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1108388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二

時間:2008年5月18日星期日
地點:紐約市渥道夫.亞士托利大廳
報導:金吉祥女

法王在紐約的第二場演講安排在法王此行的下塌旅館—渥道夫.亞士托利(Waldorf-Astoria)的會議廳。渥道夫.亞士托利旅館座落於第四大道的第49街與第50街之間,是一所歷史悠久堂皇典雅的旅館,也是招待所有國家總統以及政經要員紐約住宿的元首級旅館。

由於與會人數眾多,只有約一半的人(約五、六百人)能在主會場聽法,其餘的人則是被安排在後面的演講廳,透過大螢幕來聞法。不知是不是主辦單位聽聞到法王的願望與聽法者的心聲,今天的會場講臺與觀眾席上都打得燈火明亮。

6.2.1-HH-just-arrive
法王進入會議現場
(攝影: Gregg Rock)

一開場,是保存西藏典籍的學者金.史密斯(E. Gene Smith)的致詞,接著是紐約市長麥克.布侖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代表在會中宣讀市長聲明,聲明中歡迎法王來到紐約這個文化與宗教多元的大都會,並且制定了每年的5月15日至21日為「噶瑪巴週」,真可說是為法王歷史性的訪美,留下了歷史上的記錄。

法王出場坐定後,開宗明義地說明了今天的講題是「斬斷迷亂,領悟心的智慧」(Cutting Through Confusion: Discovering the Wisdom of Our Own Minds)。法王先是解釋了什麼是「妄相」,接著在解釋什麼是智慧時,法王輕鬆地開了個翻譯的玩笑,說道:英譯者的名字叫耶些,藏文「耶些」就是智慧的意思,所以對於「智慧」,是不需要再多解釋的了。會場的聽眾都給逗得哈哈大笑。

6.2.2-HH-joking-with-translator
法王輕鬆地和翻譯開著玩笑
(攝影: Gregg Rock)

法王指出科技的發展的確讓現代人看到以前不能夠看到的現象。但是一昧偏執地去鑽研這些現象,有時反倒是會成為修行上的障礙。這就好比是在值遇金剛乘即身成佛的法教時,寧可延遲成佛的機會,而去鑽研密法為何能夠成就的理論與現象,這反倒是本末倒置,沒有抓到重點了。

法王說道,現象自然的昇起,而我們自身如何看待現象則形成了所見的妄相。我們往往是造作地賦予現象某些特質,然後對它有所反應,進而製造了更多的妄相,最後不斷地迷亂造業。而我們對現象的執持所形成的妄相,就好比是戴著太陽眼鏡看東西般地,看到的其實並非實相。

我們不僅人為地強加特性給現象,並且還進一步地對現象有所劃分———「自」與「他」的分別。法王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自他」分別所引起的問題。法王說有「自他」分別地看待事情時,就好比是透過一個小窗子看外在的世界。正因為我們是透過自我的小窗戶向外看,所以當不悅意的事情發生時,我們就感覺到自我的這個窗戶受到了威脅。只要這個窗戶不消失,我們就無法有真正證悟的體驗。

法王又更進一步地舉例來說明,究竟透過窗戶看世界與真實的世界有有什麼差別?法王說透過窗戶看到的世界就像是投射在知性概念之螢幕上的虛擬世界;有時候當窗戶外沒有好景致可欣賞時,我們甚至會自己在窗戶上貼上好看的圖案來自娛。這種透過窗戶看到的虛擬世界也像是電腦螢幕上所顯示的影像,它當然也是可以被關掉的。

這是法王連續兩天在紐約第二次講到了「自他」分別所引起的過患了。仔細想想,在西方文化中的個人主義,自我形像,與世俗觀念中的獨立自主,的確是比東方文化強烈許多。而西方人在這方面所經歷的痛苦,的確也形成了超乎想像的嚴重社會問題。不僅如此,在西方社會強烈的競爭壓力下,極度容易引起焦慮、憂慮,以及忽高忽低、患得患失的情緒。

6.2.3-HH-with-a-serious-look
法王雄銳的眼神
(攝影: Gregg Rock)

