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6448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四

時間:2008年5月20日星期二
地點:紐約上州屋士達市噶舉三乘法輪寺
報導:金吉祥女

上午十點鐘開始,是法王帶領所有僧伽,在三乘法輪寺的大佛殿主持的開光加持法會。這是法王返寺以來,所住持的第一場法會。三乘法輪寺所在地的屋士達市市長偕同妻子一起出席了這個盛會。

十點鐘,法王準時進入大佛殿,在禮拜世尊時,觀眾席中一位坐在父親肩頭觀禮的小女孩,突然劃破靜肅的空氣,高興地喊出一聲「耶 ~~~!」,大家也跟著笑了出來。

這聲童稚無心的歡呼,卻很能反映出大家當時的心情:昨日法王返回三乘法輪寺的種種,就像是在夢境中一般。今晨,夢醒時分,大家又忙不迭地趕回寺裡,再次看見法王的法相身影,好端端地坐在大家的眼前,這下才真正地相信,法王是真的回來了;內心的踏實與感動 ,不禁令人要大聲地歡呼慶祝。

6.4.1-HHK-KTD-purification-puja
法王主持大佛殿的開光加持法會之一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6.4.2-Karmapa-in-Puja-2
法王主持大佛殿的開光加持法會之二
(攝影: Stephanie CoLvey)

6.4.3-Karmapa-in-Puja-3
法王主持大佛殿的開光加持法會之三
(攝影: Andrea Barrist Stern)

這場法會在壇城供桌前司職的喇嘛,正是來自加拿大的喇嘛扎西(Lama Tashi Dondup)。喇嘛扎西是在第二十五屆噶舉祈願大法會後,所舉行的三天藥師佛法會的請法者。1977年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指示各地噶舉寺院開始藥師佛心咒的唸誦,以消弭末法時代眾生的病苦,目標是一億遍的藥師佛心咒。當時,年方二十出頭的喇嘛扎西也參與了這項唸誦的計劃,但沒多久,就傳來第十六世法王在北美芝加哥近郊圓寂的消息。喇嘛扎西為此未完成的任務,二十多年來,一直耿耿於懷;終於在去年12月份,特別請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在聖地菩提迦耶主持三天的藥師佛法會,把之前未能圓滿的藥師心咒補足。法王當時在藥師法會中,曾半開玩笑地說,喇嘛扎西為了這場藥師法會,可是用罄了一生的財產。

現在看著喇嘛扎西站在法王的身邊,盡忠職守地協助法會的進行,喇嘛扎西所散發出來,全然投入守護上師的心情,著實令人感動。

6.4.4-Lama-Tashi-serving-HH-in-puja
站立一旁服侍著法會進行的喇嘛扎西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法會現場的大佛殿只能容納兩百人,場外中庭的臨時搭建起的白色帳篷內,設有液晶大螢幕,將法會的實況轉播給場外的觀眾。三乘法輪寺細心的工作人員亦安排場外的觀眾,輪流坐進大殿,讓每一個人都能親近法王。法會歷時約一個小時。

這天山上的氣候非常濕冷,但是絲毫不減帳篷中觀眾觀禮的熱切。一位以前從來沒有見過法王的女士,在法會結束許久之後,眼眶中仍然含著感動的淚水,雖然互不知道對方的姓名,我們給了彼此一個會意的擁抱。我好奇地探問著,從來沒有見過法王的她,今天第一次透過場外的螢幕見到了法王,究竟是什麼東西令她如此感動不已 ?這位女士說,當她看到法王的臉時,所感受到的強烈的愛令她淚流不止。

另一位素未謀面的女士,也敞開心扉,向我訴說見到法王的心情。她說,今天一見到法王,她所有以前對於佛法的疑慮,剎那間煙消雲散,她對佛法昇起了從所未有的信心,從今以後,她要更加努力的修持佛法。

下午的節目安排為感謝多年來對三乘法輪寺有諸多貢獻的僧伽、工作人員、以及功德主的酬謝典禮。一點半,法王入座後,三乘法輪寺約十位帶領全體與會人士 ,一起獻唱英文版的「世界啊!」,曲畢法王亦歡喜地在座上鼓掌。

6.4.5-Audience-in-the-Appreciation-Ceremony
酬謝功德主典禮的現場
(攝影: Sarite Sanders)

