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9203

法王美國弘法行——戲外小筆之十三

文:釋妙融
時間:2008/5/29

法王下午到了西雅圖,我們先進了西方那爛陀中心的佛堂等待。在獻茶儀式上,我看到法王又是一臉嚴肅了。奇怪,不是剛去迪士尼玩嗎?應該要開心一點阿!我心裡納悶著。

這時中心按照藏式傳統,給我們每個人倒了酥油茶和八寶飯,然而沒一會兒,又一群師姐們出來,有些還穿著星巴客的圍裙,為我們每人發上一杯星巴克咖啡。

全場從肅穆的氣氛中頓時因大家的會心一笑而輕鬆了起來。真是別出心裁的安排,不但是幽默的介紹了發源自西雅圖的星巴客咖啡,也無聲無息的帶出美國商業社會的風俗(廣告)。

法王桌上也放著星巴克的瓷杯,他拿起來嚐了一口,便皺起眉頭,看看手中的杯子,又看看大家。

法王說:「這是他第一次喝咖啡,味道還真濃」這麼說著時,他又嘗了一口。

我一看,也趕快拿起自己的星巴客紙杯喝一口看看,哇!又苦又濃!是沒放糖的拿鐵呢!

法王這時說道,在迪士尼樂園時,他去乘坐探險車,體驗印第安那瓊斯的冒險經歷,有不少空氣水槍對他發射,結果他感冒了。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臉色不太好呢。不過因為去玩而感冒,總比因為不斷的演講和接見人們而感冒好一些吧!我這麼想著。

法王還提到,卓千波若仁波切過去生曾經是大寶法王的兄弟,今生又是十六世法王總管的兒子,因此,他雖然屬於寧瑪派的卓千體係,但是因為和大寶法王有著深厚的因緣,所以這一次的美國弘法行程,便順理成章的落在波若仁波切的肩上。

晚上法王在希爾頓旅館有個招待會,波若仁波切邀請了陳履安先生(以下簡稱陳伯伯)去參加。當晚,陳伯伯開心的告訴我們法王和他握了手。

看到陳伯伯的歡喜我也為他感到高興。法王到印度八年了,他卻不能入境印度(被夏瑪向印度政府誣告)。兩年前本以為一切已經澄清,他興致勃勃的前往印度參加法王的生日,結果到了德里機場卻被原機遣返,那一天,是他自己的生日。

雖然陳伯伯總能明理豁達的看待這一切,但我相信,那種想要見上一面的渴望與期待,是不可能真的那麼想得開的。

這些年,我們會和陳伯伯分享著許多追隨法王的故事,每當我們法喜或感到有任何成果時,我可以看到他眼裡隨喜功德又羨慕讚嘆的神情;每當我們遇到技術性困難 時,他也總會是我們第一個求教或是求救的對象,他的人生經歷與各方面的知識,讓我們這些小朋友在熱血彭湃、磨槍上陣的同時,安心於身後有個成熟的大家長做 依靠。無論如何,今天的這一切,他是我們最大的護法,而如果有任何的功德,我想都會有他一份的。

今晚,堪布丹傑和我沒有去希爾頓飯店,原來我們沒有在發車的名單上。回身一看,中心的兩位常住喇嘛,以及博德那爛陀中心的的喇嘛滇巴都沒有去,雖然靠著這 一身紅色僧服(比入場票還好用),基本上是無往不利,不過我們大家在最後一刻決定,一起出去綠湖邊喝杯星巴客咖啡吧!於是大家打電話給當地的喇嘛將參,開 著他的吉普車,一行六個人便去綠湖邊上享受寧靜時光。

其實今天,我有些心不在焉。因為心中有著隱隱的期待。下午我期待上師竹清仁波切會出現在歡迎茶會,結果沒有,現在到了綠湖,雖是傍晚但是我還在期待著上師會來散步,結果還是沒有。

在失望到底的這一刻,想起法王在我們來美國之前所說的話。當時在上密院法王書房,我心裡在準備著密勒日巴道歌,幻想著在西雅圖見到上師的時候,能隨時背唱 出幾首,好讓上師覺得我很用功。本來法王還在跟別人講話的,那時卻突然對我說:「你真是丟臉!有本事,就帶著自己的證道歌去見上師。」

想到這,一下子清醒多了。是啊!我是帶著什麼心想要見上師呢,總是從上師那裡得到喜悅、得到安慰、感受溫暖、感受安心、得到教授、得到法喜,但是自己又有 多少努力、多少發心、多少勇猛、多少進步、多少修持、多少獨立呢?也許上師的閉關隱居,是對於像我這樣依賴又不願長大成熟的弟子們,另一種必要的教示吧!

在美麗的綠湖邊,我默默的思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