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89203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六

時間:2008年5月23日星期五
地點:紐澤西州香鬘市大寶法王行宮
報導:金吉祥女

位於紐澤西州香鬘市(Shamong)的大寶法王行宮 ,是法王2008年歷史性訪美於美國東岸的最後一站。

就在法王抵達行宮的前一天 — — —5月22日星期四下午三時許,行宮後院正在趕工的工人,突然張張嚷嚷了起來,驚動了正在行宮內部忙碌的義工。看哪!南方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又大又明亮的彩虹。行宮的義工聞聲而出,搶拍下了這個難得一見的瑞相。彩虹消失沒多久,約半個小時後,東南方的天空又出現了一個同樣光彩鮮麗的彩虹。這是繼法王踏上美洲大陸以來,出現的第七次彩虹瑞相。

6.6.1-IMG 3392-2
5月22日在大寶法王行宮出現的彩虹
(攝影: Laura Yu)

6.6.2-IMG 3407-3
彩虹的另一個角度
(攝影: Laura Yu)

當時,行宮的義工們並不知道,在其他地方的佛學中心所發生的故事。但是,彩虹應化的故事並還沒有完 ………

在這之前,22日的中午,法王應邀至三乘法輪寺的閉關中心———噶瑪林閉關中心訪問。法王在噶瑪林閉關中心臨時搭建起的帳篷內開示時,日正當中的太陽四週出現了圓圈形的彩虹,歷時約一個小時,當時包括喇嘛凱西.衛斯理(Lama Kathy Wesley)在內的許多僧眾與賓客都目擊了這個彩虹瑞相。這是繼法王踏上美洲大陸以來,出現的第六次彩虹瑞相(由於行宮的彩虹出現的時間比較晚,所以行宮的彩虹被算成是第七個)。甚至活動結束後,眾人紛紛踏上歸途,沿路上不斷地有彩虹的應化。一位由噶瑪林閉關中心開回紐約長島的法友,在3、4個小時的車程中就另外目睹了4個彩虹。

22日的當晚約七時餘,法王所住宿的三乘法輪寺正下著綿綿細雨,法王坐在雨中三乘法輪寺的頂樓,法王的侍者撐著傘隨侍在側,像是在等待什麼地似的。十餘分鐘過後,雨中陰暗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圓弧形的彩虹,但這個彩虹並不很亮,而持續的時間約十來分鐘。當時與法王一同在頂樓的目擊者還有三乘法輪寺的工作人員:派崔克.克萊厄特(Patrick Cliett),祥.克萊厄特(Shane Cliett),以及丹.克提斯(Dan Curtis)。這晚在三乘法輪寺上空出現的雨中彩虹,已是在一個星期之內的第八個彩虹瑞相。

5月23日的這一天清晨,法王的座車由三乘法輪寺啟程出發。由三乘法輪寺到大寶法王行宮,正常的車程約4個小時,在警車開道的護持下,法王的車隊約3個小時後,就抵達了行宮。此時,法王已抵美一個星期了。在這個短短的一個星期中,法王由紐約曼哈頓的水泥叢林,到紐約上州位於爵士樂重鎮屋士達(Woodstock)山巔的三乘法輪寺,一直到紐澤西州南部草原遼闊的大寶法王行宮,法王對行宮的駐錫次成喇嘛表示,他的內心更是無比的暢快與放鬆,有一種回到家與家人團聚的感受。

6.6.3-KTCNJ-Welcome-Gate
大寶法王行宮門口的歡迎牌摟
(攝影:龔萬祥)

