的名字,以及出生的年份...等,所有類似這樣的東西。真是太神奇了!以前我對這樣的事情時 有所聞,但從沒真正遇過。這是我的第一次!

他的化現、他的風采、他的整個人都太不可思議了!現在他的金剛身已長大許多,諸位或許已從報紙或雜誌知道這些消息。“時報周刊”說他“令人震憾的英俊” (哄笑)是的,沒錯,事實就是這樣。他的金剛身令人感到震憾的英俊,也正如他的金剛語和金剛意一樣,充滿大力,風采照人。我剛好有一個善緣過去幾周在印度 和噶瑪巴在一起。

好,這就是全部了。我很高興這個周未能在噶瑪巴的北美主座爲各位傳法,尤其是噶瑪巴已到達印度的這一個珍貴時刻。能在他的北美主座這裏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好 的因緣。謝謝各位給我一個累積功德的機會,也希望將來我們還能再見面.謝謝大家!(2000年四月於紐約屋士達噶瑪三乘法輪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