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39400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一

時間:2008年5月17日星期六
地點:紐約市曼哈頓中心‧漢墨斯坦大廳
報導:金吉祥女

車子筆直地在80公路上奔馳,在由紐澤西往赴法王首度歷史性訪美的路途上,內心卻有著一股炯然不同的感受。以往是自己到印度看望法王,現在是法王來到自己生活工作的國度,看望關懷包括自己在內的許多眾人,那是一種倍受恩寵的感動。

主辦單位刻意地將法王在紐約初轉法輪的地點設在位於第34街的曼哈頓中心(Manhattan Center)中的漢墨斯坦大廳(Hammerstein Ballroom),因為在西元1974年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在此處給予了第一場的佛法開示,而正式敲響了大印西傳的第一響鐘聲。昔日聞法的聽眾恐怕半數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而當年豆蔻英挺的青春男女,現今已髮班班、視茫茫,危危顫顫地來赴這場34年後人生中意外的團聚。

法王在5月15日凌晨抵達美國,15日當天的時代雜誌(Times Magazine)就刊出了一篇「世界下一位傑出的上師」(The World's Next Top Lama)的專題報導<註1>。隔天16日紐約時代日報(New York Times)也以一篇「年輕的精神領袖抵達紐約—預備授教並且也受教」 (Young Spiritual Leader Arrives in New York, Ready to Teach and Be Taught)<註2>,鮮活地點出了法王此行的多重意義。

這天17日星期六是法王在「返回」北美在紐約的第一場開示,講題是「喚醒明覺之心」(Awakening the Heart of Enlightenment),有如許多藝術家在紐約的首演往往預示了其未來藝術生涯的成敗,法王如何契入紐約複雜多元的文化,如何通過紐約客刁鑽求疵的檢測,如何與紐約的眾生結下殷深的法緣,這第一場的開示至為關鍵。

6.1.1-HH-2008-Official-Program
標題寫的是:2008年噶瑪巴在美國。
小標題註明:尊聖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歷史性首度訪美的正式行程

在卓千波若仁波切以及達賴喇嘛的代表扎西汪第的致詞後,法王出場了。舞台上強烈的燈光,令甫出場的法王完全看不到坐在觀眾席中的兩千五百位聽眾,冒出的第一句話竟是:「什麼都看不見?﹗」。但法王畢竟是法王,稍事調整後,便也就開始侃侃而談了。

6.1.2-Hammerstein-Ballroom-Audience
坐滿了兩千五百位聽眾的曼哈頓中心,漢墨斯坦大廳。
(攝影: James Gritz)

法王首先交代了來到紐約的緣起,那是因為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多次受邀訪美,在此處結下了許多的法緣,做為現任的法王,他有責任延續十六世所開展的佛行事業。

在體驗了紐約大都會生活兩天的法王,即刻引用了都會生活的忙碌,車子剎止剎衝的險境,就連紐約市的建築物也一個個競相比高的種種體驗來做為引子,來反問挑戰聽眾如何能夠保有內在的祥和與穩定呢?﹗法王告訴大家,他自己也是非常忙碌,甚至很可能修行的時間與機會比大家都來得少,那麼在這麼忙碌,甚至還夾雜著許多的困難和挑戰的情況下,法王是如何地辦到保有內在的祥和與穩定的呢?

法王說重點是不能任忙碌、困難與挑戰破壞我們內在的祥和與穩定。這就好比是在鏡子前放著一個很重的物體,鏡子可以很清晰地照映出這個重物的形像,但是鏡子卻不會因此而負擔重物的重量,而鏡子更不會被壓垮。法王指出我們內在的狀態也應該像例子中的鏡子一樣,可以明晰地照映出種種發生的事情,但是卻不會為它們所壓垮,而仍舊是可以保有祥和與穩定。

那麼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呢?法王說道這需要忍耐和勇氣。這裡所說的忍耐,並不是消極地忍受,而是一種能夠獨立自主地把握自己的力量,是一種因誓願自己可以做到這一點而得來的力量。

法王說到這裡又唯恐大家過於嚴肅地執持於信誓旦旦過於努力的修持,反倒會變成適得其反的反效果,於是又接著說了下一段以一種戲謔的輕鬆態度來對治過於用力的執持。

法王說我們和煩惱之間的關係,其實是有些可笑。我們之所以心中有煩惱,是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對它有所珍愛與執著,而突然間我們卻又要將它消滅。認識到了我們與煩惱間既愛之又恨之的可笑關係,那麼我們不妨也採用以一種戲謔的方式來看待它。

解說至此,法王又擔心將佛法的修持當作一個戲謔的玩笑,便又苦口婆心地提醒大眾,勿忘修持的目的是為了獲得內在的祥和與穩定,而這並非是一個戲謔的玩笑 ;若是法王千里迢迢來到紐約只是和大家說說玩笑,那麼他此行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下午的節目兩點鐘開始。先是著名的搖滾歌手─盧.瑞(Lu Reed)為大家獻上一曲自己作詞作曲的抒情歌「喔﹗多麼美好的一天」 (Oh! What a Perfect Day)。三點鐘後,法王才給予開示。