6.4.6-Choir-singing-world-song
獻唱英文版的「世界啊!」

來自俄亥俄州哥倫比亞噶舉佛學中心的駐錫喇嘛—喇嘛凱西.衛斯理(Lama Kathy Wesley)為此典禮的司儀。喇嘛凱西將逐一地唸出250位貢獻者的名單,然後由法王親手一一頒發感謝狀。這250的人當中,有些人是從不同的州、不同的國家趕來領取這項殊榮,而有些人卻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而留下與會者對他們深深的感念。

6.4.7-Tenzin-Chonyi-at-appreciation-ceremony
三乘法輪寺的董事天津穹尼
(攝影: Sarite Sanders)

在三乘法輪寺要感謝的對象當中,有幾位是特別值得一提的人。首先是去年11月份在紐約上州莊嚴寺,以95歲高齡圓寂的佛教界巨擘沈家楨居士。現今三乘法輪寺的所在地,便是沈居士在1978年買下供養給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1981年第十六世法王在芝加哥近郊就醫時,一度需要輸血,當時65歲的沈居士即刻捲起袖子請求讓他輸血給法王,其後當醫生告之血型不符時,第十六世法王露出大大失望的表情。第十六世法王圓寂後,遺囑中交代將火化後的舍利子分作兩份,一份供養在西藏主廟,一份授予沈居士。由此可見第十六世法王與這位出生於中國浙江,在美國創業成功的航運界鉅子之間深厚的情誼。

今天的酬謝典禮上,沈居士的幼女沈馥女士代表父親,從法王的手中接受了感謝狀。

第二位一出場,便贏得滿場掌聲雷動的,便是今年84高齡的堪布卡塔仁波切。堪布卡塔仁波切在52那年,領銜受命建設三乘法輪寺,30多年來仁波切孜孜屹屹地聚沙成塔,一點一滴地實現第十六世法王在北美的弘法願景,在大印黃金傳承最困頓的時期,仁波切轉法不輟,廣植佛種,在邊地培養出一批批的佛法人才。

6.4.8-Karthar-Rinpoche-cover-his-face
面對滿場掌聲雷動的歡呼,堪布卡塔仁波切不好意思地遮住半個臉。

第三位亦獲得眾人歡喜讚嘆的,則是第三世巴都仁波切。巴都仁波切與堪布卡塔仁波切同一時期負命建寺,當年二十出頭的仁波切,也曾捲起袖子,和工地的義工們一起打地基灌水泥,一磚一瓦地建立起三乘法輪寺的佛殿。其後,仁波切持續地在三乘法輪寺以及其附屬的佛學中心傳法渡眾,三十年來如一日。

第四位值得一提的貢獻者的名字唸了一半,司儀喇嘛凱西禁不住地哽咽了起來。他便是今年四月份因胃癌捨報往生享年75歲的聽列.裘就(Trinley Chojor)。聽列出生自西藏藝術家世族,許多藏區重要廟宇的彩繪,多是出自聽列家族的妙手。整個三乘法輪寺由內到外的雕樑畫棟,便是由聽列一手依西藏傳統藝術而設計完成的。三乘法輪寺的美麗與莊嚴,不但是西藏宗教藝術的極品,也代表著聽列留給世代最美好的禮物。

典禮的終了,法王提醒眾人不忘屋士達當地政府的支持與貢獻。

法王向眾人開示了「噶舉三乘法輪寺」更深一層的意義。法王說道,三乘法輪寺並不是一個存在於身外的一個地方,而是,任何時間地點,當你修持佛法時、為佛法而服務時,法輪(寺)就成為了你的一部分,因此之故,你也成為了眾生的蔽護之所。

我想,這一段話,是法王對所有與三乘法輪寺有緣者的最大加持。法輪 — — —這個代表著法王證悟之心的精髓,不但永不捨離三乘法輪寺的佛子,並且會持續地給予佛子們,利益眾生、護庇眾生的廣大力量!

今天的天氣依舊陰冷,法王說就跟西藏的氣候沒兩樣,他更是覺得回到家中了,他內心的喜悅,就跟他的身體所感受到的寒冷一般,真是無法言喻啊!

致謝:
感謝美國噶瑪巴基金會、美國福德海雙月刊、與紐約噶舉三乘法輪寺惠允使用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