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人數939400

喇嘛日記:恩德的源泉

文:圖丹孔佩 

lama daily 12 01

lama daily 12 02

在世界上最重要和最有益的人是我們的好老師,因為他們是人們知識與品德的源泉。知識與品德的來源可以分為三種:基礎知識,共同知識和較高層次知識的來源。假如老師不教授我們任何知識、文化、習慣等的話,我們什麼都會不知道;如果我們能夠從老師那裏學習這些知識文化等的話,我們可以成為一位能人,可以成為一位偉人,甚至可以成為一位能夠利益所有眾生的菩薩和佛,因此我們應該尊敬老師。對我來說,我這一輩子最不能忘記的是那些給與我知識的老師們。

幸運的是在過去的日子裏,我遇到了不少好老師。我的第一個老師是我的父母。我的父母親不僅賜給了我生命,而且教了我很多知識,他們為了我不知操了多少心,尤其我是很小的時候,雖然我現在不記得他們為了我做過什麼,但是我能想像得出來,我剛出生時是一個除了大聲哭叫以外,其他什麼都不懂的嬰兒,我甚至連什麼東西可以吃,什麼東西不可以吃都不知道,只是一個把手指頭伸進髒東西裏,拿出來就舔的嬰兒。可是我的父母慈悲關愛我,在我逐漸長大時,他們一點一點地教我吃飯、走路、說話,習慣等等。我的父親教過我藏文,我的母親教過我舉止行為。我小的時候,村子裏的人都讚揚我是好孩子,這些都是父母的恩德,他們是我基礎知識的來源。要是現在父母親還活著的話,為了他們我每天都會做讓他們歡喜的事情來表示對他們的感恩。

我剛到印度時,因為不懂外語,不能跟別人交流,也不能買自己要用的東西,常常需要別人的幫助,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三歲小孩似的。可喜的是我遇到了一些好的藏語、華語、英語老師。他們教了我不少語言,而且還教了我很多其他共同知識,我不能忘記他們對我的恩德,他們是我共同知識的來源。在我的心裏,已經立下了誓言,我將來要變成一位能幹的人,要做好事來報答老師們的恩德。

在我的記憶裏不能忘記我十四、五歲時父親帶我去當喇嘛的情景。當時的我寺院儀軌一點都不懂,我像個空大缸似的。在寺院佛堂裏開法會時,我的腿腳疼得受不了,是一個“數佛堂椽子木的喇嘛。”在我家鄉的口頭話裏把不能讀法本,不能背誦經文,不懂法事儀軌,法會時只會坐在佛堂裏看著佛堂的樑柱和椽子木的喇嘛被稱作“數佛堂椽子木的喇嘛。”經過二十多年在三座寺院的學習和修行,我依止了許多具德的上師,系統地學習了法事儀軌、因明、哲學等佛法知識,其中依止的有些上師是非常殊勝的上師,如我的根本上師薩迦法王等上師,他們是我佛法知識的來源,是較高層次知識的來源,是對我有巨大恩德的人。按照佛法如果想報恩上師,即使我們把世界當做器具,在這個器具裏盛滿金子供養他也報答不了他的恩德,所以要想報答上師的恩德,就要儘量修行佛法利益眾生,雖然我每天都在祈願禮拜,但是我做的很不夠,我會繼續盡我所能利益有情,直至證得佛果。

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許多人的目的是想成為有智慧和有學問的人,因為我們從四、五歲開始就去學校,為了學習用很多時間和金錢,幾乎半輩子都在學習,這讓我知道在世界上最珍貴的是知識,最有益的也是知識,而知識是老師教授給我們的,因此,老師是我們最多知識的來源,老師是我們最大恩德的源泉。