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056447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三

時間:2008年5月19日星期一
地點:紐約上州噶舉法林寺、噶舉三乘法輪寺
報導:金吉祥女

結束了在紐約曼哈頓市中心連續兩天的公開演講後,法王在清晨六時許就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在返回法王在北美的法座 —距離紐約市區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噶舉三乘法輪寺(Karma Triyana Dharmachakra)之前,法王受邀先至第一世卡盧仁波切(Kyabje Dorje Chang Kalu Rinpoche)與喇嘛諾那仁波切(Lama Norlha Rinpoche),離三乘法輪寺約一個小時的噶舉法林寺(Kagyu Thubten Choling),做短暫的停留。

位於紐約上州達確士縣(Duchess County)瓦屏九瀑布市(Wappingers Falls) 的噶舉法林寺是在西元1978年,為第一世卡盧仁波切(The first Kalu Rinpoche)在北美所創建的香巴噶舉(Shangpa Kagyu)佛學中心。法林寺座落於哈德遜河畔(Hudson River ),寺內建有佛堂與僧眾寮房一棟二層建築物、甫興建完成的正覺佛塔(Enlightenment Stupa)、三年傳統閉關的男女關房、以及剛破土的彌勒文化中心(Maitreya Culture Center)。

自1971年起,在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敦促下,第一世卡盧仁波切開始在歐美各地弘法,在全球設立有50所佛學中心與20所閉關中心,是70至80年代,與香巴拉中心的創始者創巴仁波切(Choyam Trungpa),同為噶舉傳承在北美洲最重要的兩位弘法上師。目前十八歲的第二世卡盧仁波切正在印度進行第一次的三年閉關,而法林寺在喇嘛諾那仁波切的帶領下,寺內出家的西方僧眾人數堪稱為所有噶舉中心的第一。

5月16日的下午,也就是在法王抵美的第二天,法林寺所在地的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長條形彩虹,歷時約半個小時之久;當地的報紙朴科西(Poughkeepsi Journal)還特別刊登了這幅奇景。這是在法王抵達北美後,在噶舉傳承的佛學中心出現的第一個彩虹吉祥景觀。隔日17日中午過後不久,法林寺附近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雙彩虹,寺內的僧眾議論紛紛,喇嘛諾那仁波切也評論道,就連在西藏也沒有看過這麼特殊的景觀。這是第二次的彩虹吉兆 ,無非是預示著大成就者的即將到來。

6.3.0-KTC-Rainbow
記者史賓塞.艾英斯力(Spencer Ainsley)在 5月16日所拍攝到的巨大長條形彩虹。

這天19日法王在清晨約九點半抵達法林寺,受到了法林寺僧眾的熱烈歡迎;先是在法林寺的佛殿接受了傳統的奶茶與甜米的供養,接著法王來到戶外搭建的白色帳篷中,給予在寒風中等待的僧伽與信眾簡短的開示。其後,法王步行至法林寺河畔邊的正覺佛塔,給予加持,同時也加持了彌勒文化中心興建工程工地。最後,法王造訪了去年12月份入三年傳統閉關的男女行者,在關房內也給予他們開示與加持。法王約在11點鐘時離開,正式啟程前往法王在北美的法座———噶舉三乘法輪寺。

6.3.1-KTC-Sangha-Lama-Norlha
喇嘛諾那仁波切率法林寺全體僧團的歡迎隊伍

6.3.2-KTC-Welcome-parade
法王的車隊到了!

6.3.3-KTC-Karmapa-on-the-throne
不知是帳篷太矮 ,或是法王太高了。

6.3.4-KTC-Enlightenment-stupa
法林寺的正覺佛塔

6.3.5-KTC-Karmapa-coming-out of the retreat house
法王步出法林寺的關房。得到法王的探視 ,這批三年閉關的行者真是有福報。

中午12點鐘不到,座落於屋士達市(Woodstock) 綠茵山(Meadow Mountain)頂的三乘法輪寺中已旗幟飄飄,而寺內更是擠滿了心情亦正飄飄的信眾、僧團、與媒體記者。幾乎所有由噶瑪林閉關中心「畢業」的喇嘛都回來了。僧眾們拿著傳統的法器、法螺、法鼓、法幢、法號,組成一支長長的歡迎隊伍,三乘法輪寺的住持上師———84高齡的堪布卡塔仁波切,上了年紀後 ,因關節退化,平時走路緩慢細步,但今天卻手持牌香,一邊大步疾走,一邊笑得合不攏嘴。我從來沒有看過仁波切這麼開心過,也從來沒有看見過仁波切走路走的這麼快過。