法王接著便談到了如何面對負面的情緒。當負面情緒來時,我們整個人都被負面情緒所擄獲,幾乎完全忘了我們也有快樂的時候。對治的方法便是回憶我們曾經有過愉快的經歷;另一個對治的方法則是運用「七支供養」中「隨喜功德」這一支的修持,要憶念起他人所言所行的善業功德,而從內心中昇起歡喜與讚嘆,這樣不但能消弭自身負面的情緒,並且可以快速地積累自身的功德。

法王亦提到,並不是問題本身引起煩惱,而是不願意去接受問題而將煩惱來引起。法王鼓勵大家,一旦學會如何接受一個困境,那麼我們就能學會接受所有的困境。而一旦心平靜了下來,它就不會再有分別,因為此刻的心,經歷的是全然的整體,而非執持一個特定的片面。

這時,法王講了一個西方人過於拘泥於形式的笑話。英文翻譯喇嘛耶些先是自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待他的情緒稍稍穩定下來後,一張口翻譯,卻又噗嗤地笑得滿臉通紅。耶些一張口就笑場的情況,來來回回了4、5次,吊足了滿場觀眾的胃口,大家都很想知道法王究竟講了個什麼這麼好笑的笑話?!最後耶些彆著氣,強作鎮定地開始翻譯,原來是關於一對夫婦的故事;妻子是西藏人,丈夫是美國人。每回這個美國丈夫需要放鬆情緒時,便要正經八百地上座,擺上正式禪修的姿勢,為此,他的藏人妻子常常笑話他。耶些翻完了故事,自己突然發覺沒那麼好笑,額外補了一句:「咦!怎麼翻出來後並不太好笑。」倒是這句話,讓因期望過高而有點錯愕的聽眾,又再度哄堂大笑了起來。

法王此次在紐約的第二場,也是最後一場的演講中,看上去輕鬆了許多。演講中不時地穿插著玩笑。由於場地比之前的小,聽眾與舞台上法王的距離又更近了;法王可以與聽眾四目相接,可以看到聽眾對他所說的每一句話的反應,法王專注地講著法,聽眾專注地聽著法,會場中充滿著一股熱切 — — —有法王想要契入西方文化的熱切,更有聽眾想要跟法王相連結的熱切。

活動的最後,由一位參與此次組織策劃的一位女士代表致詞。這位女士與聽眾分享了她在自從得知法王來訪獲准的消息,一直到法王抵達紐約後的這十個禮拜,這中間酸甜苦辣種種的心路歷程。在極度忙碌疲憊的時候,她甚至也昇起若是沒有法王訪美這件事情的話,她的生活該會是多麼地平靜與輕鬆。但是在與法王相處的短短幾天之間,她很快地又對法王有了依依不捨的感情。會場的聽眾隨著這位女士又哭又笑的告白,也跟著哭哭笑笑。法王莊嚴俊挺的外貌,也令西方人的眼睛一亮,這位女士不禁開了個法王的小玩笑,藉由一個小故事來隱喻用來指稱法王的英文縮寫HH(His Holiness 意為尊聖者),有了另一層新的解釋,而為His Hottiness(意為火辣者),來代表這位在西方人眼中火辣辣、超人氣的法王,證明了刁鑽古怪的紐約客,也不禁對既是「尊聖」又是「火辣」的法王敞開了心門。

這位女士最後的一段話,很能代表西方的高級知識份子對這位年輕俊美又略帶靦腆的法王的期望:

「感謝您願意在這個如此瘋狂與困頓不安的世界中,承擔而做為一位領袖。」

最後這位女士說為了確保法王能夠再度回到紐約弘法,她要親手獻上了兩件禮物:一個水晶做成的蘋果(紐約的暱稱為大蘋果Big Apple),以及一本「美國俚語」(America Slang)一書,希望法王能夠很快地以英文為大家開示。

我想,這位女士可能沒有想到,真正能確保法王再度回到紐約的禮物,應該是來往美國的期限一年的來回機票啊!

致謝:
感謝美國噶瑪巴基金會、美國福德海雙月刊寺惠允使用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