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9203

法王美國弘法行——戲外小筆之十四

文:釋妙融
時間:2008/5/31 ~ 6/1

一大早,我們便被送到講演廳去試音。
為了確定當日每次發車的時間以及乘坐哪一部車,
我們已經接到了好幾個通知。
直到上了車,載送我們的居士仍然再一次的向我們確認是否坐對了車子,
當答案獲得確定時,全車的人都鼓掌歡呼了起來,
那位開車的居士開心的大喊一聲「耶!溝通」,我們便出發上路了。

之所以為這麼一點小事的確認都能非常的開心,
實在是因為人太多、事太多,一下子,人人都有些混亂。
來自不同區域、不同中心的居士們突然要在一起工作,
不同的習慣、不同的方式還有不同的認知,確實難以一致。
記得早上六點,一位居士打電話告知我今天的每次發車時間,
我小心的拿著筆記在紙上,以免出錯。
然而當對方說到一半時,突然冒出一句:「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啊?」
一下子我被搞糊塗了,卻也真的清醒了。

總之,我們順利的到了會場。
導引人員帶著我們左拐西彎的繞在後臺機械工作重地,下了好幾層樓梯,來到一個沒有修整過的小房間。一面木板隨便擋一擋的牆壁後面,就是各種機械線路。
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上面放著耳機和麥克風,
為了服務收聽華語的法友們,這裡就是他們這兩天聽法的地方。

在看不到現場,只能用耳朵去聽的情況下,我發現別有一番風味,
耳機中敏銳的傳來法王的每一個聲音,我們聽到他不斷的在吸鼻涕,
以及他上台時對自己私語的第一句話:「天啊」!人這麼多。」

我還被找去廣播課程注意事項,以及宣布華語翻譯的頻道。
就在等待著短片播放完畢的空檔,英文翻譯泰勒坐在我的旁邊,
看看時間,還剩下十分鐘左右就要開課了,
這一會兒,不用耳機,我卻能聽到泰勒粗重的深呼吸,
他念念有詞,原來是在默誦文殊菩薩心咒。
我能理解他此刻的感受,曾經,每當要翻譯之前,我總有上不完的廁所。

說到廁所,我真感謝能被安排在地下室工作。
因為翻譯房的外面就是廁所,還有茶水間擺著給工作人員的飲料和點心。
我們可以盡量的喝飲料,因為可以隨時的上廁所。
這可是在台前台上,都沒有的超級享受呢。
還看到有一間洗衣房,放著四、五台洗衣機和烘乾機!
覺得很奇怪,卻也忘了問大家這是什麼道理。

地下翻譯室的小房間旁緊接著是個大房間,
一群專業的攝影人員,看著各種螢幕,並且發出指令說著:「一號鏡頭、二號、拉遠、拉近。」由於我們都是地下室的一份子,於是相互之間格外親切,
雖然工作上面沒有什麼具體的交集,但是卻有一種同舟共濟的情感。

當最後一天的課程結束,有人上台對觀眾報出我們的名字時,
整個錄製小組也轉過身,向跑出來站在他們後面跟著看螢幕的我們鼓掌與歡呼,
只可惜他們卻沒有被報名出來,只有我們為他們鼓掌道謝了。

法王在西雅圖的講演中,透過講述他幼年時的經驗與心情,而告訴大家,沒有人能夠獨自的獲得快樂,也就是說,沒有人能完全不依靠任何外在的人、事而獲得快樂,即便有著噶瑪巴的名字,他也無法一個人這麼待著而快樂。因此,人與外在的互動以及和諧共存是非常重要的。

法王還提起從他的外婆到母親,都持誦了不知幾億遍的六字大明咒,而曾經法王在和母親通電話時,法王的母親說,自己的每一句六字明咒念誦,都在祝福著法王。 因此觀音菩薩的心咒,也代表著外婆和母親對他的愛。在觀音灌頂時,法王要把這代表著母親之愛的六字大明咒,分享給大家,傳播給大家。

這一段,我聽了特別感動。觀音菩薩就像母親,六字大明咒就是母親對我們的愛,這形容比喻的真是好,只是聽著法王沉穩著聲音訴說起自己的母親,以及母親對他說的話,我便覺得有些感傷。我不知道法王何以如此的堅強,在那麼多年見不著母親的情況下,甚至未來的相見也是遙遙無期,換做是我,可能沒法如此鎮定的向上千人講出母親的愛。

晚上,我要打個電話給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