大寶法王行宮的英文縮寫為KTC-NJ(Karma Thegsum Choling-New Jersey),由來自台灣的林先生夫婦於西元2001年供養給法王。今天是法王第一次來到行宮,林先生夫婦特別帶著法王開車巡視了行宮的「版圖」一圈。行宮的幅圓廣闊,佔地150英畝,土地的中央建有一棟兩層樓的西式宅院,四周白色柵欄圍起來的面積約5英畝。由行宮的宅院向前看,是一片遼闊的平原,向後看,則是一片濃密的森林(瓦頓森林區Wharton State Forest)。平時,行宮將前面的草原租賃給附近的農民耕種。法會前兩天,農民才收割了行宮右側的小麥稻田,騰出來的空間,預計可以停放800輛車子。

6.6.4-KTCNJ-domain
藍天、白雲、綠茵、蛙鳴、農舍,還有淡淡的青草香,
這是法王在紐澤西的家———大寶法王行宮
(攝影: 次成喇嘛)

6.6.5-KTCNJ-two-floor-Building
大寶法王行宮的後院
(攝影: Ya-wen Lee)

來行宮之前,5月21日法王在三乘法輪寺的法會上與大家分享了法王此次來美的心情。法王說道,在來美之前,他曾經有過一些夢境,夢中看見自己身處一個很大的農場,這樣的夢境重複了幾次。當夢中草原的青草香味愈來愈濃郁時,法王說,他認識到了自己造訪美國的時間應不遙遠了。巧合的是,就在法王15日順利抵美的前兩天,行宮租賃出去的部份稻田,正在舉行收割,那兩天的新鮮青草味,瀰漫在行宮空氣中的清香久久不散。殊不知,法王在夢中,竟已神遊至此了。

今天行宮的法會是下午兩點鐘開始,頭一個小時是開示,接著才是藥師佛的灌頂。法會的地點設在行宮後院搭起的白色帳篷內。壇城位於帳篷的最前端,在它的右側排放有約一百個坐椅,是出家僧眾的座區;而帳篷的最尾端也放了些椅子,以供無法席地而坐的信眾們使用。其餘的空間則鋪有防水尼龍布,由信眾自行攜帶坐墊席地而坐,看起來倒像是郊遊野餐的聚會。據次成喇嘛說,這是西藏式的法會。

上午10點鐘不到,行宮的白色圍欄外,已有信眾在排隊等候。12點鐘,開始開放入場。會場中有150位義工,秩序井然地執行起各項任務:有帶位的,有安檢的,有發放飲水的,有販賣紀念品的,有指揮交通的,有在廚房中做菜的,各自安靜地忙碌著。參加法會的人數共兩千人,其中包括有各教派的代表,各宗教界的人士,以及來自台灣、香港、加州的信眾。香鬘市的市長鐘.薛坲盧(Jon Shevelew)協同另一位市政要員也出席了這項活動。

6.6.6-Shamong-Township-Mayor-welcome-Karmapa
法王與香鬘市的市長鐘.薛坲盧(Jon Shevelew)握手
(攝影:龔萬祥)

法王在頭一個小時的開示中,強調了文化與語言的溝通是促進和諧的重要因素。現今有更多的人可以透過國際語言英語來溝通,增進對於彼此的了解,這代表著建立一個祥和的世界是非常地有希望。法王說,將祥和與快樂的修持保守在內在是不夠的,必須要能夠將我們內在的祥和與快樂向外延伸至我們生活、工作的環境中,延伸到社會當中,乃至所居住的國家當中。

6.6.7-Under-the-tent
帳篷內法喜充滿的聽眾
(攝影:龔萬祥)

藥師佛灌頂的一開始,法王先開示了疾病形成的遠因與近因,以及我們的貪、瞋、痴三毒如何地擾亂我們體內的地、水、火、風四大,而引起種種的疾病。法王亦提到了在這個時代,社會壓力與生活的緊張忙碌讓現代人遭受著各式各樣疾病痛苦的折磨,唯有透過內心修持的力量,才能真正地消弭疾病的因素。

6.6.8-HH-Talking
開示中的法王
(攝影:龔萬祥)