6.3.6-KTD-Lama-welcome-line
噶瑪林閉關中心「畢業」的喇嘛拿著法幢

6.3.7-KTD-Karthar-Rinpoche
健步如飛的堪布卡塔仁波切

法王比預定的時間晚到了大約半個小時,在寒風細雨中,身上只穿著單薄的僧衣、露著臂膀的僧團,在這個氣溫足以下雪的天後中,咬著牙、扛著法器,凍僵的臉龐仍然掛著燦爛的笑容。旁邊一起等待著身著羽絨大衣的信眾半開玩笑地說:這可是在考驗喇嘛們在三年閉關中所學到的生起拙火能力的時候到了!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在今天終於要回到在北美的家了。這整件事情對在寺中等待的三百位賓客而言,仍然像是一個夢,仍然像是一個令人無法置信的夢。這天在三乘法輪寺中觸目所及的建築物、土地、僧眾、花草樹木、聚集的賓客、風中飄揚的夢旗,感覺上都像是飄浮在虛空中的境相,沒有任何一樣東西看上去是真實的。

門口歡迎的隊伍吹響了法號!眾人都在期盼著,法王的座車駛進三乘法輪寺的那一刻,法王的雙腳踏上三乘法輪寺土地的那一刻,法王坐上大佛殿中法座的那一刻,究竟,在自己在這麼多關鍵的「那一刻」的當下,所感受到的又是什麼滋味?

6.3.8-KTD-Karmapa-Arrival-3
法王雙腳踏上三乘法輪寺土地的「那一刻」...
(攝影: Stephanie CoLvey)

6.3.9-KTD-Karmapa-Arrival-4
歡迎隊伍擁簇著法王之一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6.3.10-KTD-HHK-KTD-arrival
歡迎隊伍擁簇著法王之二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6.3.11-KTD-Karmapa-Cutting-Ribbon-at-the-Gate
法王為大佛殿剪綵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法王的座車緩緩地開抵三乘法輪寺的主殿前,在眾人的擁簇下法王進入了主殿,法王先是向殿中莊嚴的世尊佛像禮拜,接著等待主人已久的法座上的布縵被揭開了,法王踏著法座旁邊的階梯而上,在法座上坐下———幾秒鐘的靜默後,主殿的內外響起了一陣歡呼與掌聲——三乘法輪寺的主人真的是回來了!

6.3.12-KTD-Karmapa-Prostrate-to-the-Buddha-Statue
法王向世尊禮拜的「那一刻」...
(攝影: Sarite Sanders)

6.3.13-KTD-Karmapa-Happily-smile-on-the-thorne
法王坐上法座的「那一刻」...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6.3.14-KTD-HH-at-thorne
法王開心地看著眾人
(攝影: Robert Hansen-Sturm)

法王對著情緒激動的眾人有了如下的開示。法王說道噶舉三乘法輪寺寺名中的法輪,代表的是建寺的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證悟之心的精髓,這麼多年來,在巴都仁波切、堪布卡塔仁波切、天津穹尼的帶領下,你們為實現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願景,而無倦的在此服務付出。你們一直都生活在大寶法王證悟之心的氛圍當中 ———接下來的這一句話法王是用英文講的:「And I want to say sorry, maybe it is all my fault.」(意思是:我要對大家說聲抱歉,或許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接下來回到用藏文)一直到今天,你們才看見了大寶法王的肉體形像———當下的那一刻,大眾才恍然大悟,原來,法王從來沒有離開過三乘法輪寺,更從來沒有離開過大家!

6.3.15-KTD-Karmapa-in-front-of-the-Buddha-Statue
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三乘法輪寺的法王
(攝影: Stephanie CoLvey)

法王再次感謝大家為圓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願景,在法王的壇城中和諧合作。像是安慰著剛剛回到母親懷中受驚的孩子般地,法王說,我現在在這裡了,我的愛與關懷會永遠跟隨著你們,永遠準備好等著你們。

6.3.16-KTD-Karmapa-Arrival-9-Audience-in-the-tent
中庭帳篷內觀禮的賓客
(攝影: Andrea Barrist Stern)

傍晚時分,三乘法輪寺的上空出現了一個亮麗的彩虹,這是法王訪美以來出現的第四個彩虹吉兆。這個美麗的彩虹,像是諸佛菩薩歡喜讚嘆的厚禮,恭賀三乘法輪寺又重新尋回了自己的魂魄。

後記:
當晚回到旅館的心情有點錯愕迷惑,在認識了四年多的三乘法輪寺的工作人員與法友,今天才發現從來沒有見過大家這麼高興快樂過。就連看到平時討厭的人,在今天也都覺得對方可愛。是法王返回寺院的這件事讓大家這麼快樂嗎?不完全是吧,我想,法王返寺這件事應該只是個觸媒,法王傳遞給大家心中強烈的被愛與被關懷,有如骨牌效應般地奇蹟地打開了大家愛與關懷他人的能力,使得大家也自然地散發著愛與關懷的能量。尋思至此,我好像開始能夠了解到法王在祈願法會中,以及在紐約市的開示中一再說的,將愛與關懷散佈到全世界是什麼意思了,也似乎看見了此事成辦的真正可能性。

致謝:
感謝美國噶瑪巴基金會、美國福德海雙月刊、與紐約噶舉三乘法輪寺惠允使用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