6.1.3-Lou-Reed-Performance
搖滾歌手 盧.瑞的表演「喔﹗多麼美好的一天」

法王接續著上午所講的內容,首先說明了修持是一種漸進的過程,而修持的重點在於愛與慈悲的培養。法王強調我們對他人的關愛與慈心,並不能僅僅是內在的活動,而是要將我們的關愛與慈心展現出來,讓它彰顯在山之巔,讓它散佈到全世界。

法王的藏語開示後,接著便是英文的翻譯。在這樣翻譯的空檔中,我突然發現法王以一種非常專注的表情深邃地看著坐在黑暗中的聽眾,法王似乎想努力地透過他的眼神,透過他整個人的存在,傳遞給聽眾一種無以言喻的東西。若是強以言語來形容,我想,它像是一種悲切深情而動人的關愛。而法王似乎是在即席演示著他所開示的:關愛不僅要說出來,並且是要由內心中散發出來,讓關愛穿透到對方的心中,讓關愛跟隨著對方直至天涯海角。

6.1.4-Karmapa-Staring-1
法王看著聽眾關愛的眼神之一
(攝影: Gregg Rock)

6.1.5-Karmapa-Staring-2
法王看著聽眾關愛的眼神之二
(攝影: Gregg Rock)

6.1.6-Karmapa-Staring-3
法王看著聽眾關愛的眼神之三
(攝影: Gregg Rock)

法王亦提到從佛法的觀點而言,「自」與「他」是不可分割的,而對「自他不可分」的認識並不能僅止於邏輯概念上的推理證明而已,法王說道他自己就深切地體認到,「自他不可分」的實際體證,與「自他不可分」的邏輯推理之間,有著極大的不同。一般人之所以不易修持愛與慈悲,是因為尚存有「自他」的分別心所致。而佛陀的愛與慈悲,一直到今天都還被強烈地經驗到,是因為佛陀已消弭了「自」與「他」的分別。接著法王以人的身體為例來說明「自他」就如同是我們身體中不同的部位,當我們真正能體認到「自他」一體時,那麼才有可能真正地昇起菩提心。

雖然才到紐約三天,法王卻也體驗到了紐約出了名混亂的交通,接著便以聽眾生活中熟悉的行車經驗,來剖析什麼是憤怒(瞋恨)。無可厚非地,我們追求所欲,而遠離所惡,但是問題出在我們的反應往往過於偏執而極端。我們會因為不喜歡局部少數的幾項特性,而將整體全盤否定。相對地,我們也會因為追求局部的少數特點,而將整體予以美化粉飾。這種偏執氾濫的觀點是問題的根本所在,我們有必要培養對於局部與整體之不同的辨別能力。

法王自述八歲時第一次在楚布寺見到美國人,直到今天終於有機會實際造訪美國。法王說到自己今天能來到這裡,是代表著第十六世法王對大家的愛與關懷,也代表著第十六世法王不曾忘懷大家,而這件事情本身的意義,勝過所有今天所說的話。

最後,法王告訴大家,今天所開示的關愛與慈悲,應該要能夠延伸到中國的地震以及緬甸的風災 ;尤其是法王和中國有著很深的因緣,在此,法王特別呼籲大家各盡所能地救助中國的地震。

法王在紐約初試聲啼的第一場演講,贏得了滿堂熱烈的掌聲。眾人各自滿心歡喜地踏上歸程 ;一輛載滿了來自紐約上州艾爾本寧市(Albany)噶舉佛學中心與香巴拉中心(Shambhala Center)法友的返程巴士,在旅途中,全車的人看見空中出現難得稀有的雙彩虹<註3>。很遺憾的是,因為今天的活動不能帶相機,所以並沒有留下任何照片記錄,留下的反而是目擊者內在永不磨滅的心續記錄。

這個在傍晚時分出現的雙彩虹,已是繼法王抵達美東以後,在法王所經之處與各地噶舉中心所應化的第三個彩虹。

致謝:

感謝美國噶瑪巴基金會、美國福德海雙月刊寺惠允使用照片。

<註1> 時代雜誌「世界下一位傑出的上師」的專題報導:
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1807103,00.html

<註2> 紐約時代日報「年輕的精神領袖抵達紐約—預備授教並且也受教」的報導(Young Spiritual Leader Arrives in New York, Ready to Teach and Be Taught)
http://www.nytimes.com/2008/05/16/nyregion/16karmapa.html

<註3> 雙彩虹是同時出現出現具有同一個圓心的兩個彩虹。多數情況下,內圈的彩虹較為明亮,而外圈的彩虹較為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