此次法王給予的藥師佛法會,對於行宮而言,更是意義非凡。因為,行宮的藥師佛殿是北美極為少見供奉有8尊藥師佛的道場。更殊勝的是,噶舉傳承的上師仁波切,如第三世巴都仁波切、堪布卡塔仁波切、堪布竹清仁波切,都曾經給予藥師佛像內裝藏聖物的加持;裝藏的60餘種聖物珍寶包括有蓮師與歷代噶瑪巴所留下的藥草、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寶血丸與舍利子、大黑寶丸、長壽丸、以及來自西藏與印度的珍石藥材。許多人到行宮閉關修法時,都能感受到這個在2005年開光啟用的藥師佛殿不可言喻的加持力。今天法王所給予的藥師佛灌頂,更是對藥師佛殿的一大加持。

6.6.9--KTCNJ-Shrine-room
法王在行宮的大佛殿內開示
(攝影:Ya-wen Lee)

6.6.10-KTCNJ-Lama-Tsutrim--Caiwang-Rinpoche
法王與財旺仁波切(右)以及行宮的住錫次成喇嘛(左)
(攝影:Lama Tashi)

與會的一位師姐申請為罹患癌症的母親在藥師佛殿點琉璃燈,並提出當天就將母親的名字寫上,希望能藉助法王當晚住宿行宮的因緣,讓母親能夠得到最大的加持。法會的義工有感於這位師姐的孝心,馬上付諸行動,半個小時不到,就為這位師姐的母親在藥師佛殿寫上名牌,燃起一盞琉璃燈為之消災祈福。

另外,法會圓滿後,一位西方信眾希望能請回法王壇城法座上的一條哈達,以轉贈給目前罹患癌症的一位知名的瑜珈教師。法會的義工也是在請示後,很快地將哈達交到這位信眾的手中,滿了她的願望。

晚上,行宮在人潮褪去的白色帳篷內,擺上20張鋪著白色桌巾的長桌,四週結上彩球,中央架起舞台燈,精心準備了一場「家庭式的聚餐」。所有的餐點都是由一位法師帶領著一群義工做出來的,就連飯後的甜點「紅豆核桃凸」也是這個香積團隊手工精製的成果。

6.6.11-Family-Dinner
法王在行宮的家庭式的聚餐
(攝影:龔萬祥)

法王神情非常愉快地和大夥兒一塊用餐,一面大口吃東西,一面和身旁的林先生夫婦閑聊著。次成喇嘛請來了紐約西藏村最有名的兩位男女歌手,在餐間表演助興。而在1999年冬協助當時年少的法王離開西藏到印度的「五虎將」,除了司機才旺仍留守印度之外,其餘的「四虎」———財旺仁波切、次成喇嘛、朱那喇嘛、以及法王的侍者達杰喇嘛,也都和法王在行宮如親人般的相聚一堂,吃飯話家常。

6.6.12-Dinner-Show
紐約西藏村最有名的女歌手———年僅13歲的天津昆瑟兒
(攝影:龔萬祥)

最後,行宮的工作人員捧出來香醇的巧克力蛋糕,提前為法王的23歲生日祝壽。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Dear Karmapa ~

Happy birthday to you ~

(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親愛的噶瑪巴 ~

祝你生日快樂 ~ )

6.6.13-HH--B-day-cake
慶祝法王的23歲生日
 

我想,這不但是法王在美國與這麼多「家人」過的第一個生日,而且也會是法王有生以來,最最快樂的生日吧!

後記:

1。 因為法王的來訪,人煙稀少的香鬘市頓時熱鬧了起來。隔日5月24日星期六當地的兩家報紙亞特蘭大報導(Atlantic Press)與 伯靈頓時代報(Burlington County Times)都報導了這項活動。

2。彩虹應化的故事是不是到此可以劃上一個句點了呢?5月28日大寶法王行宮的工作人員寄來當天出現在行宮上空的彩虹,同一此時,法王已在西岸加州進行訪問了。至於是不是要將它算上 第九個彩虹呢?我想,這就由讀者自己決定了。我所追蹤的“彩虹上師“的行腳,23日以後在東岸就此打住,而所追蹤到的結果,除了在不同的文章中分別提出外,在此也全部列成一個總表以供參考:

6.6.14-KTCNJ-Building--Rainbow 052808
5月28日出現在行宮上空的彩虹
(攝影:Lama Tashi)

編號

時間

地點

形狀

照片

目擊證人

1

516

星期五

下午23

噶舉法林寺

長條形

噶舉法林寺僧眾以及當地的報紙朴科西(Poughkeepsi Journal)的攝影記者史賓塞.艾英斯力(Spencer Ainsley)

2

517

星期六

下午23

噶舉法林寺

雙圓弧彩虹

包括喇嘛諾那仁波切(Lama Norlha Rinpoche)與阿尼德琪(Ani Dechi) 在內的噶舉法林寺僧眾。

3

517

星期6

傍晚6

由紐約市區回艾爾本寧市(Albany)87公路上

雙圓弧彩虹

返程巴士上艾爾本寧市噶舉佛學中心與香巴拉中心(Shambhala Center)的法友。

4

519

星期一

傍晚7

噶舉三乘法輪寺

單圓弧彩虹

包括有派崔克.克萊厄特(Patrick Cliett), 喇嘛耶些(Lama Yeshe)等在內的噶舉三乘法輪寺工作人員。

5

521

星期三

傍晚7

噶舉三乘法輪寺

雙圓弧彩虹

所有當時在三乘法輪寺場的賓客與僧眾。並有錄影記錄。

6

522

星期四

中午

噶舉三乘法輪寺之噶瑪林閉關中心

圓圈形彩虹

包括有喇嘛凱西.衛斯理(Lama Kathy Wesley)在內的許多閉關中心的賓客與僧眾。

7

522

星期四

下午23

大寶法王行宮

單圓弧彩虹

于遼婭(Laura Yu)﹑搭帳篷工人﹐以及大寶法王行宮的義工。

8

522

星期四

傍晚7

噶舉三乘法輪寺

單圓弧彩虹

包括有派崔克.克萊厄特(Patrick Cliett), 祥.克萊厄特(Shane Cliett), 以及丹.克提斯(Dan Curtis) 在內的噶舉三乘法輪寺工作人員。

 

3。 彩虹在美國很常見嗎?特別是在彩虹應化出現的地點是不是常常會有彩虹?這個問題,我不僅問過自己、問過公司的同事、也問過彩虹應化的目擊證人。答案是:並不常見。有人告訴我可能一年看見過一次,也有人說一年兩、三次,也有人說好幾年才看見那麼一次;但是,從來沒有人在一個星期中看見過七、八次的彩虹!甚至,有人一生當中從來沒有看見過雙彩虹。從統計的觀點來看,我們是可以說這些出現彩虹的事件,與法王在美東訪問的這件事之間,的確是有著極高的關聯性。

4。出現彩虹的意義是什麼?從科學的觀點而言,彩虹的出現是有一定的物理條件。例如必須有足夠的在大氣中懸浮的水滴,太陽光照射到水滴的角度以及觀察者的角度必須剛好恰當等等。若是能夠掌握這些重要的因素,人造彩虹也是可以產生的,但是,它的大小就很有限。由這幾次應化的彩虹來看,首先它們的尺寸都非比尋常地大,太陽的方位與彩虹的方位並不常見,甚至有些是天色暗了才出現的彩虹。所以,能夠將這些不尋常的物理條件聚集在一起而產生彩虹的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從佛教的觀點而言,出現彩虹有著諸佛菩薩蒞臨的吉祥意義。如前所言,顯然地現象界的活動有其物理科學的基礎。但若是我們進一步地問這些眾多的物理因緣是怎麼「剛剛好地」具足時,也許會發現現象的背後或許還有其他未知的因素。

致謝:

感謝美國大寶法王行宮、美國福德海雙月刊惠允使用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